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的政治呼救功能

曾金燕,1983年出生,自由职业,现居北京。

博客名:“了了园”

(新增:微博客地址 http://twitter.com/zengjinyan)

昔有孟姜女哭长城,今有曾金燕网络寻夫,历四十一天,终于找回失踪的独立异见人士丈夫。在丈夫入狱后,金燕在网络持续发声,救助受难者家属。将博客的功能推向了另一极,在压迫中寻求精神的解放。

不得不。

我不得不小心而沉重地提起笔,曾金燕夫妇是我的朋友。

我不得不克制我的情感,来讲述这个故事。

昔有孟姜女哭长城,今有曾金燕博客寻夫。

2006 年2月16日,曾金燕新婚不久,丈夫失踪了。曾金燕丈夫胡佳是一位国内知名的环保与人权卫士。曾参加可可西里无人区藏羚羊救助、艾滋村维权、保钓运动,由于关心中国人权问题向西方社会呼吁关注而得罪当局。

在维权界内胡佳是个名人,可是在社会上,老百姓并不知道。

好好的大活人就没了,曾金燕的伤心难以抑制,一个个部门问过去,都说不知道。

曾金燕把伤心的话写在博客里,把自己的思念写在博客里,把愤怒写在博客里,把绝食的感受写在博客里。

最初很简单,不说出来会闷死的。“我需要释放情绪。”

2 月下旬,曾金燕意识到需要把博客公开,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寻找胡佳。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阅读这个奇怪的博客,妻子寻找丈夫的博客。

不知为何这个博客一直未被屏蔽。1000多个超链接编织成寻人网络。

据外国驻京记者俱乐部调查,百分之九十的各国记者把金燕的博客当作信息的发布源。

胡佳失踪的四十一天中,金燕的博客日流量已达3000人次。

最后,公安部门不得不释放失踪了四十一天的胡佳,当胡子拉碴的胡佳疲惫地走回家中。金燕知道自己胜利了。

2007 年9月,金燕的博客“了了园”被屏蔽。但她的博客已为她争取了众多的同情者。

常有电话打进来,轻轻的声音表示支持,再问名字,“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很胆小的人。”

屏蔽后的博客流量少了一半,但是有600多人通过RSS订阅。

她以为象童话中的公主王子,她与胡佳将过上平静的生活。

2007 年12月27日,曾金燕和胡佳生下了女儿胡谦慈不到三十天,胡佳被北京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带走。之后判刑三年四个月。

丈夫被抓走了。电脑被没收了。存折被拿走了。家只剩下零乱不堪的房间。

她不能离开房间。

看守们包围着楼,楼道里日夜有人守卫。

甚至电话也被拿走了。

博客是她唯一的精神出口,也是她唯一的求救窗口。

胡佳被捕的消息是朋友帮她代发在博客上。朋友说他为这个国家感到耻辱。

当她拿回了电脑。

开始了博客的写作。当然博客是屏蔽的。在国内任何媒体上都不会出现胡佳的名字。

然而有网络就好办。

有勇敢的博客志士教会了曾金燕使用微博客。

从此金燕不再寂寞,朋友们随时随地可用推头(微博客)联系她,关心她。

当守卫们不让奶粉进入金燕家时。

博客们开始了一场送奶粉竞赛。大部分博客被阻止在大楼外,冲上楼的也被打回。新一轮的博客没有放弃,开始充分的准备。其中一位叫小铁锤子的小伙子干得最漂亮(《》第一版这一个细节有误,小铁锤子送奶粉被国保拦住带去问话,没送成功,这里这位送奶粉的网友是另外一个人,他不愿公开姓名,在此向他表示歉意)。这位与曾金燕素不相识的年青人,网上得知消息,马上去买了几袋奶粉。并安排了如军事行动般的送奶计划。他首先下载了GOOGLE卫星地图将BOBO自由城内部地形摸清楚了。正值寒冬,当天晚上全副装备的他潜入BOBO自由城,躲在锅炉房中抱着锅炉过了一晚上,第二天凌晨,他冒充晨练长跑的居民跑至曾金燕楼下,用相机中的红外线射点打在窗户上。尝试三次后,曾金燕终于发现,开窗打手势。发现用篮子并不现实。最后曾金燕母亲下楼收下礼物。

这样的故事还有许多,众多不知名的博客做了下面的事,一位叫三七的博客连夜接过胡佳秘密拍摄的被拘禁的纪录片《自由城的囚徒》压缩后上网,有3万多人看完纪录片。重重包围中,没有曾金燕的消息,一位博客将与金燕的通话做成金燕广播电台,在金燕还不能上网的情况下将真相传递。一位女博客更是在金燕无法用任何方式发声的期间,办了“不了园”博客,替金燕写博客。在博客中为金燕写诗,给孩子写童谣也在进行中……

渐渐地胡佳的案情从全然封锁到慢慢为人们知晓,而更重要的是博客们的关心,让曾金燕年轻的心不至崩溃。

年轻的公民力量如小溪汇流。众多博客不惜自己博客被屏蔽也要说出真相。众多的民间知识分子如高耀洁、、张耀杰、、翟明磊等发出抗议信,上万名上访户与艾滋病人联合签名呼吁释放胡佳。虽然这并不能改变胡佳入狱的命运,但在强权面前,人们不再害怕。

曾金燕的博客一开始当然是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孩与少妇的形象,是的,任何女人都会象她一样的反应,这是人性。不公与残酷,难以忍受,当我们感到痛时,喊出来吧,博客是你唯一的精神园地,是你可以躲起来痛哭的厕所。当越来越多的人们关注她的博客时,她渐渐有了感恩的心,也越来越宽容,当一个朋友留言:“我越来越不想看你的博客,因为是压抑的内容,让我承受不住的痛苦”,她没有生气,还有反思。

随后,这个弱女子在博客中走出了救助他人的一步。她严正纪录了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押的政治犯名单与所谓的罪行。并公之于众。她将胡佳获得的奖金成立政治犯家属的救助基金。2008年曾金燕获得德国之声博客大奖。

曾金燕的故事证明公民社会的真义是相互守望。
……

请看原文:

中国猛博之十五曾金燕:被迫害者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