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勤:疫苗受害家长卫生部门口被打骨折真相

昨晚18时,被释放出来的山西疫苗受害家长易文龙的妻子王姬凤向我们讲述了疫苗受害家长此次进京上访,被拘留、被挨打的详细情况。
自6月25日进京以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疫苗受害家长多次到国家卫生部、国家信访局上访,皆无果。而7月19日中午,10名家长在卫生部门口遭一群身着公安标志服饰的警察殴打,打人者出手很重。上访者中有四人伤势很重,辽宁省葫芦岛的杨玉奎右侧第6根肋骨骨折,左手小拇指骨折。
连续多日多次到卫生部门口上访请愿
2010年6月25日上午9时,山西家长易文龙、高二清、王卫峰,山东家长王奎年、孙红丽,河南家长卢卫卫、马泽民、刘凤琴,北京家长李玉芬等来自全国各地的疫苗受害者家长聚集到国家卫生部门口上访请愿,要求“卫生部出示中华医学会的鉴定报告”,“给受害儿童一个说法”。“卫生部今年4月的新闻发布会上,不是已经公布了鉴定结果吗!?为什么至今不给我们一封鉴定报告呢,山西疫苗家庭没有一户得到卫生部的鉴定报告。”
“国家给我的孩子做了鉴定,我有权利得到一份鉴定报告吧!”

6月25日上午10时左右,仅一岁的疫苗受害儿童、卢卫卫女儿卢佳润病情发作,连续抽搐十多分钟。上访家长要求卫生部将卢佳润送医院进行救治,卫生部一官员让家长自己送去。家长们表示没钱,那官员回答:“现在医院有先治疗再交钱的。”
请愿两个小时后,即上午11时许,卢卫卫及其女儿被带入卫生部信访办。卫生部信访办答应“去河南商丘处理此事”,并且给商丘市卫生局写了一封函。“……我处张处长将于6月26日晚抵达商丘,参加联合接待。约定联系人:梁园区CDC于**,13937015221。”

于是6月26日,卢卫卫及妻子姜娜娜带上女儿一起回商丘老家,等待事情的处理。然而6月29日,卢卫卫再次进京上访,因为“事情根本没有处理”。
任姬凤表示,此后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家长们多次到国家卫生部门口去上访请愿。
6月28日上午10时,8名疫苗受害者家长又来到国家卫生部门口。当天中午12时14分,易文龙给妻子任姬凤发了短信:我们被警察带走。下午14时左右,易文龙又打电话给妻子任姬凤说,自己被带到北京公安局西城分局展览路派出所。下午17时左右,8名家长全部被释放。

6月29日上午10时,7名家长继续到国家卫生部门口上访请愿,并打出 “为全国儿童健康权益、为疫苗受害儿童向卫生部讨说法”的标语,喊出 “要见陈竺部长”的口号。
29日上午12时,易文龙在卫生部门口碰到了家乡洪洞县万安镇卫生院院长洪奎(音),对方说去卫生部报到。
6月30日家长们继续去国家卫生部门口抗议请愿。上午11时左右,一菲律宾记者来采访这些家长。在卫生部门口往西20米处,两个警察把家长们赶走,并质问“你们接受什么采访?”
“中国疫苗受害者请求支援”
7月1日上午,疫苗受害者家长们来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访,无人接待,并与一工作人员争吵起来。
当天下午,8名家长又先后来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打出“中国疫苗受害者请求支援”的标语。对方表示,“疫苗事情还要当地政府处理”。
7月2日,家长们再次去卫生部门口上访请愿。卫生部给每位家长发了一份红头文件。称:从2010年6月25日起,你们连续多日到我部机关门前聚集,……为此,特请你们依法维权,按照《信访条例》的规定,携带相关材料到我部人民来访接待室反映问题。

任姬凤表示,早在2008年易文龙就向卫生部信访办、国家信访局反映了情况,并递交了相关材料,一直没有任何结果。
(7月21日晚23时许,山西疫苗举报人陈涛安对我讲:“王老师,易文龙和高二清去卫生部索要专家鉴定结果,卫生部拒绝提供。易文龙和高二清在卫生部门前被警察抓了,高二清的眼睛被打伤了。”“关于易等人的事情,我向山西卫生厅反映了,指出卫生部拿不出鉴定报告,说明今年4月6日卫生部的新闻发布纯粹是无本之木,是对广大疫苗家庭及全国人民的欺骗。目前该事件已被国际媒体关注,建议他们立即解决赔偿问题,否则将承担事态恶化的责任。”)
7月3日,家长们分别给卫生部信访办邮寄了书面材料。
并且7月4日,杨玉奎、孙红丽两位家长去卫生部信访办反映情况。
7月4日当天,易文龙接到卫生部信访办的电话,说山西洪洞当地政府人员要和易文龙谈话。同时,其他家长也陆续接到家乡政府人员的电话,要求家长们“回去处理问题”。
7月5日上午9时左右,孙红丽等7位家长到达国家信访局。“因担心被地方政府人员截访回去”,他们并没有递交相关材料。
任姬凤回忆,7月6日、10日、11日家长们在住处休息;7月7日、8日、9日、12日又去卫生部门口上访请愿。
这些天,只要家长们出现在卫生部门口,半小时后就有警车开来,因担心被抓,家长们只好离开。同时,每一次抗议请愿活动,卫生部都会派人进行摄影摄像。

请看原文:疫苗受害家长卫生部门口被打骨折真相

2010年7月24日, 1:07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