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再融资自食其言 2010-7-6 每日经济新闻     某些上市公司的承诺就像撒谎者的誓言,当不得真。       7月2日,中国银行发布公告,计划以供股方式发行A股和H股,按每10股现有股份获发不超过1.1股供股股份的基准进行,A股和H股配股比例相同,融资不超过600亿元。供股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资本金,以提高资本充足率。有人认为,由于有汇金全力支持,因此中行配股算是好事一桩,说明银行股低价得到大股东认可。这可是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把受虐待当成了乐趣。       上市企业是否再融资完全看市场是否接受,有人买有人卖关他人何事?但关键问题是,中行董事长肖钢在发行可转债曾表示,中行不需要再从A股市场筹集新的资金。现在不仅再融资了,一些媒体还满世界宣传不是利空是利好,与农行IPO时间不重叠,汇金出的是405亿真金白银!没想到,自食其言也算证券市场一大利好。       真的没有影响吗?上周五午后,消息披露,A股一度深幅下挫,大批个股恐慌性跳水,上证综指盘中一度跌破2300点。尽管尾盘有资金集体涌入以地产、银行、保险为代表的权重板块拉抬股指,促使股指翻红,但举杠铃者的觉悟性表态,并不能证明投资者的态度。7月5日,沪综指收报2,363.948点,跌18.953点,下跌0.8%;沪市A股成交额为428.7亿元人民币,创下一年半来新低。酿酒食品、煤炭石油、银行类、有色金属板块排名资金净流出前列。地量地价,这就是没有影响的标志?同一天,消息公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香港市场中资金融股跌幅居前,连招商银行及交通银行等也受池鱼之灾,分别下跌1.32%和1.11%。       当然,中行不是一家在行动,这一刻,圈钱灵魂附体。7月5日下午消息,据外电报道,以市值计全球最大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可能步中国银行再融资后尘,在A+H股市场推出配股方案。工行此前披露的再融资计划为:A股确定为可转债方式,拟发行250亿元;H股融资方式尚未确定。       A股是个坚强的市场。虽然股指下挫,但融资功能坚挺。7月5日,国际会计师行普华永道预计,预计今年提高全年IPO融资额预期至5,000亿元人民币,中国将成为今年全球最大IPO市场。今年上半年,新股发行共募集资金2132.28亿元,超过去年IPO重启后2021.96亿元的规模。其中主板有11只,中小板113只,创业板52只。募集资金超过百亿的有中国一重、中国西电、华泰证券,而2009年下半年仅有6只大盘股募资超过百亿。除IPO之外,共有71家上市公司选择通过增发新股的方式进行融资。其中,卧龙电器、华东数控、万向钱潮和赤天化四家公司公开发行,合计募集资金43.78亿元。其余67家公司则通过定向增发方式进行融资,增发合计募集资金503.45亿元。上半年配股实际融资的金额与增发基本相当,达545.57亿元。其中,交通银行、兴业银行和招商银行是配股大户,三公司实际融资金额均在170亿元以上。       普通投资者不会从中行再融资中获利。任何再融资都会摊薄现股东的红利,更何况是以较低的折扣价配股,说明大股东并不认为目前的价格被低估,否则他们应该做的是回购,而不是再融资。       按照中行7月2日总股本2538亿股测算,流通股1178亿股,其中760亿H股,1778亿A股。本次配股数量不超过279亿股,其中A股配股不超过196亿股,H股配股不超过83亿股。A股和H股配股价格经汇率调整后相同,计划融资总额不超过600亿元人民币,采用市价折扣法确定配股价格。粗略计算,每股配股价格约为2.15元,相当于当前A股每股3.40元的六三折。中行配股后,总股本增加11%左右。当然,考虑到中国大型国企巨无霸的总股本数量,少得可怜的流通股,分红几乎被大股东独占的事实,投资者从来没有把持有这些股份当作真正的投资。       当曾经要求股权多元化的汇金公司,被更深地绑在上市银行的战船上后,在业绩的压力下,他们未来有着强烈的套现需求。否则,中投怎么办?       上市金融机构再融资是既定方针,是出于中国的经济转型的战略所需。一可以补上去年天量信贷的缺口,二能增强未来的抗风险能力,三是为了弥补中行等持有美元较多的金融机构的亏损,最重要的,则是在人民币重启汇改之后,通过源源不断的融资再融资,保证A股市场不出现资产品价格泡沫,以免人民币出现大幅上扬的预期。这点已经成功地做到了,A股市场阴跌不休,房价处于胶着状态,而人民币一年期远期利率并无明确上涨预期。       糟糕的手段总是让良好的愿望蒙尘,银行再融资考虑到了所有的战略需求,就是没有充分考虑到普通投资者的利益。普通投资者没有得到哪怕一个谢字,而是无数的精神安慰。       2010年的银行融资再融资,充分说明,证券市场是个为金融、实体服务的工具,从来就没有独立的品格。   注:对诺奖得主威廉姆森印象最深的两个观点。 A,没有零成本交易,彻底的市场化,或者政府规制,都无法做到零成本,只能尽量地降低成本。     推论:所以,对于彻底的市场化,或者迷信政府管制,都要警惕。 B,对于企业而言,重要的是灵活。在回答问题时,威氏表示,如果要追求极低的生产成本,现在要离开中国,或者搬迁;如果要升级,中国仍是好选择。取决于企业的选择,没有固定的答案。     推论:企业升级、转型、搬迁,没有一定之规,套用一句话,不管什么模式的企业,只要对消费者负责、有诚信、有赢利空间,就是好企业。     正因为对制度经济学的推进与反思,威廉姆森的交易成本经济学才能获得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那正是需要在市场与管制中取得平衡的时候。   最近很喜感,看新红打油。     猪圆玉润新红雷,贾琏出火拔火罐。     天生一个狼外婆,昆曲鬼叫正相宜。     忍不住,不听大哥劝,再发一段打油诗,就此打住,不再戏说。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 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Read the original post:
中行再融资自食其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