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没有远见的中国富人,是短命的

上世纪70年代末、90年代初期,大陆分别出现两次移民热潮,不同于前2次的混杂偷渡客和“洋插队(留学)”,21世纪以来的第3波移民潮,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已成为主力军,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移民输出国。据统计,2009年度,中国移民加拿大共25000人;移民美国约65000人;2008年度移民澳洲 约16000人。2010年4月的一期《南风窗》上有人认为,预计今年中国申请美国投资移民人数至少翻一倍。分析人士认为,这些富人之所以成为“逃跑的人”,主要是对中国社会现状没有信心,缺乏安全感。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0年4月北京车展上,一则移民广告打得相当煽情:在北京买房?不如移民吧!这条广告背后心照不宣的潜台词是:在北京二环以内一手房价每平方米均价为3万元时,而美国推行的EB-5类签证,最低投资50万美元 (约人民币342万),即有资格申请美国绿卡。

北京因私出境中介机构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到美国投资移民的EB-5类签证的中国申报人数已经翻了一番。美国国务院最新公布资料显示:2008年10月-2009年9月的上一联邦财政年度获批的EB5类签证移民总数,已从2008 财年的1,443人升至4,218人,其中七成左右主要来自中国。而加拿大的投资移民起步价约人民币235万元,在去年的2,055名投资移民中,大陆的名额就占1千人,从中国流向加拿大的财富至少达23亿5千万元。除了投资移民外,技术移民是另一个更为庞大的群体,大陆近10年申请各国技术移民的数量与投资移民相比,比例大约为20:1。中国社科院曾发布德《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显示,中国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移民输出国的同时,流失的精英数量也居世界之 首。自1978年以来,有106万中国学生留学海外,仅27.5万人回国。流失的78.5万青年才俊,相当于30所北大、30所清华的所有在校本科生。

为 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中产菁英选择移民呢?财产安全、为下一代的成长是所有受访者移民的前两条理由。景泓移民顾问公司加拿大多伦多办公室的朱女士介绍,申请投资移民的顾客比较多,最受中国移民欢迎的目的地是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和美国。而且,这些移民很有钱,移民后不需要去工作。朱女士,“他们移民追求更 好的生活,他们要把小孩送过来念书,每一年都来的很多。现在他们自己有很多钱,有钱的很多,现在来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他们带了很多钱过来,在这里他们一 般都不做事情,一般都不打工,我们的客人很少打工的。”景泓移民顾问公司在广州,深圳,香港等地都有办公室,每年为大约3000个中国人办理申请移民加拿 大的手续。

美国移民专案要求需要有50万美元的投资金额,加拿大要求要有40万加元,再加上3到5万美元的中间手续费,一般而言,申请办 理投资移民,个人资产都在千万人民币之上。新一轮的移民潮,造成中国精英与财富向西方的双重流失。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李路路说,中国的社会形势并不稳定,富人会抓住机会移民海外。在美国纽约从事律师工作的叶宁先生处理过移民美国的业务,他了解到,中国新移民喜欢国外良好的教育条件,污 染小,吃放心食品,和规范的法治环境,就是说,国外能让他们有安全感。叶宁先生说,“中国即使条件再优越,生活得再好,这些富人们还是缺乏安全感。”

北京《中国青年报》曾刊载署名童大焕的评论分析认为,因为在权力和穷人的夹缝中尴尬生存,所以中国富人选择移民海外。文章说,贫富差距拉大,导致中国社会对 财富“原罪”的追问以及“仇富”心态让富人们如坐针毡。《华尔街日报》引述新加坡《海峡时报》一篇文章说,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富人正在逃离祖国,以避开征 税、政府打压和不断沸腾的民怨。

而一位移民律师则透露,他曾被中国某部门要求配合调查他的一名客户,据说此人出境后,被查涉嫌挪用上亿公款。中国商务部曾公布了一个数字:“4千名贪官卷走了500多亿美元。”这些官员绝大多数都是先把配偶子女以经商、留学等名义送往国外,获得外国国籍或绿卡后,将巨额资产转移国外,最后“裸奔”。比如涉案金额高达亿元的福建省工商局原局长周金伙,在被中纪委“双规”前逃往美国,而周金伙之妻陈淑贞在案发前 早已移居美国,并拥有绿卡;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庞家钰被判有期徒刑12年,而庞家钰的妻儿早在他2002年权势如日中天时,就已悄然移民加拿大了。官场的腐败,令人不寒而栗。

