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2009年10月31日,(左一)建立的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获得李连杰壹基金评选出的“2009壹基金典范工程”奖,奖金为100万人民币。而此时距嘎玛桑珠被捕仅仅两个月。


China now pressuring Tibetans outside politics
中国现在对无涉政治的藏人施加压力

By CARA ANNA (AP) – 6月18日
卡拉‧安娜(美联社)

(北京电)

嘎玛桑珠本来是中国政府所喜欢的那种藏人。

这位古董商人致力于文化与环境保存,不但赢得了国家级的大奖与赞誉,也跟本地区会引起激烈冲突的政治没有牵扯。然而下星期他却要出庭接受审判,罪名是维权团体认为罗织的盗挖古墓葬罪,时机就在中国当局对藏人知识分子展开自文革以来最大的镇压之际。

自从两年前西藏的首府拉萨发生暴动,导致22人死亡,并引起数十年来为期最久的藏人反对中国统治的抗议事件,到现在的这两年期间里,中国政府对于西藏变得愈来愈敏感。

当时暴力的冲突与示威横扫中国西部的藏地,现在仍有偶发的抗议事件,而安全措施依然十分严密。

现在,运动团体说有愈来愈多藏人知识分子正在受到当局的压力,而当局已经下定决心要抑制任何形式的异议声音。

政府一直想要消灭西藏内部对于中国政策的批评之声,此地本来有一场相当强烈的辩论,讨论的是这个喜马拉雅地区需要什么程度的自治,从呼求宗教自由还是该完全独立。然而现在官员们似乎开始扩展扫荡的范围,开始针对那些之前被认为是同盟者的对象,或至少无害的人进行打击。

嘎玛桑珠过去属于第二种人。国营的中央电视台在2006年,因为他在西藏地区从事环保工作,“创造了人与自然的和谐”,而表扬这位壮硕的四十二岁汉子为全国年度慈善家。同一年,中国最重要的周刊《南方周末》,赞誉他是“西藏天珠王”,因为他收藏了大量的宝珠。

麻烦从去年开始。

嘎玛桑珠的哥哥与弟弟,也都是环保志士,去年八月受到关押,因为他们批评西藏东部地方的地方官员盗猎濒危的野生动物。他俩受指控成立违法的环保团体并且煽动地方的抗议活动,到现在都未获得释放。“人权观察”说弟弟其美郎加正在服二十一个月的劳教刑期,罪名是“破坏国家安全”。

今年一月三日,便衣警察也关押了嘎玛桑珠。官员后来说他被指控于新疆地区“挖掘古文化遗址与古墓”--这个罪名乃是1998年提出,当时他被指控买卖从考古遗址保护区偷盗的文物。在当时他因取保候审而获释放,然而警方从没有继续追查这项罪名。

“这个案件相当不寻常,也相当令人不安,”哥伦比亚大学的西藏学者罗伯‧巴聂特表示。“中国一直都被指控使用严苛的法律来噤声批评者,特别是在西藏,然而这一家西藏环保人士没有批评中国政策的纪录。事实上他们在中国广受报导,被尊为模范公民。”巴聂特说这个案子可以作为西藏的公安警官得到相当大的自由空间来对付有分裂主义嫌疑的人士,已导致权力遭到滥用的案例。

嘎玛桑珠的支持者说1998年的罪名为什么死灰复燃,是为了惩罚他企图营救他的兄弟。

“完全是栽赃陷害,”一位密切注意西藏议题的中国作家王力雄如此说。

然而这个案子确实有令人忧心的前例。

上个月,以华府为基地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出版了一份报告,说有三十一位藏人“在报道或表达了他们的看法,写了诗或文章,或只是跟别人分享中国政府的政策与它们对于西藏今日影响的信息之后”,即身陷囹圄。

这篇报告说这是自从中国混乱的文化大革命在1976年结束以来的第一次,当局针对和平表达自己看法的西藏歌手、艺术家与作家予以有意的打击。

另外一个最近的例子是,一位名为扎加的作家——因为遵守中共的路线而被其它藏人视为“官方知识分子”者——也在今年四月被关押,就在签了一封公开信批评中国政府对青海藏地的地震救灾行动以后。

嘎玛桑珠的审判将在星期二于新疆焉耆县法庭开庭。偷窃文物罪在中国最高的刑期是终身监禁或者死刑,然而他的律师浦志强星期五表示他不认为会判如此重刑。

然而,浦律师仍然忧心。他说他只见到嘎玛桑珠两次,最近一次为时约四十分钟,而警察在旁边监视、录像。法庭也不让他复印嘎玛桑珠案的档案。

“他明显瘦了——大约掉了二十到三十公斤(44到66镑),”浦律师说。“我差点认不得他。以前,他长得像成吉思汗。然而他精神还好。”

嘎玛桑珠将会陈诉他是无罪的,浦律师说。

而本社星期五打到法庭的电话无人接听。

【来源:http://www.google.com/hostednews/ap/article/ALeqM5j09xV-ET7JiLnzJgm04xIvj7NQOgD9GE27E00

译者:台湾悬钩子。】

请看原文:

美联社:中国现在对无涉政治的藏人施加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