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中科技大学2010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校长李培根院士16分钟的演讲,被掌声打断30次。全场7700余名学子起立高喊:“!根叔!”,可以说是盛况空前。我好奇地从一位网友的博客中找到演讲词来看,却发现了许多误导青年人的话语。

演讲通篇都是讲记忆,有学生记忆,也有“根叔”自己记忆,其实记忆本来不用多讲,毕业的学生们自然会记住大学的生活,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哪些是善的、哪些是恶的;哪些是美的、哪些是丑的,如果连这些还不知道,我看这些毕业生还没有真正的毕业。“根叔”却将记忆作为专题来讲,开头就是:“同学们,在华中科技大学的这几年里,你们一定有很多珍贵的记忆!”

接着,“根叔”用他富有感染力的声音说:“你们真幸运,国家的盛世如此集中相伴在你们大学的记忆中。”他列举了08奥运、国庆阅兵、世博盛况。我心中疑问顿生,中国现在是盛世吗?标志是什么?难道只是办了08奥运、国庆阅兵、召开世博就是盛世,前苏联也有许多大型活动,阅兵规模和武器装备远超中国,也没有成为盛世,反而一下解体了。大学生熟悉历史,这么简单的判断没有吗?还需要特别提醒?

尤其看到“根叔”说:“你们一定记得某国总统的傲慢与无礼,你们也让他记忆了你们的不屑与蔑视;”看到这句话我都傻了!哪国总统傲慢无礼了?怎么傲慢无礼的?没说清楚就让青年人去不屑与蔑视外国人,带着仇视走向社会,走向世界,这符合奥运精神吗?北京奥运会主体歌,“你和我/同在一个世界/我们永远是一家……”如果外国总统真的傲慢无礼了,我们不能体现大国风度吗?不能给予对方宽容吗?不能给他自己反省的时间吗?干吗让青年小里小气,别人一傲慢,我们就蔑视,针锋相对呢?特别是当中国还有许多缺点的时候,我们应该更多反思,改正。不改缺点,只会“不屑与蔑视”顶个屁用!

“根叔”说:“汶川的颤抖,”“玉树的摇动”“是大爱的洗礼”按照这个逻辑,中国的房子全都震塌了,中国人也就算被大爱彻底洗礼了。为什么不告诉毕业生,学地质的要努力了解地震规律,学建筑的要建造抗震的房子,尤其是学校建筑,要达到和政府建筑一样牢固呢?死了那么多的人,就算被大爱洗礼了,这话真雷人!尤其是出于院士之口,把全国人都雷到了。

“根叔” 告诉毕业生需要记住实验室、教学楼、党旗、先生、“张妈妈”、修改过简历的人,就连告诉捡树枝的老师,毕业生都要记住,需要记住的人太多了,需要感恩的人太多了,毕业生都快到了能赚钱的时候了,千万别忘记了这么多该感谢的人啊!一位中国留学生,向美国斯坦福大学一下捐了八百八十八万美元,没捐给母校,挨了很多骂,毕业生们千万别向他学呀!

“根叔”还告诉毕业生,在校期间的许多不愉快,日后都会变成好的记忆,就连“学校的排名下降使你们生气,未来或许你会觉得‘不为排名所累’更体现华中大的自信与定力。”按照这样的教导去做,毕业们进入社会以后,真的可以减少很多烦恼,别人骂了自己,就算“儿子骂老子”,“别人打了自己,就算“孙子打爷爷”,无论到那里,遇到什么委屈,都会充满“自信与定力。”

“根叔”说到学生自行车和热水瓶常常被偷,艰辛抢座位,冬天手脚冰凉,夏季彻夜难眠,常常为食堂生气,他发誓:“总有一天,我们能将丑陋转化成美丽。”学校这些管理问题,既简单又容易解决,还让学生等待将来……,“总有一天”是哪一天?难道要等到共产主义社会实现的那一天吗?

“根叔”在慷慨激昂的演说中提到“俯卧撑”、“”、“喝开水”、狂放的姐、犀利的哥、蚁族、蜗居、“胶囊公寓”、“不再有批评上级的随意”之类的社会问题,他有没有认识到,这些社会丑陋与他开头说的“国家的盛世”有冲突,“国家是盛世,就不该有这些丑陋,有这些丑陋,就不该说国家是盛世。因此,我建议“根叔”以后不要在一次演讲中同时提到这两句自相矛盾的话语,毕业生听了,在一阵兴奋地欢呼之后,冷静下来再到处找答案,到底是盛世乎?是丑陋乎?还是盛丑杂交乎?

