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病复苏

                       带病复苏                                 卢麒元   就个别经济数据而言,中国经济早就复苏了。 然而,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 中国管理层的态度很暧昧。他们似乎并无意愿在 2012 年前真正解决结构性问题。解决结构性问题,必须要深化改革。他们避开了改革。他们继续选择“刺激”。在“吗啡”(滥发货币)的作用下,中国经济正在“无痛”前行。 一般性的道德批判,对中国的管理层是没有影响力的。 严谨的技术性论证,普通人又无法独立完成。例如,普通人无法精确计算,中国政府持有净资产存量的变动状况,以及中国政府持有净资产回报率变动状况。我们很难用坚实的数据证明,中国经济已经处于严重的透支状态了。事实上,中国政府真实持有的净资产存量正在迅速流失。他们用表外巨额资产损失支撑高达两位数的 GDP 数据。请注意,中国政府在损失表外资产的同时,并没有增加表内负债。这与大多数主权债务危机国家在形式上增加负债的做法完全不同。在形式上,政府的负债水平仍然是健康的。而我们的管理层正是在这种假象下,将这种严重透支的结果,当成是自己的工作成果。他们甚至认为,他们在对抗国际金融风暴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正确理解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理解政府所谓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关键之所在。中国政府没有受到强大的预算约束压力。中国政府甚至不存在主权债务危机问题。他们会用另一种方法(例如联汇制度),滥发货币,从而实现特定的经济发展目标。这种暗中透支表外资产,掏空人民币币值的方式,要比主权债务危机隐蔽得多,后果也严重得多。一国政府的信用,是一种极其复杂的资产存在形态,这一点并不为常人所注意。但是,如果有人认真研究中国政府的真实资产负债状况,特别是用通货膨胀还原法还原真相,就会无比恐惧。我们的问题可能已经远远超过了欧猪五国的主权债务危机。中国政府不久的将来将面临更为恐怖的信用危机。 我想,关于这一点,中国普通百姓是浑然不知的,索罗斯们一定是知道的。大鳄们在等待时机。 我感到惊讶。一些小男生和小女生,一再地混淆通货膨胀的概念。混淆通货膨胀的概念,才能为人民币升值提供理论依据。中国已经发行了超过实体经济运行所需通货至少 3 倍的货币数量,我们竟然仍能得出通货紧缩的结论。我们甚至竟然坐视房地产价格的剧烈膨胀。我们甚至仍然敢于在“洪峰”中继续释放流动性。我们甚至仍然敢于开启人民币升值的大门。 我始终认为,复苏是一个伪命题。我看到的是,一个苍白的病人在药物刺激下,手舞足蹈。 说来有趣。有关方面,认为我对美国经济的看法还是有一些道理的。他们希望我提供理论依据、逻辑过程、数据来源。显然,他们并不认同我对中国经济的看法。 提供关于美国经济的看法相对容易一些。如果要提供对中国经济认识的理论依据、逻辑过程、数据来源,那是需要付出极其艰巨的努力的。我确实没有能力独立完成。因为无法完成,所以我一些分析和建议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我和一些朋友一直有这样的想法:建立一个大型数据库,建立一支高素质的分析师团队,建立一个强大的民间智库。我们希望独立提供关于中国经济状况的系统分析。不过,那确实需要强大的行政资源和雄厚的资金支持。这需要很多志同道合者今后共同努力。 暂时,我们只能提供一些初步的看法。这些并不系统的看法,或许对政府和投资者有一些参考价值。 我们认为,全球经济处于带病复苏的状态。西方发达国家通过主权债务形成的需求已臻极限;中国通过透支国力形成的供给已臻极限。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不过是为各国政府争取改革的时间和空间。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无法解决根本性矛盾。所有问题将通过价格重置得到解决。价格重置的前奏曲就是汇率调整。人民币升值问题必然成为全球经济问题的焦点。最近全球发生的一系列经济事件印证了这种判断。 我们认为,中国必须下决心进行结构调整。这是一次战略性突围。我们必须率先开始内部的价格重置。其中的要点有两个:提高劳动者工资;降低资本收益率(必要时可为负值)。应该尽早开征资本利得和资产持有的相关税负,开辟社保资金稳定的来源。用非汇率方式,向全球大规模集中输出通货膨胀。大规模集中输出通胀,才能确保全球经济受到足够大的冲击,才能确保其他国家无法迅速形成中国替代。 我们认为,中国必须下决心解决房地产问题。中国最高决策当局必须下决心解决各级政府的吃饭问题(可以用中央财政养起来),而不应放任地方政府卖地自肥。高地价财政,将历史性地断送中国制造业的竞争优势。得不偿失。中国政府可以推出未来 20 年城市建设方案。为未来城市化人口提供廉价而舒适的居住条件。用一代人的时间,一劳永逸地解决房地产问题。中国现行房价应该大跌、可以大跌、必须大跌。因为,我们必须赶在大萧条之前主动吸干自己的经济泡沫。 我们认为,既然存在全球大萧条的可能性,我们就应该是大萧条的顺应者(或制造者)。中国国民没有赋予中国政府拯救全球经济的权力、责任和义务。我们不能用大规模输出国民福利的方法迟滞世界大萧条的到来。中国政府的责任,是赶在大萧条之前,吸干内部经济泡沫,同时向全世界输出通货膨胀。没有了廉价的中国商品,全世界的劳动力价格必须大规模重置。我们要将我们的问题变成全世界的问题。 我们认为,汇率问题从来就是双刃剑。中国政府必须明白汇率问题蕴含了国家长远的战略利益。我们需要将外汇储备的大部分转换为战略资源储备(黄金储备为主)。中国政府持有的净资产值是决定人民币币值的关键因素。必须确保政府资产的保值与增殖。当人民币升值到合适水平,人民币可以实现与黄金低比例挂钩(篮子里可以有其他东西),并实现特定条件下自由兑换。美国人一方面压迫人民币升值,美国人另一方面非常惧怕人民币升值后完成国际化。我们可以将两件事情一起办。人民币极有可能将是戳破美元泡沫的那根神奇的手指头。此外,人民币国际化将是消化人民币滥发问题的最佳途径。务必请注意,在外汇市场博弈中,人民币仍处于极为有利的地位。 中国政府如果能够独立思考并有所作为,局势对中国仍然是有利的。当然,如果非要将中国束缚于中美合作的框架内(所谓的中美国思维),一切都要被动服从,结局将会非常悲惨。事实上,我们已经感受到层层叠叠的外部压力。我们绝对不能就范。 个人的能力总是有限的。所以,非常希望,我国纳税人每年用数以千亿计供养的教育研究机构,做一点点儿有意义的事情。同时,拜托我们的传媒,不要去继续为敌人做免费宣传员了。今天中国人对于经济问题的错误认识,正是中国的教育、研究、传媒的错误导向的结果。已经误导了整整一代人了。请不要在下一次动乱之后,仍然祭出那句老话:“教育出了问题。”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不要用“两难”作托词了,新中国是不应该被“两难”吓倒的。

Continued here:
带病复苏

2010年7月29日, 3:14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