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门中那些混乱的价值观   —2010年7月7日初稿,7月11日二稿   作者按:此文绕了一大圈,还是发不出,虽然给报社的稿子把除了唐骏和方舟子之外的人名都处理掉了。最新的编辑回复是:“实在抱歉,这篇本来今天要发的,但是晚上收到通知,要求对唐骏话题低调处理,不渲染炒作,这孙子一定去公关了。(一起来的通知还不让议官员财产申报)。您看能不能再另写一篇?真不好意思,见谅!”嚯嚯,谁叫你生在中国!       有“打假斗士”之称的方舟子在微博上连续发布了21条博文,逐条质疑“打工皇帝”唐骏在《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一书中透露的学位、论文、专利发明和工作经历。日前,唐骏公开回应了其部分质疑并出示了博士学位证书,不过不是加州理工大学博士,而是西大平洋大学(Pacific Western)博士。     可是经过记者查证,这个位于加州的西大平洋大学涉嫌明码标价卖学位:学士2295美元,硕士2395美元,博士2595美元(7月7日《新京报》)!好便宜的学位证书啊,甚至比国内一些大学本科(比如艺术类)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还低。     随后,又有网友曝光了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工商管理博士(DBA)二期、三期中国学员通讯录,开玩笑说这是否是新时代的克莱登大学。有意思的是,这份名单中包括数十位企业董事长、律师和研究机构的人员,还有部分任职政府机关和北大清华。此事直接引发网络上删改学历热潮。据互动百科工作人员介绍,仅7月7日至8日两天时间,就有近百位名人的高学历简历被修改,并且该数字还在持续增加。     尽管唐骏本人表示,“我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包括我的书上,我的书的首页介绍的时候,从来没有说我是在加州理工大学拿到过博士,但是确实我在加州理工大学曾经有过一段研究的经历;但是我确实拿到了博士,是在西太平洋拿到博士学位的。”但记者却在唐骏《我的成功可以复制》这本自传体的书中发现,的确有文字描述作者“拿到了加州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同时网络上的图书电子版中,也确有唐骏毕业于加州理工大学的表述。唐骏对此表示可能是编辑错误,“我手上的版本并无这样的提法”。(《新京报》)     耐人寻味的不是唐骏的辩解和让出版社刊出“勘误声明”,而是网友们对此事的态度。有一种观点认为“英雄不问出处”,唐骏已经够成功了,成功到可以不必理会此类质疑。一位网名“潘金莲日记”的网友说:唐骏这件事,在美国,他要辞职,100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诚实;在日本,他要谢罪,100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担当;在中国,他要狡辩,100个人有100个价值观:“他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马上有网友对此回复说:“在中国,唐骏一年挣多少,你他妈挣多少?”到处都在上演流氓变皇帝的历史,然后,“史学家”们说:英雄不问出处,英雄不问出处。到底还是胜王败寇。对张悟本伪造履历,人们戳破脊梁骨;对“够成功的唐骏”,许多人又是另一重标准。     也许是唐骏欲盖弥彰的辩解使挺唐的人脸上有点挂不住,于是他们开始转而质疑方舟子的动机。最典型的要数一个叫司马平邦的人,他说:“方舟子为什么无端揭露唐骏文凭做假?唐抢了方的老婆,还是把方的孩子扔井里了?我觉得这事比唐的文凭是不是做假更有意思,其实满世界文凭做假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方不出来都揭露呢(估计怕累死)?所以我相信至少方整唐这件事上,有私心,心理阴暗,尽管他说的也可能是真话。”如果按此动机论,我们是否也可以反问司马平邦:唐骏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捧他的臭脚,是不是因为下岗失业了准备在他的大旗下谋一份饭碗啊?或者干脆,你可能和唐骏一起抢了方舟子的老婆,或把方的孩子扔井里了?     司馬平邦又说:方舟子以私人方式调查唐骏的文凭来历,是不是干涉他人自由和刺探他人隐私?如果唐骏以此“假文凭”做了什么坏事,或者对方舟子做了什么坏事,我就能理解方,否则,我觉得中国有这么一个人就算了,再多一个就太可怕了,疯狗院失禁的后果你想过吗?     这又是哪儿跟哪儿呢?唐骏的加州理工博士文凭,分明是在其《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一书和电子书中的“自诩状”;同时他在书中说他放弃了日本名古屋大学的博士学位去了美国,但是盛大2004年在纳斯达克的招股说明书却称唐骏是名古屋大学的电子学博士(7月7日《新京报》)。这是个人自由或隐私呢,还是公然欺骗读者和股民投资者?     即使唐骏根本没读过大学,谁又会说他不成功呢?韩寒高中没毕业,并不妨碍人们夸他“一个韩寒影响力超过内地所有大学教授”和时评家;比尔盖茨大学没毕业,并不妨碍他成为全球首富和大慈善家,也丝毫不妨碍人们对他的尊重和景仰。     明代大学者黄宗羲说: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顺逆,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不得不说,至少在“成功者唐骏履历真假”这个问题上,我们似乎仍然有点儿停留在是非混淆、价值观混乱的草莽时代。     最讽刺的是来自张谦的这条微博:一同行为这话感动:你我都是知识分子,又在媒体,要努力做社会的良心和脊梁,为社会进步做种子和希望。但他对方舟子唐骏事件的表述是:什么事情不能做太绝,揭出唐骏会让人们的价值观紊乱的,觉得名人是不是都这样。     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和悲哀啊!从“知识分子”到名人,都要靠欺骗而不是真相和诚实来维护“道统”,这样的道是正道,这样的统是正统吗? (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Read more from the original source:
唐骏门中那些混乱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