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几天前,肯定是在2010年6月18日之前,很多民间人士就不知道从哪听到了风声,说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对生活垃圾减量的问题特别重视,专门批示要环境保护部联合国家发改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最快的时间内编制一份生活垃圾处理意见书,然后向公众广泛征求意见。

果不其然,这些小道消息所卷起的尘埃还在空气中游荡,6月18日,我就收到了来自环境保护部的信息,他们在网上挂出了《关于加强生活垃圾处理和污染综合治理工作的意见》的“征求意见稿”,面向全社会征求意见,要求公众在2010年6月25日前,通过电子邮件把意见发送给接收意见的负责人。

6月18日是星期五,接下来的两天是公众常规的周末,大家都要在家里尽享天伦之乐,不能算日子,无法用来替国家排忧解难,因此,公众打起精神来对付这个“征求意见稿”的有效工作日,实际上只有5天。

5天能用来做什么呢?第一天是宣传发动,大家把消息到处传播,让关心的人告诉更多关心的人。第二天用来查资料,第三天用来开小型讨论会,第四天用来写初稿,第五天无论稿件是否成熟,就得赶紧卡在死限到来之前,迅速地把“意见和建议”,发给“国家决策机关”。

然后在当天晚上,连做美梦,梦见自己的所有字句,全都被完全采纳,成了“国家意志”。然后,就开始进入漫长而枯寂的等待和相思期,盼望着盼望着,打听着打听着,某一天走在路上,才发现定稿的“意见”早已在某年某月某日正式出台,而且“公布之日起施行”。对照自己的心血,发现没有一滴血汗得到尊重,没有一粒智慧被国家征用。

“时间太短”,这几天,我遇到所有关注生活垃圾处理的人都这样对我说,因此,很多人写给三部委的意见和建议,首先就要求“把征求意见期延长到至少三个月”。他们相信,智慧是需要时间的,给出的时间这么短,某种程度上证明三部委的诚意不够,也许这些公众服务集团们,并没有想清楚如何吸收、汇聚、结晶“公众主人”的强大智慧,只想着几个人闷在小屋里,拿出一个应付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政策文件出来。

这个意见还是最朴素的,还有更多的人嫌方法太简单,悄悄地挂在部委的网站上,没有出钱做广告,没有组织媒体进行新闻空投,没有策划公众进行“热烈讨论”,完全是一副想要蒙混过关的嘴脸。于是有人说,应当按照我们国家的级别,从村、乡、县、地市、省部等各阶层,以工人农民解放军知识分子作为群体分类,在各个稍有模样的城镇农村,组织一轮又一轮的“公听会”(公众听证会)。有人甚至建议,有关部门应当趁此时机,组织全国性的“给垃圾提意见”大赛,然后像选拔歌手和明星那样,一级级地海选、直选、等额选举、差额选举,最后每个行业、每个城市都选出一批意见领袖,汇集到伟大祖国的首都——世界城市北京,再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一次声势浩大的国家级的垃圾听证会。

有人放眼四望,又开始嫌弃环保组织起来。他们发现环保组织的感应很慢,担心环保组织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出规定的有效动作。几乎所有的环保组织都做过“垃圾事业”,有一些环保组织相信本组织在垃圾领域的造诣颇为精深。像北京地球村这样的著名环保组织,从1996年就志在推进垃圾分类;而像自然之友这样肩负悠久声望的环保组织,更是从2009年起就创建了垃圾事业部,准备在这方面有极大的作为。但这些环保组织平静的面相,让公众难免有些嘀咕。也许,环保组织们应当更积极一些,让三部委的高官大员们,能够碰巧听到他们铿锵起伏的声音。

又有一些人对垃圾专家表示出了极高的期望,2009年以来,有不少人声称自己是业内专家,不管这个业内,是指环保界的专家,还是指环卫界的专家,不管是反焚派,还是主烧派,不管是与利益集体有瓜葛,还是超然到所有利益之外,不管是对二恶英深有研究,还是对二恶英毫不在意,反正,公众没有听到这些专家在媒体上的表态,也似乎没看到三部委有预谋、有组织、有步骤地邀请业内专家到门庭前咨询。不知道是专家在痴痴地枯守空房,还是三部委的联合办公室在渴望与专家艳遇。

还有一些人对“民间意见领袖”的意见被冷落和忽视也很是忧虑。当前,有两类人对“垃圾”一词最为敏感:一是那些害怕垃圾更严重地伤害自家栖息的社区公众;二是那些几十年来一直在共和国的光环下,默默地从事垃圾处理、资源回收的国有或者民营的再生资源工作者。由于公众的热烈鼓掌,这些人中有不少人成为了颇具明星风采的垃圾专题意见领袖。前者的意见是值得重视的,因为他们遭受的痛苦可以提醒全社会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生活条件;后者的意见也是值得重视的,因为他们作为真正的业内人士,对中国城市生活垃圾的组分、分布、利用方法、行业活力、未来走向,有最为丰富的经验和最为敏感的触觉。如果我们的三大部委无视他们的意见,如果我们的三大部委没有想过联合他们举办专场意见征收大会,仔细聆听他们悲愤声调下隐藏的真诚和善良,细细咀嚼他们貌似“不专业”下那份超越私益、见解深刻的高端智慧,那么,我们显然也就又一次丧失了获得真知的可能。

当前的时代是公众智慧前赴后继地涌向政府,满怀好意地要帮助政府解决其无法解决的难题的时代,当前的时代是公众向政府公开信息的时代,当前的时代是公众参与推动政府参与的时代,我们的政府部门应当及时察觉这个潮流,打开埋藏在心室里那根迟钝的公众意见接收器,尽情地享用公众智慧的激流。而不是想尽一切办法关起门来,明知自己无法完成任务却非要装得胸有成竹的样子,明知自己不掌握真知却非要摆出一副尽在把握中的嘴脸,其结果是耽误时机,害事误己,导致公众的能量一次次呼啸而逝,导致公众的智慧一次次折戟沉沙。(2010.6.22)

Go here to see the original:
环保部门该如何向公众征求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