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机狠狠从共和国身上碾过去

挖掘机狠狠从共和国身上碾过去         7月2日下午13:12,湖南省政府网红网以《村干部勾结黑势力,推土机碾死老村民(图片血腥,慎入)》为题,图文并举报道了一起惨不忍睹的血案,随后,很多纸媒体也做了报道。报道显示,2010年6月26日 上午9点50分,在广西资源县中峰乡车田湾村委干部程玉红利用干部身份,带来六个两牢人员及四名社会混混,故意用挖土机压死当地七旬村民王庆柏。据悉,早在半年前,程玉红就在白水安村的工程中打伤多名村民,性质恶劣,手段残忍。     虽然,有人媒体在援引当地警方的消息说是因争揽工程而发生命案;虽然,截至笔者写稿时,开挖掘机的犯罪嫌疑人已经以故意杀人罪被当地公安机关刑拘。但我们仍然要追问:开挖掘机的工人充其量是一个小喽罗,他哪里来的胆量、哪里来的仇恨,敢于将挖掘机的履带活生生从一个老人的身上碾过去?!而他的幕后指使者,究竟有什么能量,敢于如此胆大包天、如此嚣张横行?他——幕后指使者,又该、又会受到什么样的法律惩罚?     可以说,这台挖掘机,不是碾在活人的身上,而是碾在六十年共和国的肌体上!从画面看上去,死者与挖掘机的轮子不到 一米 远,死者几乎被碾平,与周边的黄土呈一平面。整个人就在推土机碾过的辙痕上。     这样的惨象,已经无法形诸笔墨。在这样的残忍和惨象面前,任何笔墨都是苍白、无力甚至轻佻的,只有图像本身,告诉我们,如此惨烈的现实,居然会发生在号称依法治国、和谐社会的今天,发生在共和已经六十年的神州大地上!     多少年以来,中国社会开始活跃着两个强盗:一是基层权力的黑社会化,二是基层权力的公司化。这两个强盗,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地掠夺与荼毒民众,把和平的土地变成战场,把财富的创造变成掠夺。它,以及掌握着它的“他们”,只会成为仇恨和敌意的温床,支撑不起社会共和的蓝天。     从2003年9月15日 安徽池州市民朱正亮因为拆迁纠纷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前自焚始,全国各地因征地、拆迁、工程等问题的官民矛盾愈演愈烈,矛盾越来越尖锐,场面越来越血腥。河北定州血案、(广东汕尾惨案)、成都唐福珍案、辽宁张剑案等等,罄竹难书。     时至今日,连天子脚下的北京,也不时受到黑恶势力的干扰和胁迫。北京警方6月21日 表示,将重点打击插手农村地区基层政权,欺行霸市、控制市场以及非法讨债、从事“黄赌毒”的有组织犯罪团伙和黑恶势力犯罪。     4月18日,河北邢台市桥西区中兴街道办事处张家营村,当拆除“违建”的铲车直接开向孟建芬并将其碾死,另有一名村民重伤(4月23日 《新京报》)时,我不相信人类的历史,就是铁蹄和车轮不断从人身上碾过的历史;     6月28日,当因2009年在树上居住三个半月对抗拆迁而闻名的重庆“鸟人”陈茂国在奉节市法院受审,并被加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时候,我仍然不相信,这个社会的生存发展逻辑就是弱肉强食。     但是,当我们回头看去,那些曾经征地、拆迁拆出人命的地方,“官员果然个个还在”,那么我们一定要问,到底是什么样的制度和机制,使一些原本同样从娘胎里出来的官人,慢慢地变成了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眼里只有钱而没有人的禽兽不如的东西? 挖掘机!挖掘机就从我们所处时代的历史天空、从我们每个人的心灵和身上碾过去,碾过去,碾过去……它震耳欲聋,惊天动地。 (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See original here:
挖掘机狠狠从共和国身上碾过去

2010年7月7日, 8:3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