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溃败,我们是麻木,还是无奈?

虽然人均GDP已经超过了3000美元,但我们却一方面处于发展的黄金期,另一方面又处于矛盾的凸显期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中国人正在习惯的50个异常现象中,我们首先能归纳出的是“矿难频发”、“百姓跪访”等不断出现的社会问题。这些现象实质上是社会矛盾尖锐化的体现,至少 反映出两个矛盾:一是贫富悬殊、;二是官民隔阂、甚至对立。

消除矛盾需照顾各阶层利益

虽然我国人均GDP已经超过了3000美元,但我们却一方面处于发展的黄金期,另一方面又处于矛盾的凸显期。民众对贫富悬殊的不满、对腐败的 深恶痛绝,往往使得一些个别事件,迅速发酵扩大,最终形成某种程度的群体行为和事件。当然,对矛盾的宣泄可能是心理上的,比如上网发发牢骚;也可能是行为 上的,比如频发的群体性风波等,后一种类型自然对社会公共安全产生了极大的危害。

我最近正在进行有关“两极分化”问题的调查研究。有91%的人认为中国出现了两极分化,近四成的民众认为两极分化在北京奥运会之后只会加剧和 扩大。这其中有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本身的问题,也有先富政策的原因,已使我们在上个世纪末提前出现了两极分化。

既然分化已经形成,完全消除它须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且不能采取过去“打土豪、分田地、均贫富”的政策。在避免社会因矛盾加剧而出现不 稳定因素时,我们需要做好三方面的工作。

第一,提高底层民众的收入,让底层民众看到生活的希望。第二,壮大中产阶级队伍,使中产阶级个体坚强、整体成熟。上世纪的中国中产阶级心态比 较优越和自豪,但现今由于过高的房价,变成了一个个“苦奴”心态,比如成为“房奴、卡奴、车奴、孩奴”等。所以,如何培养和加强中产阶级队伍建设,如何扩 大他们的收入,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工作条件,是当务之急。第三,要限制高管和富人的收入,保护富裕阶层靠正当合法途径获取的合理收入。当然,这方面工作怎样 不触及社会敏感的神经,需要高超的艺术。

感性文化要向理性文化转型

除了上述提及的“”,我们也发现生活中有一些令人感到无可奈何的现象,包括“铁路春运一票难求”、“油价涨多跌少”等在内。虽然“一 票难求”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农民工、学生等流动人口过多,社会运力不够,但不能否认特权垄断和部门“潜规则”加剧了这种状况。因此,改变或防止这些现象继 续出现需要国家能够及时治理住官僚部门的不正之风。

这又回到了官民矛盾的话题。改革的对象有行政部门、有垄断部门,还应该包括国有垄断企业。有些中国的事情可能老百姓看不懂,因为它们不符合市 场供求规律。例如,油价涨多跌少肯定不符合规律,因此包括我也会怀疑,是否背后还有人为操纵的迹象?

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追求利益是企业的既定目标,但如果这一目标也同样适用于地方政府,就会带来新的问题。

我们看到“雨后城市习惯性瘫痪”、“不是在修路,就是在准备修路”,这说明城市建设缺乏规划,不少地方政府为了追求政绩和人为的城市化水平, 不断盲目进行扩张。为了领导政绩而不考虑子孙后代是否有可持续发展的资源,这暴露出当下地方政府喧嚣浮躁、不按科学规律办事的弊病。

而这种“喧嚣”的氛围浮现在整个社会的各个角落,人们追求金钱拜物教,追求感官刺激,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信仰了。

最好的例子来自各类相亲节目中的“拜金女”宣言,来自不尊重历史的戏说剧成风,来自学术腐败、“艳照门”……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文化都属于感性 文化,追求娱乐化。所以,现在迫切需要向理性文化转型。我们要重视价值体系建设,特别是古代的文化价值体系,譬如礼仪廉耻,这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则。只有这 么做,才能引导人们去找寻真正的幸福。

请看原文:
社会溃败,我们是麻木,还是无奈?

2010年7月23日, 4:23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