但更可怕的是,中国5.5万个亿万富翁已经转移了财富,移居了国外。他们不但掠夺走了改革的成果,更把人民推向贫困。贪官和他们的家属则掠夺走了更多的改革成果,让贫富的反差更为巨大。如今,国家几乎无力通过“分配改革”来再为人民找回公平。

1980 代,邓小平鼓励那些靠勤劳智慧积累财富的中国人率先致富,然后带动全体中国人共同富裕。30多年来,中国以世界上最快的速度制造一个又一个的超级富豪,中国式富豪资本积累的速度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2003年中国就共计有3千位身价超过一亿元的亿万富豪;随着国有企业转制而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官商勾结 下的房地产窜飞等等,2005年中国亿万富翁就达到了5万人。西方国家数十年才可以让亿万富豪的人数从3千到5万,在仍属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却只用两年多 的时间! 无数暴发户一夜间积累的财富,连世界上最富裕的美日等国的超级富豪们也瞠目结舌。

中国确然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不但富了起 来,还有不少人成为令世人瞩目的超级富豪。但中国富人的成长,却远远违背邓小平的初衷:一,这些人没有几位是靠勤劳智慧富起来;二,这些超级富豪们并没 有、也不打算带动中国人共同富裕,捞足了就移民发达国家。而在国内的生活,他们穷奢极欲。

据官媒最新资料显示,中国目前按照人均0.5美元(国际标准的一半)的标准统计,目前贫困人口有8千万;若按照国际标准,中国社会目前的贫困人口将近2亿!但是,中国最穷的省份之一山西省,竟然有人一出手就买回20辆悍马。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可却是世界上的奢侈品消费大国;100多万元的劳力士手表,30万元的卡地亚胸针,500万元的钻石,…… 林林总总的国外奢侈品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地进入中国。中国富豪喜欢“奢侈品”,且气魄之大、出手之阔绰,连世界首富洛克菲勒也自叹弗如。

当先富起来的人们一掷千金时,他们毫无带动中国人共同富裕的意识。当美国的超级富豪洛克菲勒一边啃着三明治面包一边匆匆赶往学校和慈善机构捐款时,中国先富起来的大款正在五星级酒店里喝人头马、吃保护动物、泡女学生。

亨利·福特成为美国数一数二的超级富豪时,他想到的不是如何拿赚来的巨款挥 霍享受或是买个大官作,而是要让他的工人能买得起他们公司生产的小轿车。于是他给工人发高工资,还创造了流水线的生产方式,使汽车成本大幅降低,于是他的 工人都能乘“福特车”上下班……。这,正是现在中国富豪趋之若鹜的移民目的地——美国的富人!

有人用一座金矿作为假设,形象地描述了美国 富人和中国富人的不同:

某地发现了金矿,有人投资建了一个矿场,雇一百个工人为他淘金,每年获利1000万;矿主把其中的50%作为工人 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每年收入5万,他们拿1万来租房子,剩下的4万可以结婚生子,成家立业,矿主手里还有5百万用于其它投资。因为工人手里有钱,要安家 落户,所以,房子出现需求;于是矿主用手里的钱盖房子,租或卖给工人;工人要吃要喝,所以开饭店,把工人手里的钱再赚回来。开饭馆又要雇别的工人,于是工 人的妻子有了就业机会,也有了收入,那么矿场的消费需求就更大了。这样,几年之后,在这个地方出现了100个家庭。孩子要读书,有了教育的需求,于是有人 来办学校;工人要约会,要消费,于是有了电影院,有了商店;……。这样50年过去以后,当这个地方的矿快被挖光了的时候,这里已经成了一个10万人左右的 繁荣城市,矿主也成为这个城市的首富和最受尊敬的人。——这个矿主,是美国的富人。

而同样的金矿,同样有人来投资开采、雇100工人、每 年获利1000万,但是矿主把其中10%作为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一年1万。这些钱只够他们勉强填饱肚子,没有钱租房子,没有钱讨老婆,只能住窝棚;矿主 一年赚了900万。但他看一看满眼都是穷人,于是把钱转到国外,因为在本地根本就不安全。他盖了几座豪华别墅,雇几个工人当保镖;工人们除了拼命工作糊 口,根本没有别的需求。50年以后,这个地方除了豪华别墅,依然一无所有。等到矿挖完了,工人要么流亡,要么男为盗女为娼。成了强盗的男人就抢矿主,然后 把矿主杀死。——这个矿主,正是现在的中国富人。

第一种情况美国富人,具有远见;第二种情况的中国富人,目光短视。而没有远见的富人,注 定是短命的!

