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缺失是当前最大的缺失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国务院法制办1月29日 公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已过半年,收到相关意见和建议6万多条,但迄今为止,既没有公布各方意见,条例也无正式出台的时间表。接近国务院法制办的人士说,拆迁修法已非当前工作着力点。而了解情况的法律学者和律师说,新“拆迁条例”或已胎死腹中。     从2001年现有拆迁制度确立以来,各地涌现的“暴力拆迁”、“株连式拆迁”和因拆迁导致的自杀、他杀事件层出不穷,社会上有三次要求修改的民意浪潮,但都最终无果。三次胎动,三次无果,原因无他:遭遇地方政府强大的游说阻力是也。作为野蛮拆迁甚至血腥拆迁的最大获利者,地方政府当然会极力维护现行拆迁游戏规则。特别是地方政府高度依赖土地财政,中国指数研究院相关报告表明,2009年中国土地出让金总金额达15000亿元,不少城市包括北京的土地出让金占财政收入比例接近五成。     无独有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副所长张文魁判断,收入分配改革,对垄断国企“动刀子”牵扯利益太多,可能五年也无法解决。他对记者说,“一万年太久,我们应该只争朝夕。”看来除了既得利益者,其他人都等不急了。     当前的中国社会,已经普遍地走进了改革缺失的困境。既得利益集团已经成为阻挠改革、阻挠社会进步的最大阻碍性力量。比如,虽然国务院近期出台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国有垄断产业的条例政策,这可以说是中国社会对内开放的显著标志,也是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源泉,但诚如安邦分析师所言,魔鬼藏在细节中,国有垄断集团却在里面不断加点小料,很快就让良剂变成毒药。借着宏观调控,一方面政策收紧民企房地产资金链,一方面央企借机大肆抄底拿地,又演出新一轮“国进民退”即是一例。金融管制导致地下钱庄大行其道;集体土地制度和政府垄断土地一级市场,导致土地利用效率极低的同时,助推让人叹为观止的高房价;动辄对私有财产实施“产能过剩”的行政管制,但是却对每天投资30亿元、投资初期即惊现只有一个人坐的高铁建设不闻不问甚至催其快马加鞭;大城市的人口管制思维纹丝不动。等等。     当前中国社会改革的停滞或者缺失,有些来自观念和意识形态的障碍,比如18亿亩耕地保护、农地私有化改革、大城市人口和户籍管制、人口和生育政策;有些则是利益集团的阻挠,比如价格管制和产业准入、垄断行业门槛的放松、收入分配改革,等等。但归根结底,改革的阻力只来自两方面:一是不受监督和制约的公共权力,二是来自贪得无厌的既得利益的权势集团。     改革的停滞与缺失,不是缘于中国社会整体性的改革动力缺失,而是缘于改革的关键支点——权力和权势集团丧失了以往的改革动力。中国民间社会对改革的呼声非常高,甚至非常急迫,但是改革最终结果虽然是全社会和各利益集团共赢,但却是以某些既得利益集团占有“蛋糕”的比例缩小为前提条件,受到利益集团的阻力自不待言。     在社会的内生系统中,改革和革命始终在赛跑,改革如果不走在革命的前面,或大或小的革命就会成为历史的火车头。而改革的核心或前提就是开放,对内开放:经济开放的核心就是打破垄断,并且对私有财产和国有财产一视同仁地予以保护;政治开放的核心就是民主法治,权力对民众开放,不仅使权力受到监督、人民能够自由表达,更要求民众的权力能够直接左右官员的荣辱升迁。     温家宝总理在今年“两会”上表示:“我们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以及其他各方面的改革,其根本目的就是要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本届政府任期还有两年,时不我待。一个政治、经济、社会权力全面对内开放、对民众开放的社会必将前途无量! (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Originally posted here:
改革缺失是当前最大的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