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喜欢一人仰望星空,总喜欢把那几颗最亮的星星想象成中华民族的几位英雄女子。

中华民族历朝历代都不缺少坚守良知,舍身取义的民族脊梁,屈原、岳飞、袁崇焕、文天祥、谭嗣同等,血性男儿是最为杰出的代表。

可是近百年来,中国的民族脊梁竟然多是女子!

她们是秋瑾、、李九莲、钟海源……

百年中国虽然也出了不少反抗暴政,质疑强权,勇于说真话的良心男儿,可在当局的威逼利诱下,绝大多数良心男儿都选择了沉默、屈服,或“低头认罪”。

不为当局威逼利诱所动,在淫威和刑罚下仍坚持已见,不向暴政弯腰,宁死也要捍卫良知正义的真英雄,则多是女子。

遇罗克因为自己的良心文字被当局枪杀,但如果当局在狱中给他“悔过认罪重新做人”的机会,他很有可能就不再“坚持己见”了。

上述几位英雄女子,在狱中都拥有无数次“悔过从新,暨往不咎”的机会,可她们都不为所动,为了良知正义,毅然决然走上万众喊杀的刑场。

那是一种真正的硬骨头精神,是百年中国最缺少的稀有品质!

秋瑾

自1984年以来,我每年都要去杭州西湖西冷桥畔祭拜鉴湖女侠。鉴湖女侠就是秋瑾,我生平第一首诗就是写给她的。1984年早春写的那首《西湖凭吊秋瑾墓感咏》,迄今仍铭记在心:

须眉男子应堪羞,西子湖边吊女流。

鉴湖巨星坠碧土,血染丹青举国忧。

龙泉鸣壁恨何在,宝刀岂肯觅封侯。

堪叹湖畔痴心女,何不郎前挂吴钩。

……

秋瑾出生于书香世家,婚后变卖首饰,东渡日本,去那个“一夜间崛起的帝国”寻求救国救民的药方。在留学日本期间,秋瑾结识了很多爱国志士,参加了救国组织 “光复会”,后并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被推为评议部评议员和浙江主盟人。

学成归国后,任大通学堂督办,把这所新式学堂改造成救亡图存的基地,与徐锡麟分头准备在浙、皖两省同时举行推翻满清王朝的起义。起义消息泄露后,秋瑾被捕,两天后在浙江绍兴轩亭口从容就义。

秋瑾不但是一名前无古人的爱国志士,还是一位前无古人的杰出女诗人。她的诗像燎原烈火,照亮了专制中国黑暗的夜空。诗中透射出的豪情壮志,连豪放派词坛的泰山北斗苏轼、辛弃疾也无法与之比肩。

1907年7月15日,是秋瑾的受难日。她死前的绝笔是:

“秋风秋雨愁煞人”!

秋瑾临刑前唯一要交待的后事,竟然是请求免除女子临刑剥光衣服的惯例,全身受刑。

那时中国官场的良知还未完全泯灭,不少官员还残存最后一点人性。主持审讯秋瑾案的山阴知县李钟岳,多次和上司抗争,为秋瑾鸣冤。秋瑾就义后,知县李深感“我不杀伯仁,伯仁为我而死”,无时无刻不在承受良心的谴责,三个月后不堪忍受巨大的精神痛苦,自杀身亡。

不仅李忠岳良心发现,当时中国的改良、革命、中间三大政治力量,都众口一词抨击清政府杀害女侠的暴行,最终迫使清政府向民众让步,把走狗主凶浙江巡抚、绍兴知府免职。

……

请看原文:

一个靠女子担当脊梁的民族是阉割的民族_人在旅途_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