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瀚:敏感词(是今天也是昨天)

作者:  来源:作者博客 2010-06-03


今天,就是敏感词。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想起了21年前的那个敏感词。


那个午夜,敏感词开进了敏感词,在敏感词上敏感词声大作,许多敏感词手里都端着敏感词,朝敏感词疯狂敏感词,许多敏感词倒在敏感词中。还有敏感词直接朝敏感词身上碾压过去……


早在敏感词之前一月余的四月二十六日,伟大的中国敏感词就已经发表社论:《旗帜鲜明地反对敏感词》,其实,那时候,人们并没有想着要敏感词敏感词,虽然敏感词本该被敏感词,理应被敏感词,牠作了那么多恶,当然应该被敏感词。


过了很多年,我来到北京敏感词敏感词,但那里已经不再允许人们进入,只能在外围观看,我看着那高高的石碑上,仿佛依稀看到了一丝敏感词迹,又仿佛看到当年敏感词们在敏感词敏感词的情形。


我无语无泪,我知道那些被莫名敏感词的敏感词们,是在替我而敏感词,他们倒在敏感词中的身影,几十年了,在我心中从来没有淡去过,只有一天天地加深加深再加深。


日历上仿佛没有了这一天,这一天变得如此讳莫如深,然而,也许恰恰因为讳莫如深,它变成我心中永恒的鲜活记忆,对于我这样一个记忆力不好的人来说,没有这种压抑,反倒容易遗忘,为此,那个青春时代留下的记忆,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记忆。


今天又是敏感词了,我不知道当年去国的敏感词们,现在你们好吗?


、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你们都好吗?


未经公开审判、完全没有正当程序的所谓司法中,被判刑监禁的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你们现在何方?你们都还在吗?你们好吗?


还有那些倒在敏感词中的敏感词母亲们,你们现在何方?你们都还好吗?


我并不知道历史是否必然进步,不知道正义是否一定能战胜邪恶,我也不知道人民是否能自由地选择敏感词。


但是,敏感词一直留在人们的记忆中,敏感词那么害怕敏感词就很说明问题——虽历经消灭记忆的磨难,历经敏感词的邪恶谎言,敏感词依然在人们心中!


我相信,敏感词被人民和平抛弃的那一天一定会到来,公开而自由地纪念敏感词的那一天也一定会到来!


2010年敏感词这一天


正好1989字。

Read the original here:
敏感词(是今天也是昨天)

2010年6月4日, 12:48 下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