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的电脑和被计算的我们

网易科技《数字与人》专栏供稿。 —————— 全文的分割线 —————— 云计算已经不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了,出发点有二,一是减轻终端设备的造价。因为计算都放在服务器端了,终端的计算要求就不高故而价格低廉,从而可以更加普及而减弱数字鸿沟。另外一个出发点就是在服务器端的信息可以由不同的终端在需要的场合下予以调取,实现“屏的互联互通”。比如说,在没有WIFI之类支持的地方可以借助手机的移动网络获取一些急需获取的数据信息。 这两个出发点似乎无利可图,一个提供云服务的商业组织不可能只为用户提供服务而不收取利益。但以google为首的诸多提供云服务的企业却又以免费开道,故而,云计算还有一个商业动机,那就是收集用户行为数据,加以分析,从而更好地帮助各类商业推广,有一本名为《当我们变成一堆数字》的书,作者讲述了一些数据公司的这类分析研究,委实让人嗟叹不已。 这里面自然有隐私问题,但这不是这篇文章的重点。当我们揭开云计算这层高科技的外衣,我们赫然就看到一个服务器vs.客户终端的架构,或者说服务器集群和“端众”的架构。这不禁让我感觉到,这是一次对早期互联网诞生原旨的“逆动”。 稍微熟悉一点互联网历史的人都知道阿帕网计划。这个计划的初衷就是取消中央结点,以防备在敌国对中央司令部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攻击时,各个分司令部群龙无首的混乱状况。这是一个崇尚分权的解构式状态,任何一台联网机器都有可能成为中央结点,为其它联网机器提供服务器式的服务。 这个似乎带有军用目的的计划后来逐步演变,民用的互联网中带有阿帕网核心思想的影子,故而互联网又被称为一个自由的世界:因为它似乎没有中心结点。但很显然,当web1.0的门户式中心在获得成立的商业模式之后,中央结点被建立起来。一场诉诸“可写的互联网”的web2.0运动试图去解构这种中心,看上去获得了不少成功,但伴着人人皆可贡献内容之后的信息大潮,搜索引擎的需求变得无比复加。于是,一个新的中心结点再次被建立起来,从目前的态势来看,没有丝毫减弱的趋势。 云计算将核心的计算部分置放到了一个中央服务器(集群),这些集群受控于一个组织或一小撮巨头之下。但这个结点出了故障之后,所有联接的客户终端就这个结点所提供的服务将不能再被使用。这就是软件和web应用的区别。最近有消息说,office也提供了类似google doc的服务。我在琢磨的事情是,当web应用出现故障后,你在打开某个ppt时便故障重重,而这在软件化的office时代,绝无可能。 这只是一些外部威胁,这些新世纪的巨头一夜之间受到某种外力攻击而崩溃似乎有些天方夜谭。但如果这些巨头利用云计算做一些广大群众不喜闻乐见的事呢? 前一阵子,前360的功臣后来自立门户搞安全软件可牛杀毒的傅盛坚持认为,可牛杀毒一上市就遭到了360的阻击。他把这个事儿告诉了傲游浏览器的陈明杰,后者经过研究代码后对媒体如是说: “云端恶意拦截更具蒙蔽性。他可以一会儿封杀你,一会儿不封杀,也可以在这个城市封杀,在另一个城市不封杀,这会给取证带来更大困难。”陈明杰说,“可牛遇到的情况是前者,几分钟拦截就消失不见;而遨游已经发现在某些城市异常,但在北京却没有同样的情况。” 换句话说,拦截这项功能可以做在云计算中,掌握服务器集群的人可以很随意地启用或者停用之。傅盛在微博上说可牛遭到了拦截,但我大概在两小时之后的下载安装时却没有碰到丝毫故障。我无法判断究竟是傅盛在捏造,还是陈明杰所说属实。但我至少知道一点,陈氏的说法,逻辑上是成立的。 可叹的是,面对日益强大的“”,被计算的我们,到今天为止,看来也只能寄希望于商业组织们的Do not be evil。而这种自求多福式的期盼,说句实话,实在很是苍白。 Copyleft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follow我的twitter 分享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互联网本就是个名利场 (25)难道无聊不是一种快乐么? (52)词媒体 (11)腾讯的创新 (45)从守望者到看门狗 (4)警惕信息窄化 (22)互联网的思想启蒙 (12)权威消解的时代 (4)

Go here to read the rest:
云计算的电脑和被计算的我们

2010年6月26日, 12:17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