中国绝大部分富人,其财富并非来自勤劳智慧;尤其是亿万级富豪,其财富来路不正是其致命的弱点。可以这样说,中国富豪绝大部 分财富都是靠钻体制的漏洞巧取豪夺而来;否则在中国目前的社会体制和经济活力下,绝无可能在短期内靠勤劳和智慧产生亿万富翁;事实上,已知的中国富豪中, 如比尔·盖茨靠新科技这样致富的人几乎没有;象李嘉诚靠数十年打拼积累的例子也鲜少。更有一部分超级富豪的财富,来自体制内的“特权”,靠伤害国家和社会 而堆积。这样的暴富,只有在100多年前靠烧杀抢掠而暴富的殖民统治者那里才找得到例子。

也就是说,中国富豪都带有不公正特权社会的原 罪,而这种原罪造成中国富豪与生俱来的悲剧性疾病:目光的短视和大脑的健忘。健忘表现在那些从底层社会起来的部分人忘记了早期的艰难岁月;短视表现在不愿 用多余的财富回报社会,以为自己可以永远地富下去。

正因为中国有那么多的富豪“短视”和“健忘”,注定了中国富翁的短命。

中 国古代有“富不过三代”之说,恐怕在当代,连富一代都难以维持;因为他们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或富二代的破败、破产。其实,媒体曾多次报道过,不少贪官逃到 西方后,开始的时候“富甲一方”,但过不了几年,就沦落得一贫如洗;其富的短命,已经在他们身上显现。至于有些贪官现在还能在他国“富甲一方”,但一直隐 姓埋名,心惊肉跳,原因有三:一是惧怕国内东窗事发,遭到体制内的清算;二是惧怕当地司法机构的追究,因为民主法治的政体下,不会永远放纵他们;三是国内 外的民众时刻都在盯住他们,近来不少高官子弟在海外的豪宅被网民挂在网络,立此存照,就是证明。所以,他们现在想得最多的,恐怕是如何在被惩罚前尽快花掉 财富。因此,其富注定短命。至于那些民间暴发户,即使通过正当途径移民,而积累财富的原罪也势必在他们自己和子女的身上得到报应。因为在民主国家,他们积 累财富的手段不可复制,社会环境不允许狼心狗肺、丧尽天良的发达;他们的财富注定不得持续发展,必定在富一代、富二代短命。

要命的是,随 着中国政局的不确定性,若极左当权,所有的大陆富人有可能面临清算。随着大陆民主化浪潮的来临,未来的廉政总署传票,也将不断地飞往他们在国内外的藏身之 地,将其财富一块块不断地物归原主——中国老百姓。

其实,中国富人也存在着长命的契机与路径。中国古老的智慧有“逆取顺守”一说;既然相 当多的富豪财富来路不公正,现在就到了他们把不法财富拿出来回报社会的时候。这样做与其说是为了国家民族,更主要的是为了富人家族的百年大计。应该知道, 在满眼都是穷人的社会里,少数富人拥有再多财富,永远都缺乏安全感。英美等国富豪的远见就在这里:把赚来的大部分财富用来回报社会,大多数平民都在享受他 们的“恩惠”,所以谁也不会仇富,富人的处境就非常安全。中国富人,只有想方设法把周围的人群变成中产阶级,自己才能最安全,其富也才能长命百岁。最有效 的办法,就是把自己的财富拿一部分出来为穷人创造脱贫致富的机会,带动周围的人共同走向小康。

当然,这个道理,对中国的现行体制,尤其是对那些既得利益者,具有相同教益。

Continued here:
没有远见的中国富人,是短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