果有一种机器能把现金转换为搜索业务的增长,谷歌公司()的管理层早就在用了。但这种机器不存在,所以他们面临着一个艰难选择:是把现金还给股东,还是投资于增长速度更快但回报更低的业务?如果选择后者,最好的路线将是大举进入企业级运算领域。

很难想象有哪种业务的投资回报好过谷歌的搜索业务。这块业务经得起竞争,可伸可缩,需要的销售与服务支持也很有限。凭藉搜索业务,谷歌积累了一个265亿美元的庞大现金池。这笔钱要用于作为核心的搜索业务,根本就用不完。

谷歌的两难

正是由于谷歌的霸主地位,它的增长正在放慢。有一些小众市场和区域是可以渗入的,比如手机搜索和亚洲,但它最近退出中国的事件和推出一款手机的经历,证明搜索业务的进一步增长可能会来得比较缓慢。

而与此同时,谷歌的资产负债表看上去富得流油。从绝对数额来看,它的现金头寸大过其他任何一家科技公司;现金在整个公司企业价值中的比例,也达到了19%。谷歌现在正处于微软(Microsoft)六年前的处境,当时微软承认没有什么好办法来把账簿上积累的500多亿美元花出去,于是它就宣布了支付股息和回购股票的计划。

谷歌可以把这笔现金全部当成股息来支付,这样每股分红就有80多美元,但科技公司不喜欢分红。谷歌当前的收购活动也没有花出多少钱,2009年它产生了85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收购活动只花了1.08亿美元。

谷歌可以把钱用在其他什么地方呢?

企业级运算是再自然不过的答案。原因有二:一,谷歌已经讲明的目标是“整合全球信息”,而它虽然已经驾驭了互联网,但对公司防火 背后的那些数据还基本没有接触。二,企业就是有钱的地方。

谷歌已经有一个小规模、快增长的企业级业务,目的是把谷歌的消费产品──搜索、电子邮件、文档等等──推广到公司里面去。这条路线是很合理的,并利用谷歌的运算架构向客户提供基于网络的应用。

但从根本上来讲,这属于一条保守路线。它没有瞄准公司IT预算里额度最大、利润率最高的项目。考虑到谷歌在搜索业务里取得的成就,它在企业数据收集、数据库设计、分析和数据储存方面可以如何作为呢?

现有数据中心公司贩卖的产品对于“结构化”数据来说很好用。所谓结构化数据,从本质上讲就是一些在简单的表格软件里面就填得下的数据。

但对于企业每天产生的大量非结构化数据,这些产品就不那么好对付了。任何拥有电子商务、社交网络或电信方面的公司,都会吐出大量非结构化信息,而将这类信息进行系统化,正是谷歌本来的工作。谷歌整合了史上规模最庞大的非结构化数据集合──互联网,所以不难想见,它的某些技术是可以转移给企业的。

瞄准企业级数据市场之所以合理,技术转移并不是唯一的理由。瞄准这个市场,还将使谷歌能够充分利用自己的分布式运算架构,来帮助客户为它们的内部数据中心瘦身。

换句话说,虽然谷歌一直在尝试争夺微软的地盘,如果和甲骨文(Orable)拼一拼,或许也是有道理的。

如果谷歌需要收购一些专业力量,来正式涉水企业数据中心,其实已经有大量未上市的创新型公司可以低价收购。比如Aster Data Systems、Greenplum Software和Vertica Systems,它们都是已经在非结构化数据方面展现出了实力的数据存储公司。

要拿到企业在数据方面的更多预算,谷歌将需要做一件它的管理层一直不肯做的事情:从一家研发、散布技术的纯产品公司,转型为一家亲自出手、一对一地帮助企业解决信息问题的公司。这将需要建立一支面向企业的庞大销售队伍,此外还要建立实施团队与支持团队。利润率和投资回报比不上谷歌的搜索业务,但这样做也可以重现增长并使资产负债表合理化。

Lauren Mills

 本文涉及股票或公司
Google Inc. (Cl A)
总部地点:美国
上市地点:纳斯达克
股票代码:GOOG
Microsoft Co.
总部地点:美国
上市地点:纳斯达克
股票代码:MSFT
甲骨文公司
英文名称:Oracle Co.
总部地点:美国
上市地点:纳斯达克
股票代码:ORC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