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
来源Red China, Green China
焚香独自语

灾难性的墨西哥湾原油泄露事件后,话锋再次转向了清洁能源。鲜为人知的是是对于太阳能面板和节能灯的已经需求日益激增。单是2009年,全世界就花费了1620亿美元在清洁能源的研究上面。

美国凭借其专家,资金和投资精神被公认为将在21实世纪最大的市场上独领风骚。但是随着最近参议院“能源草案”的推迟,美国正在错失修整高效清洁能源技术政策的关键核心:政府应该鼓励改革,生产和研究,才能把它打入市场。并且美国越是自挖墙脚,唯一能抓捕机遇它的国家——中国就能获利更多。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想要在清洁技术上独霸鳌头还须慢慢修行。但是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在过去几年里都在积极修整它的产业政策来完成野心。

中国决心在清洁技术上成为国际领导与环境考虑无多大关系。更多的是发展就业。在可见的将来,北京的最大挑战是保障足够的就业和提高收入水平。惊人增长的清洁技术是少数几个能提供足够工作的部门之一。(附注:我有在美国和国外调查清洁能源。)

这不是第一次中国从气候变化里渔翁得利。《京都议定书》(注1)限制了了欧洲和日本的温室气体的排放,包括使用市场基础机制保证气体排放的花费降到最低。其中最大的一个机制就是“清洁发展机制”(注2),该机制允许一些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通过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获得碳信用然后把转卖给发达国家。

北京在建立国内规范结构时落于人后却在随后建立了在新市场具有竞争力的专业技能。根据世界银行2004年的分析报告,中国在全球“清洁发展”项目里面仅占了5%。但截止2008年,根据最新可提供的年度资料,中国的市场份额已经上升到难以置信的84%。

北京希望在清洁能源上再创奇迹。2009年,中国在清洁能源的投资接近350亿美元,几乎是美国190亿美元的两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得益于国内鼓励清洁能源使用的政策。这个政策效果非凡。在1999年,中国太阳能板的制造仅占世界的1%,但到2008年,中国拥有的32%的市场份额和价值150亿美元的出口成就了它该产业的领头羊的地位。长远对比,美国目前第一的出口产品——民航制造也就350亿美元的出口值。

如果不快点采取措施来扩展我们的清洁技术产业,美国将落后于人。参议员的能源草案至少应该在以下三个方面采集积极行动:

第一,统一国家(最低)购买率或可再生投资组合标准——两种方法分别要求企业购买最低限额的清洁能源和定价购买。该标准在一些州得到有效施行,其中大放异彩的要数德克萨斯州的风能项目。但只有联邦政府统一的计划才能有足够规模与中国全国统一的购买率一争高低。

第二,通过税率或者“排污交易”计划(注3),制定碳的价格,以此来鼓励低碳科技。清洁发展的机制相当于在发展中国家贴上了一个碳的标价,最初在中国就有上千个减少排放的项目。实行类似计划能刺激美国建造商开发相似项目。

最后,认真对待帮助调查和改进“碳搜集储存”计划(注4),保持美国在这个拥有巨大机遇但又对其他国家来说难以吞咽的领域的领先地位。煤是温室气体排放的头号罪人,但第一个通掌握“碳追踪定位”科技达到经济增长的国家将在减少全球煤炭燃烧工程排放的温室气体上立于不败之地。

中国现在正忙着把气候变化的国际挑战转换成国家机遇,但是至少还要数十载的完善才能达到大工厂生产和极低的成本来保证它在清洁技术的支配地位。我们在忽略自身的同时也给了中国 不断改进的可乘之机,美国不仅仅是输掉这场清洁技术的竞赛,更将彻底丧失机遇。

NOTE:译言网有较早的翻译版本,我是翻译完才发现的,但是毕竟辛苦一场总觉得丢弃可惜,但绝无有意比较。在此给那位译者说声抱歉。

注1: 1997年在日本京都召开的《气候框架公约》第三次缔约方大会上通过的国际性公约,为各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规定了标准,即:在2008年至2012年间,全球主要工业国家的工业二氧化碳排放量比1990年的排放量平均要低5.2%。——百度百科

注2:清洁发展(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CDM)机制允许在发展中国家建立减少排放项目来赚取“减少排放”证书获得信用积分。这些证明可以用于交易,转卖给发达国家保证其达到计划标准。该机制在保持发展的同时也减少了排放,给高度工业化的国家带来灵便。——编译自CDM官网

注3:排污交易是一种以“奖励”形式的经济诱因,鼓励私人企业致力减排的,控制污染经济工具和政府行政门径;以达致减少排放污染物目标。[1] 仍发展中的减低排放温室气体碳排放计划,可令参与公司及人士产生可交易的碳排放牌照京都议定书清洁发展机制(CDM)可提供这方面的排放指标规定。 诸如此类经济工具,某地区环境保护或贸易政府机构立例排放污染物最高限度。

排放污染物的公司和组织被政府发放信用允许排放明确特定排放数量。 排放总信用额永不可超出污染物最高限度,限制了排放总额至这程度。 排放过多污染物的公司和组织需要经过贸易,向其他公司购买未超额排放牌照;或会被法律起诉和检控。 实际上,牌照买家因超额排放被罚款,而卖家正在因减少排放污染物而被奖赏。 如此减排污染物的公司会继续被奖赏,但是困难地减排污染物的公司需要排放牌照;来尽量减低对社会的温室气体。

注4:碳收集及储存[1]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简称CCS)是指将大型发电厂产生的二氧化碳收集,并用各种办法储存以避免其进入大气层的技术。这种技术是减慢全球变暖的一种方法。而商业上使用的二氧化碳收集方法已经沿用一段时间,手法已发展得颇为成熟。这一个技术流程,涉及捕集和分离二氧化碳、运输至储存地点并且长期与空气隔离。然而,长期储存二氧化碳的概念现时只是尚在构思阶段,至现时未有发电厂运作整套碳收集及储存的设施。 拥有整套碳收集及储存的设施的发电厂,比未有这种设施的发电厂减少八至九成的二氧化碳排放,但会耗用两至九成额外能源[2]。尽管这对于减少空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意义重大,然而对于这一技术目前仍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包括:确保二氧化碳的永久安全埋存;确保二氧化碳不会对环境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生物多样性;采取国际协商一致的程序以独立核查监测二氧化碳的相关活动;降低碳捕集埋存的成本,以大规模实施这一技术等。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需要进行相应的工业实践及理论研究。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中心 。至于储存二氧化碳的方法,计有藏在地下岩层或深海之内,又或者变成碳酸矿物。由于藏在深海之内会使海洋酸化,藏在地下岩层,成为最理想及可行的方法,而现有的地点估计可以至少储2000兆吨的二氧化碳,足够应付全球60多年的排放量[3]

请看原文:
红色中国,绿色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