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生的文章,介绍了文明社会劳资双方的契约常识;王先生的文章,是我一直在想,却没有想得这么清楚,也就没能整理出来的想法,所以很感谢他。 陈志武先生论罢工(根据陈志武先生微博整理) 2010年06月02日 南方网   工会、罢工违背市场经济原则吗?没有。市场原则在于自由选择与契约自由。在就业市场,劳资都有选择自由,有权终结交易,谈判价格,企业可通过并购扩大谈判势力,工人可组织工会增加其势力。而如果公司可并购重组,但工人不能自由结会、罢工,等于剥夺工人的契约自由权。禁止结会罢工反而违背市场原则。   工人是可离职,但那是最极端选择,罢工、谈判是对双方更为温和的途径。罢工是集体违约吗?不是,现代国家的法律都保障罢工权利,亦即,当企业雇人时,每份契约中都自然包含了工人的罢工权,这是与工人发生雇用交易时双方知道的。故罢工没违约。   罢工跟暴力连在一起,那是对罢工的误解。我在美国看到那么多罢工,但基本都没有暴力,所以,两者不是一回事。罢工权不需要写进合约,因为这是法律保障的。   其一,在过去100年尤其是过去30年,公司并购越来越广泛,行业集中度总体上升很多,使各行业公司的控制权增加。如果在这一趋势的同时不允许员工组织工会并有权罢工,员工方就相对越来越劣势。企业组织发生变化后,劳动方应该有结社权。   第二,许多实证研究都是基于美国的数据。我们知道,在美国工人权利的保障形式和方式很多,包括社会保障体系和失业保险等,即使没有工会和罢工权,也可通过辞职,找到别的工作。如果实在不行,还能找民主党议员帮忙。——我的意思,那些实证结果是整个体系内生的,但不能说明罢工权不重要。   我也参与过管理企业,不容易,没有哪个企业愿意面对罢工、面对工会。但,我们同时也该意识到员工也有他们的权利,必须尊重。在美国的多数州,就业是employment at will,意指雇主跟一般员工不用、也不会签劳动合同,雇主有权随意解雇人。听起来可怕,但据我所知没有企业那样滥用权力,因为如果企业还想做下去,管理者必然意识到:如果他们随意解雇人,其他员工会感到不安而提前另找工作的。所以,高人权的社会里,雇主跟员工都有权利自由博弈,包括员工罢工和组织工会权利。最后形成的局面是多数人没必要加入工会,因为有罢工和工会等威慑。 :支撑高房价的购买力来自哪里南方都市报 2010-06-04 近两个月来,房地产调控政策密集出台,调控的手段不可谓不严厉,但从全国范围来看,房屋的成交量虽有显著下降,但成交价降幅却不明显,有些地方的房价甚至依然在小幅攀升。许多认为房价高的人可能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过去两年飙涨的房价,都是自由交易的结果,从纯粹经济学的角度讲,房价其实是消费者的购买力推高的。这似乎不符合常识,但却是经济学的基本规律。而另一个有说服力的数字是,2009年全年房地产消费额为6万亿元,占到全年消费总额的50%以上,但居民的储蓄率并没有降低。任志强说中国人的钱都藏在炕头里,此话虽是戏言,但这个数字清楚地表明民间在房地产市场购买力的强大。以上的分析表明,中国人的收入被统计数字低估了,这是房地产市场价格疯涨告诉我们的事实。因为收入统计非常容易作假,但消费却从来不会骗人。但接下来的问题是,房地产市场强大的购买力来自哪里? 早有主张房价虚高的人指出,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房价和工资的收入比已经远远偏离国际平均标准,但这个数据没有多少说服力。因为工资收入没有纳入城市居民的财产性收入,股票收益、债权收益、艺术品投资和房地产增值都没有计算在内,单说房地产增值,目前全社会财产总值大约为100万亿,其中房地产价值大约为60万亿,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来源于这几年房价的上涨。虽然多数居民的房产不会变现,但同样可以部分转化为购买力。但这恐怕还不能全部解释房地产市场的飙升。 从全世界范围看,各国的国民收入都有一些无法统计的部分,其中绝大部分是非法产业,例如贩毒、走私等行业,它们虽然不合法,但同样在创造着收入。此外,加上在经济生活中无法统计或漏掉的一部分,就构成了隐性G DP。国际上一般估算,隐性G D P大约占到一个国家统计G D P的3%到5%。前些年,有位经济学者曾经对中国的隐性G D P做过深入研究。其研究表明,中国的隐性G DP占整个统计G DP的比例相当高,每年大约有4万亿元人民币。 此外,由于国内税收体制的不完善,企业和个人偷逃税款的情况也相当普遍。譬如我们每天手机都会收到提供发票的短信,这是一个庞大的地下产业。这些发票最终掩盖了部分企业的真实收入。而城市居民从事的兼职产业,直接用现金付酬的也相当普遍,这其中相当一部分,也没有体现到收入统计表当中。 最后一部分,就是政府官员的灰色收入。文强被抓之后,在他家池塘里搜出两千万元现金,这都是文强利用职务之便收受的贿赂,但这些收入,显然不可能被列入正常的收入统计。当然,像文强这样的干部也仅仅是个例。这些腐败的官员都是事发之后才发现有大量的非法财产,而不是因为被发现有非法财产而东窗事发。 综观上述隐性财富收入逻辑,我们可以发现这样一个事实,所有隐性G D P的收入流向,多数集中在社会较有权势的群体。文强为“黑社会”提供“保护伞”就是很好的例子。这样看来,虽然我们整个国民的收入被低估了,但仔细观察,事实是原本高收入阶层的收入被严重低估了。低收入阶层收入被低估的部分,主要集中在涉黄产业里的小姐们、非法产业里的底层马仔,以及零散的难以统计的低端服务业从业者的收入。如果上述分析成立,这说明我们国家现在贫富分化的程度,要远远高于统计数字的水平。这也能部分解释,为什么官方公布的基尼系数尚未突破警戒线,但社会冲突频繁发生的事实。 行文至此,前文提出的问题答案自然揭晓。中国房地产市场强大的购买力,来源于城市居民的财产性收入,以及隐性产业创造的灰色收入,这是目前支撑中国少数大城市房价居高不下的重要基础。因为这些城市本身就是财富聚集的地方,而房地产市场又是一个非常好的藏匿财富和洗钱的市场,同时还能兼顾财产的保值和增值。刚刚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安徽省黄山市园林管理局原局长耿晓军,花了2216万买了38套房产,就是最好的一个佐证。理财有方的耿局长也让我们明白,为什么在全国范围内开征房屋保有税如此之难了,因为征税的基础,就在于首先要弄清每位公民持有几套房产,这无疑将会使大量的隐性财富曝光。这对于许多人来说,实在太可怕了。但隐性的财富不曝光,灰色收入不根治,房地产的价格下降,难!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Read more:
本周文摘二篇:来自陈志武和王志安二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