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去焚书 我自己的书 这算不算被的事情

好像是我自己 被心甘情愿地

好得那些真正算得上儒的 都在那一次坑的运动中消耗尽了

剩下的我和这个被的时代

我可以被疯狂 被扫地出门 被恋爱 被婚姻 被性爱

被生儿育女

被下岗 被上访 被捐款 被就业 被乞讨

被无家可归 被苟且偷生 被失踪

被开心 被小康
反正一切被荒谬过人

都不再渴求话语权 只要不被就好
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躲得过被 而最终还是被黑暗了

这是我要焚自己的书原因 不是我儒 如果被儒了的话

一定是要被坑的 就算被代表一次 成为这个被时代的发言人

多少被躲猫猫的 我无法记录在案

被引用:“被××”的,总是弱势的一方。他们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甚至连定义权也只能任由掌握权力的另一方拿去。于是,心智正常的被说成精神病,被强迫的被说成自愿……只有网民所加的一个“被”字,可以还给弱者一点点公道,道破他们在强权面前的委屈与无奈。

这就是在21世纪的中国,一系列具有同样构成方法的新词在互联网上广为流行。中国网民在“捐款”、“就业”、“代表”等不及物动词或者形容词前加上“被” 字,此种语法看似荒谬,却也恰恰以此嘲弄了“‘被’时代”的荒谬。

请看原文:

被时代_狼族帕男_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