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明理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2010-6-25

据《凤凰周刊》2010年第17期报道,毕生坚持写日记的蒋介石,给中国,也给世界留下了极其丰富翔实、独一无二的珍贵史料。《蒋介石日记》将最早今年年底在台湾出版,复旦大学也正在积极争取大陆版的出版。

而蒋介石日记的原稿,已由蒋介石日记连带蒋经国日记的保存者蒋方智怡(蒋经国三子蒋孝勇之妻),考虑到“保存管理的能力以及学术环境的公正与否”,于2005年初,将之交付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保存,暂存50年。

细细回味,这样的情况真叫中国人汗颜!

我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我是从蒋介石这个人物及其日记的历史地位、研究价值方面说这样的话的。

蒋介石是哪国人?是什么样的人?当然是中国人,而且是不一般的中国人。他是中国国民党的已故领袖,也是当年中国领导抗日战争的中坚力量,是曾经的中华民国总统。

这样一个历史人物留下的日记,放在哪里最有意义?放在哪里最有研究价值?什么地方的人会对他最感兴趣,最想研究?放在哪里最有利于历史研究?当然都是中国!

那不远万里、风尘仆仆、耗资不菲的第一批赶赴胡佛研究所,但对之不能拍照只能手抄的中国社科院教授、民国史专家杨天石先生,以及来自台湾的一些研究者,应该对此最有体会。

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本来都应该能给蒋介石日记手稿留个最安全的地方,作出最有意义的保存的。

然而遗憾的是,蒋方智怡女士衡量了“保存管理的能力,以及学术环境的公正与否”之后,将日记手稿选择了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存放。我等遗憾之余,又不能不佩服蒋方智怡女士选择的明智。

作为蒋家后代,对日记的最大愿望是什么呢?是日记能安全完整保存,公正对待,并能体现日记的最大历史价值。

蒋介石出生于浙江奉化,大陆是蒋介石的根。按中国人叶落归根的传统,蒋先生及其日记手稿等遗物的最好归宿,应该是大陆。

大陆这边的“保存管理能力”应该也不差。领导人写过的一块黑板字,都会想方设法、不计代价打算作“文物”保存下去,一具尸体都能保存“鲜活面容”三十几年了。日记手稿的保存,应该比之方便得多。

但是,蒋家后人敢将日记放在大陆吗?时至今日,“”三个字在大陆这边,仍然是意识形态化了的负面符号。大陆这边的诸多历史记述,基本还是“胜王败寇”的历史,蒋介石的著作从未曾公开出版过。

其实岂止“蒋介石”?大陆这边1949年后自己的既有历史,至今还有诸多“敏感”区域。巴金老人建议建个“文革”纪念馆,获得舆论热烈支持,但最终没有下文。很多历史档案早过了解密期,却仍是“”就是不予解密。很多历史痕迹,有人都恨不得完全抹去呢。

前执政党总书记的谈话记录、前新闻出版署署长的著作,都不能正常出版,前总理的日记都不能出版。

这样的环境,不用说蒋家后人,就是一般大陆人,都不会相信,大陆这边会有什么地方,可以有“公正的学术环境”以存放蒋介石日记。

那么,蒋家后人敢将日记放在台湾吗?历经一系列重要变革的台湾,学术环境当然比过去要开放、宽容,也公正得多了。但是,台湾如今已是民主宪政、政党轮替的社会。这固然是台湾的进步,但台湾也有一些人士,因此而巴不得将蒋介石彻底打入另册,“去蒋化”、“去中国化”,以谋取政治利益。台北中正纪念堂牌匾被拆,不就让人记忆犹新?

如此看来,确实只有美国才是当前蒋介石日记的最佳存放地了。但是,自己国家自己民族的历史记录,要靠美国人才能寻求公正,保持公正,这难道不足以让这个国家的人们汗颜?!

真诚、坦荡地直面自己的既有历史,直面历史每一个客观真实的组成部分,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成熟理性的重要标志。

中国人要学会诚实、坦然面对自己的历史,面对自己的历史人物,真正尊重、爱护自己的历史文化,还要很长一段路要走!

这也不能不令人想到敦煌文物的保存,当年被斯坦因等西方“探险者”、“掠夺者”,“不择手段”运到西方的文物,绝大多数在各大博物馆保存得好好的,而留在中国的敦煌文物,却因战火、盗贼、贪官,烧的烧、偷的偷、吞的吞、毁的毁、丢的丢。

如果说,敦煌文物的遭遇体现的是一个民族的短视和功利,那么,蒋介石日记的遭遇则体现了权力者的狭隘与自私!

蒋介石日记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是暂存50年。50年后,大陆或台湾,能以“学术环境的公正”
迎回蒋介石日记,并在某一处存放并公开吗?

请看原文:
蒋介石日记的归宿,让中国人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