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柏林墙:力排众议惊人之语李鹏日记:长篇五毛文字

在读这本书之前,我看到很多自我感觉异常良好的评论,包括 “李鹏是把责任推给邓小平”、“把屎搅匀了拉更多人下水”甚至于“防止将来子女被清算”,仿佛李鹏同志已经意识到共产党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正在向海内外的民运人士摇尾乞怜。恕我眼拙,从本书的字里行间我没有看出一丝忏悔之情,李总在书中不仅勇敢的承认“老子就是干了”,而且从头到尾都在强调“你们丫就是欠干”,在他眼里既然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责任”,自然也就没有“推卸”的必要了。

统治者的思维方式跟被统治者是不一样的,你觉得罪大恶极违反人伦的事情,在对方眼里很可能就是理所当然的。至于他指出邓小平才是主要的决策者,还描写大量官员对事件的看法,不过是在陈述基本的事实而已, 由此就能联想到李总已经开始考虑身后清算的问题,未免也太自作多情了一点。在这类评论的影响下,我是带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先入观点去看这本书的,结 果却失望的发现这只是一本长篇五毛文学,里面的部分章节完全可以作为人民日报对六四事件的宣传样板,书中那些三四十年不变的遣词造句看得我哈欠连天。它之 所以不可以在大陆被出版,并不是因为披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闻,只不过是官方出于他们所谓“维稳”的一贯需要,不愿意再引发人们对六四的关注而已。

但 此书也不能说就全无阅读价值了。在中国,庙堂和江湖之间隔着十万八千里,所谓的“高层政治”在民间颇有几分神秘主义色彩,而这类领导人的日记无疑能把政治 重新拉回人间,帮助人们审视自己国家主人的身份。如果说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告诉了我们共产党的内部是如何进行决策的,那么李鹏的《关键时刻》不仅印证了 赵书中所写(只不过这种决策方式在赵紫阳看来是文革暴力传统的延续,在李鹏眼里则成了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它还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党内的这些官员是如何思考 的。

很有意思的是,我们的李总似乎有非常强烈的忧患意识。4月17日人民日报不过是刊登了一组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献花圈的照片,李鹏居然就 从里面看出了险情,将其和四五事件联系在了一起,说人民日报这是“煽动献花”,可能引发社会动乱——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六四事件确实是源于对胡耀邦的追 悼,李鹏简直是神机妙算(当然,这段内容是李鹏后来补上去的,不能排除放马后炮的嫌疑)。但是他会朝这个角度考虑问题,在我看来又是很不可思议的。民众去 凭吊一下死去的国家领导人,这本来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为什么你李鹏就能联想到四五事件,就会担心引发动乱?当今的中国流行着一些观点,可以作为非常好的 参照:“中国只要一民主,就会混乱,就会分裂”、“中国一旦枪支合法,社会就乱套了”。说这些话的人表面上是在反对民主制度和枪支合法化,其实从中可以看 出他们对这个社会极度缺乏安全感。为什么一民主就要混乱、分裂? 你这不等于说是专制制度已经搞得中国人心思变吗;为什么民众一持有枪支社会就要乱套? 你这不等于说是当今的中国已经民怨沸腾,大家就等着拿起武器去杀贪官城管开发商了吗?同样,为什么民众悼念一下胡耀邦社会就要动乱?  这不是明摆着说共产党的统治不得人心,胡耀邦的政策才更受欢迎吗?李鹏的这种观点,无论是当时还是十几年后才补上的,都可以表现出他内心深深的不自信,在 他自己的眼里,政府当时的支持率已经快要赶上四人帮了。这个“动乱” 倒还给他蒙对了。另一段则更加荒谬:学生向李鹏跪谏,李鹏居然认为这是 “事前有预谋的”,是文革造反派的 “惯用手法”。几个学生,向国家总理表达一点意见,居然能被他想得那么复杂,不能不让人感叹他的脆弱和敏感了。

我 们的李总虽然在日记中频繁的暴露出他的不自信,但他还是一口咬定中国共产党依然得到广大人民的拥护,总路线依然伟大光辉正确。多数的“民主分裂论”者也有 这个毛病,尽管他们的言行已经在不自觉中深深的出卖了内心的真实想法,尽管他们已经用本能体察到了危机的存在,但你要他们直接开口承认中国的问题,基本上 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么多人站在广场上反对你,对李鹏他自己来说这一切现象总得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吧,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从这本日记里我们可以看出,李鹏一 赖胡耀邦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二赖人民群众不明真相,三赖赵紫阳居心叵测,四赖一小撮阴险狡诈,五赖暴徒心狠手辣,唯独最后开了枪的我党是被逼无奈,是 为祖国之进步人民之福祉社会主义事业之前途而痛下杀手。正因他根本不从我党自身找原因(我党的错误顶多是未能防止胡赵此等叛徒混入党内),你会发现李鹏的 一些观点和民间是完全对立的。民间普遍认为四二六社论起到了火上浇油的效果,整个事件的焦点也因此转移到了对运动的定性问题上。而李鹏一边笔耕不缀的写今 天哪里又有人上街了昨天又有哪个省政府被冲击了,一边多次反复强调四二六社论发布之后事态 “明显的平息了”。二十一年过去了,我们这些所谓国家领导对六四事件的认知竟然如此粗浅,但这又毫不令我惊讶。我相信李鹏同志不是有所保留,他的脑容量确实只有那么大;我更相信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代表了政府内的普遍状况。 人家美国人天天扛着标牌反政府,总统 照样稳坐钓鱼台;咱们这边是防民如防贼,现在干脆连弹弓都要收缴了。而越是不自信的人,他就越是不敢直面自己的错误,李鹏处于这种心理状态下,如果还能一 五一十的反思政府在六四事件中的失误,那我反倒要觉得不可思议了。

