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中国被问到,你有什么倾向,我毫无疑问地愿意 被归纳到那个被称作“自由主义者”的无形的价值观同盟。这个群体有很多的差异,尽管他们在中国因为对政府的独立批评立场,所以被贴上“右派”标签,但如果 放在西方的知识分子光谱中,他们又很大的差异,有的可以被归为左派,有些是右派,但他们都有共同珍视的基本价值底线,并且我完全清楚和认同,从胡适,殷海 光到今天的贺卫方,秦晖这些有“自由主义者”头衔的同道所代表的信念和追求是什么?并且希望我或者我的孩子,能生活在那个愿景被实现的社会中。曾有一次一 个“中国新左派”说我是“死硬的自由主义者”,我为此深感荣幸。

不过荣耀总是伴随着压力,在今天的中国做一个“ 主义者”,不得不经常应付一些很难解释清楚的纠缠。在经常性的辩论中,我渐渐感到在中文的语境中“”或者“自由与民主”这样的提法,蕴含着内在的 逻辑矛盾,很容易被社会所误解,甚至误导阻碍我们迈向那个真正追求的境界。如孔子说“必也正名乎”;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的家”,在我看来,在中国使用 “”,这个词是含有陷阱的,尤其在传播和需要像其他人解释的时候总有一种别扭,很难清晰标志我们所指向的那个存在。

Freedom不等于“自由”, liberalism不等于“自由主义”。

……

请看原文:
收藏郭宇宽从符号学视角理解“自由主义”话语的中国困境_鄢烈山的博客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