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诸多烦恼事,上午打开手机很是晚,大概10点半了才打开。打开之后收到的第一条信息,就是询问红安县委书记熊良宵“出事了”,跟我们赴红安的森林破坏调查之间,有没有关系。

问这话的人似乎很焦虑,焦虑之情体现在他的字里行间。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赶紧上网查阅重要新闻。才知道了大概的背景底细:

http://news.bjnews.com.cn/2010/0624/79286.shtml
http://news.qq.com/a/20100625/000168.htm
http://news.xinmin.cn/rollnews/2010/06/25/5414081.html
http://news.sina.com.cn/c/2010-06-25/054517706111s.shtml

我赶紧翻出我们的底细来对照。想从中发现一点点的相互关联和暗示。

2010年4月份,几个自由撰稿人组成的红安森林调查小组,赴湖北“将军第一县”红安调查森林破坏的情况。发现湖北红安县几乎把所有的森林都“流转”给了各种业主,在农民不知情、未必同意的情况下,大量的森林以低产林、林浆纸林基础的理由,转给了有钱大户和大集团。一时间,红安处处掀起毁林热潮,一时间,红安的天然林几乎完全要被炼山大火焚灭,然后再种上油茶、青茶、意杨等速生经济林。调查小组在红安走访了大量毁林现场,很是痛心。但调查小组都是一介文人,无钱无权无势,似乎擅长弄笔作文,但也经常因各种因素而削减文章本身的能量。

回到北京后,小组成员、原中国青年报记者刘县书撰写了一个长篇“调查日记”。写得非常的翔实可靠,大家愿意的话可上去看一看。看了之后自然明白,森林破坏与县委书记不幸出事之间,到底有没有关联:

http://www.bjep.org.cn/index4.asp?linkto=c33&cmenu=806

其实网上还有更多的议论性报导,尤其是湖北黄冈当地的一些公众论坛。有心人可以继续去追查。

See the article here:
熊良宵“自杀”与“破坏森林调查”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