我们可以回过头来看六四中的一些具体技术细节。如今有不 少人感慨说学生当年破坏了对话的机会,不然事情说不定还有转机。现在看来,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对话。你跪下来去求他,他都能认为你是在搞阴谋诡计,你 还妄想坐下来去人格平等的跟他“对话”,那不是犯上作乱吗,难道非要把我党的官员全都吓得内分泌失调了,你才心满意足吗。现在我国还有那么一批人,在那儿 鼓吹“渐进改良”、“自上而下的改革”、“非暴力不合作”,我只有四个字:放弃幻想。共产党早就已经被他们的恐惧蒙蔽了自己的理智,如今他们只剩下动物求 生的本能,而丧失了作为一个人去思考的理性。跟一头垂死挣扎的野兽是没有办法沟通的,只有用鞭子抽它才是正道。也正因为丧失思考能力,政府对眼前危机的认 识也是很粗浅的。他们虽然草木皆兵,但绝对不会考虑自己会不会下台的问题,在他们眼里困难永远是暂时的,未来永远是美好的。这跟我国青年一边高喊中国前途 无量,一边削尖了脑袋往国外跑是一样的原理。

从李鹏的日记来看,赵紫阳倒是党内少有的清醒人士,不仅能看清社论的实际影响,更明白民主制 度对于中国的重要性。学生说反官倒,他立刻提出从自己的儿子开始查起,不仅有头脑,而且有担待,李鹏这日记反倒是给赵紫阳加足分了。但你千万别以为那是李 鹏的本意,那只是你站在自己的价值观上所做出的误读。从李鹏自己的角度来看,他笔下的那个赵紫阳简直是罪大恶极,他想表达的意思其实是“全他妈的怪赵紫 阳,明明是一场动乱,丫非要给我捣乱,就是因为他把事情搞得一发而不可收拾,最后老子才不得不开了枪”。同志们,你们搞错了,李鹏才没有想把责任推给邓小 平,他其实是想赞扬邓小平的英明和果敢。他写这本书的真正目的,其实是把屎盆子扣到赵紫阳的头上,只不过大家智商不同不相为谋,未能充分领会李鹏同志的真 实心意罢了。

再回头看李鹏自己,完全就是个二逼:“(赵紫阳)说如果那么多学生在广场请愿,中央都不知道,说明中央的机制有问题。其实追 悼会后赵紫阳已回到中南海,他也说不知道,是否也算中央机制有问题?为什么我不知道算机制有问题,而他不知道就不算机制有问题?”这段话一出,简直让人怀 疑李鹏是小学生智商。事实上,我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一直就在感慨,李鹏的水平居然还真就跟网上的爱国粪青差不多,这虽然符合逻辑上的推断和研究毛时代所得 出的经验,但真亲眼看到了依然让我唏嘘不已。以他所掌握的史料,完全应该能做出比别人更深入的思考,可是他的大脑却紧跟官方的步调,跟机器直接压模出来似 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他比一般的爱国粪青可能还更愚蠢一点。爱国粪青长期战斗在宣传阵地的第一线,被人骂多了自然与时俱进;我们李总就是再白痴,周围的人也 会夸他天才,长此以往当然官能退化了。有人说现在的官员都是老古董,等80后掌权了中国的问题或许就能解决了,我觉得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共产主义事业没有接 班人的问题,想要建立个如此混蛋的政府只要这种水准就够了,后备人才简直多得是。而且我党还有一套机制可以把这些人才选上来,把赵紫阳这样的反动分子给筛 下去。从李鹏的书里你可以看出,关键时刻党中央要你表态,大呼我党英明的现在成了政治局常委,同意跟着组织走的人也前途无量,那种良心未泯、对镇压犹豫不 决、要经过说服教育才能顾全大局的日后退居二线,至于赵紫阳这样敢跟党组织作对的,去你娘的,以后不带你玩了。我党的运转方式,就是把同意自己观点的人拉 上来,然后大家坐在一起玩“党内民主决议”,你跟着党走我就给你民主,不跟党走就直接把你给专政了,原来宪法里所谓的“人民民主专政”就是这么一回事。

赵 紫阳为了缓解民众的不满,不仅从自身开始反官倒,甚至愿意把四二六社论都算到自己头上,为了党和国家的长远利益情愿牺牲个人名誉,可惜好心被当成驴肝肺, 台阶都搭好了,有人就是不领情,非要最后搞得自己一屁股屎才开心,不能不让人感慨我党的短视和愚蠢。以前我时常会想,中国真是一个活生生的悲剧,在80年 代末90年代初的那场民主大潮中,那么多国家完成了政改,连国民党反动派都浪子回头了,怎么偏偏就把中国给落下了?我们的人民如此懦弱,如此麻木,为什么 偏偏摊上一个这么狡猾邪性的执政党?但是后来我想通了,其实共党才是最低能的独裁者。他们至今还想不明白一个问题:共产党现在活得越久,今后死得就越惨。 华盛顿主动放权,流芳百世;蒋经国幡然醒悟,一样受人尊崇。相同的历史机遇摆在中共的面前,他们却选择了跟人民作对,以人民的鲜血换取他们的苟延残喘。但 中国究竟是中国人民的中国,不是共产党的中国,极权政府总有一天是要滚蛋的。虽然我个人非常反对清算思维,但是在这个法官被泼了硫酸人民群众居然集体叫好 的年代,今后要是不幸发生了什么人伦惨案,我也会非常识趣的站在一边旁观的。

请看原文:
力排众议惊人之语李鹏日记:长篇五毛文学| 看中国

2010年6月17日, 9:48 下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