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问题比“违约风险”更严重

【注】刚刚接受完几家媒体对审计署关于地方债问题的采访,现将主要内容归纳如下: 【问】中国审计部门23日首次披露了备受社会关注的地方政府性债务问题。通过抽样调查18个省、16个市和36个县本级,截至2009年底这些地方的政府性债务余额竟然高达2.79万亿元。您认为目前的债务状况会出现像某些海外媒体所担心中国也会出现像希腊等国的那样债务危机问题吗? 【答】暂时还看不出来。但是,我们却存在另外的“系统性风险”。若不重视,后患无穷。首先,虽然我们的债务不是外债,不可能出现欧美经济环境恶化会直接影响到希腊等国的偿债条件和能力的问题,而且,它们的这些债务都是中央债务,违约会有很大的“政治成本”和对外经济往来的“交易成本”,但是,正是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显性的“偿还压力”,可能让我们的地方政府、甚至中央政府都不一定会感到很强的紧迫感。第二,希腊经济发展一直缺乏活力,公共机构的庞大,盈利产业的严重缺失(只靠旅游、造船等少数景气依存型的行业来维持本国的繁荣),导致他们在金融危机面前的偿债能力非常有限,而中国经济体规模大,经济高速增长所带来的“中央财力”底气非同小可,所以,债务与GDP比例相对较小,一句话,债务问题被经济的高速增长所“埋没”了。但是,正是因为我们有经济增长这样的“定心丸”,所以,我们没有去关注地方财政、甚至中央财政的投资效率。也就是说,形象工程、重复建设等问题不会因为资金“吃紧”、或银行打破原来计划经济的运作范式开始重视自己的绩效和风险而对地方政府的贷款变得“吝啬”起来等因素而得以明显的缓解。第三,希腊债务危机的原因看的很清楚,改革只要本国政府的决心和希腊人民改变自己习惯“吃皇粮过休闲日子”的生活方式就能够取得非常明显的效果。而我们不同,中央和地方财政“分权”以后,税收的“权利”和支出的“义务”没有完全一致起来,而中央领导层和地方领导层的干部任命又是紧密相连,所以,地方政府好大喜功,政治目标(受到重视)和经济目标(经济效率)的背离,也是导致地方债问题日趋严重的根源之一。第四,希腊主权债务的重构虽然目前历经艰难,但是,债务进一步膨胀的可能性已经变得越来越小。而我们不同,不管是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旧债问题还是目前摆脱经济危机的救市计划,只要制度还没有理顺,只要经济增长的活力不是来自于市场,那么,地方财政透支风险的问题就会变得越来越棘手,越来越恶化。这直接影响到后危机时代中国经济的活力发挥,以及出口导向的增长模式向内需主导的方式转变。因为道理很简单,政府债务庞大了,市场资源就会被挤占,老百姓防范税收负担、通胀风险的动力就会越强,储蓄和追求高收益的金融投资就会更加旺盛。总之,即使今天地方财政严重吃紧,但我们也不会立刻发生债务危机。但糟糕的是中国经济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在发生动摇,应对经济全球化的能力在开始下降。 【问】(续)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Excerpt from:
“地方债”问题比“违约风险”更严重

2010年6月28日, 5:3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