演讲最后,“根叔”说了句既雷人又经典的话:“请记住,华中大,你的母校。‘什么是母校?就是那个你一天骂她八遍却不许别人骂的地方’”。什么是母校,

“根叔”的意思就是学校像母亲一样,学生像子女一样。

大家知道,人都有母亲,母爱最纯洁无私,像自然界下蛋孵化的鸟一样,是本能天性。把学校比母亲就不大妥当了,第一个问题,学校是母亲,谁是父亲?是党还是校长?第二个问题,一个人从小学到大学,要经历几个学校,哪个算母校?都是母校,母亲也太多了,子女会爱不过来。第三个问题,母亲养育孩子是不收费的,大学校是收费的,学生考试考得死去活来,再拿出昂贵的学费,上大学后,丢水瓶、抢座位,还认了一个新母亲。这个母亲,子女可以一天骂她八遍,却不许别人骂。如果毕业生以后做了新闻检查官,凡是骂(包括批评)“母校”的新闻,不管对错全部“枪毙”。

中国现在盛行讲“关系”,只认“关系”,不认是非,不认道理,不认公平。我感到,“根叔”的这话是在煽起“校园主义”。学校是母亲,学子是兄弟姐妹,到了社会,同校就是一家人,不同校是同乡也是一家人,不同校又不同乡就是两家人,同一家人歧视另一家人,利益相同就勾结,利益不同就斗争。“根叔”想过没有,比你们学校强的学校有很多,你们学校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怎么和他们竞争呢?当然,也有不如你们学校的,特别是那些没有上过大学的,在校园主义的封锁下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校园主义还是小事,扩展了就是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如果世界都像“根叔”那样,世界名校学生亲近自己校友,发达国家都亲近自己国人,白人都亲近白人,我们发展中国家算老几?从世界大局来看,从大多数人来看,中国人还不是跟农民工差不多,你们学校的毕业生也就像认识几个字的农民工而已。所以,主张校园主义、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人,你想没想到都是在自己堵塞自己的路。

“根叔”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敢于竞争,善于转化’,这是华中大的精神风貌,也许是你们未来成功的真谛;”我对这句话有兴趣!“根叔”是院士,国家之宝,他能当院士和大学校长,一定有丰富的人生经验,有机会聆听他是如何‘敢于竞争,善于转化’的,成功的真谛在哪里?他一定知道许多当院士、当校长的秘诀。

“根叔”的演讲是成功的,他16分钟的演讲,被掌声打断30次。全场7700余名学子起立高喊:“根叔!根叔!”;“根叔”的教育方法也是成功的,在我看来演讲问题很多,毕业生却听得如醉如痴,就凭这一点,这所学校的排名就应该提上来。至于学生毕业后是做官,是做掏粪工人,还是失业,那就看毕业生自己的关系和命运安排了。

“根叔”演讲有一个可取之处,他开了一个演讲新风气,比那些秘书写了八股文,领导像念经一样宣读生动活泼多了。在他演讲之后,许多大学在模仿他的演讲形式,这也是教育界的一大进步,我不同意“根叔”演讲的内容,但赞称他演讲的风格和形式。

我有一个声明:昨天深夜,我看了二战时德国和苏联勾结夹攻波兰的视频记录片,里面有希特勒和斯大林的激情演说,有听众的热烈欢呼,有世界名人萧伯纳人不能工作了就该死的言论,还有阵容庞大的阅兵式,杀人如麻的恐怖现场,推土机碾压埋掉尸体和活人的悲惨画面,这一切使我的情绪极度低落,至今没有缓过来。

看到“根叔”16分钟的演讲,被掌声打断30次。全场7700余名学子起立高喊:“根叔!根叔!”的热烈场面,我有不祥的感觉。最近,我有两篇文章都涉及到高层名人,相当于在太岁头上动土。“根叔”有7700余名学生迷恋,再加上已经毕业的几届,力量相当可观,他们看到一个非“母校”人写文章批评“母校”校长,一定会怒不可遏,找我发泄,轻则痛打,重则使我从人间悄然蒸发。我会继续写文章,如果连续一个月不见我的文章,可以肯定,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特此声明。

爱德华夏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edwardxiajun有图片

请看原文:
“根叔”误导了青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