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国星

2010年5月

近日,清华大学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发布报告称,中国政府已经陷入“维稳的怪圈,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报告提出:现有稳定思维的最大误区之一,是将民众的利益表达与社会稳定对立起来,“不从根本上解决利益失衡与社会公正的机制问题,一味以稳定为名压制合法的利益表达方式,则只会积聚矛盾,扩大冲突,使社会更不稳定。”

近日清华大学社会研究课题组发布报告称,中国政府已经陷入“维稳的怪圈,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在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举行了首届”清华社会发展论坛”,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在会上发布了《以利益表达制度化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报告,报告初稿撰写者为晋军、应星、毕向阳,统稿者为孙立平、、沈 原。

课题组专家说称,“近些年来,我们实际上已经陷入‘维稳的怪圈’:各级政府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维稳,但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数量非但没减,反而不断 增加,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陷入‘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

现有维稳模式又需要大量人力、财力投入。据今年两会上的国务院预算报告,二○○九年中国公共安全方面的财政支出增加了16%,增幅已超过国防开支增幅,总 金额亦逼近后者,高达五千一百四十亿元人民币。

报告指出,由于”零指标”和”一票否决”的巨大压力,地方政府不得不扩大编制增设“维稳办”、“综治办”等机构,只要进入”敏感时期”或者遇到”敏感事 件”,就大规模动员,各个部门齐上阵”力保辖区平安”。

报告提出:现有稳定思维的最大误区之一,是将民众的利益表达与社会稳定对立起来,“不从根本上解决利益失衡与社会公正的机制问题,一味以稳定为名压制合法 的利益表达方式,则只会积聚矛盾,扩大冲突,使社会更不稳定。”

专家认为,“在目前的维稳模式下,通过压制和牺牲弱势群体的利益表达,来实现短期内的社会稳定,成了相当普遍的做法。结果是不仅治标不治本,反而起到了维 护既有利益格局的作用,甚至对社会公正造成严重损害。”

报告提出了新的稳定思维:“转变政府职能,建立有限政府,使法治成为解决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长效的制度化手段;建立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利益均衡机制,改变 目前社会中利益关系严重失衡的局面,并为社会不满情绪的宣泄提供制度化的管道;促进民间组织的发育,形成化解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社会性机制。”

报告撰写者认为,“维稳的工作不是要消除、也不可能完全消除利益矛盾和冲突,而是要为其设立规则,要为这类问题的解决提供制度化渠道与方式,建立有效的利 益均衡机制。”

最后报告提出,“新的稳定逻辑应该是:维护宪法所赋予的公民合法权利,这是解决社会稳定问题的治本之道。就此意义而言,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

http://www.dajunzk.com/wenji100516.htm

See the original post here:
引用引用中国如何走出维稳怪圈—-清华大学发布维稳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