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强中干的世界最赚钱公司 垄断的官僚公司不可能真正有创新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6月24日 召开的中央企业科技工作会议上表示,与跨国公司相比,中央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还不强,自主创新能力仍有很大差距。虽然125家中央企业中,有中石油这样的全球市值第一的企业,可是数不出几个产品能排上全球第一,更找不出一个全球叫得响的品牌。(6月25日 《人民日报》)     想当年,国企“减员增效”的时候,我们倾全国之力向国企注资,又裁掉3200万员工(只剩4500万),然后又加强他们的行政垄断地位,他们坐在那里收钱,终于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的全球最赚钱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垄断国企的赚钱效率是大大提高了,但是整个社会的经济运行成本却也大大提高了。同时,只占8%的垄断企业职工却连年拿着55%至60%的工资,且央企高管的收入难以得到有效控制,眼见着贫富差距和社会矛盾也越来越大。     更让人憋气的是,同样是行政垄断的央企的股东,中石油在美国上市融资不过29亿美元,H股股民当年收回成本,上市四年海外分红累积高达119亿美元。而其后来在国内A股上市,每股发行价16.7元,平均每年分红却不到一角五分钱,内地A股股民100年都收不回老本!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四个公司四年海外分红就超过1000亿美元。我们的A股股民,反而折掉了60%的老本。中国全部上市公司,在18年里给全体股民的分红总额刚刚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     你当然可以说A股上市时,这些垄断公司的市值更高了,所以卖更高的价格理所当然。这个我们当然认同,不然A股股民当时也不会去买这些垄断国企的股票。但是,为什么同样是“一股”,海外H股股东每股分红却是A股股东的几十上百倍呢?我想不明白。不知道有关的垄断国企,以及负责监督国有资本、保障国民利益的国资委能否解释个清楚明白。     在这个技术立国、品牌立国的时代,单靠竭泽而渔式的垄断性攫取,当然不可能有持久的好日子。垄断性的攫取就像社会的癌细胞,在疯狂吞噬社会以自肥的同时,最终必然导致与社会这个原本健康的躯体“同归于尽”的命运。因此,有关监管部门似乎有了危机感。李荣融说,中央企业以技术进步求发展的机制尚未形成,工业新产品开发的技术约有70%属于外源性技术。国资委已明确,将优先在科技型上市公司探索股权激励机制,在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选择部分具备条件的高新技术企业和院所转制企业开展分红权试点,构建有利于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建设的长效激励机制。     但是,垄断从来都是与腐败低效画等号的,而技术创新往往需要长期、巨额的投入,从而大大影响垄断型企业的高管绩效,这与官僚化、短期化的垄断国企高管形成必然的利益冲突,在垄断+国企的双重体制下,怎么可能有一个良好的、鼓励技术创新的机制呢?     这就像我们劳民伤财地花了无数的国库银子,搞什么985工程,去争创什么国际一流大学,但在垄断的教育体制和官僚体制下,我们怎么会有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怎么会有真正的教育家办学呢?北大校长许智宏一退休,就公开宣布中国没有一流大学。前车之鉴,历历在目。而这样的结局,其实从教育垄断中就早已注定了的。 (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Link:
外强中干的世界最赚钱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