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粉丝们的漫长等待后,知名的博客作者和作家韩寒的新杂志于上周二(7月6日)开始在全国发行,它的发行却引来了一些体制内作家的嘘声。

韩寒这本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杂志,取名《》(英文作“Party”),自7月1日在卓越网(amazon.cn)预售以来就稳占销售榜首(见周二《环球时报》的报道)。然而,一些生于80年代的写作者,包括张一一、独孤意(笔名)、许多余、秦贵育、林萧、远观等,联名发起倡议呼吁读者拒绝韩寒的“伪文学”。周二,这份倡议发表在独孤意的新浪博客上。

他们在倡议中说《独唱团》里的文字做作、“粗制滥造”,并认为韩寒的“进步独立”形象是一种欺骗、追随他的粉丝则是疯狂的,认为这种“膜拜”是一种“丑陋”的文化现象。

“这些人是谁?我从没听说过这些所谓的作家。”一位叫“无极”(音译)的互联网用户在百度贴吧里这么回复。

周二,张一一对环球时报的记者说:“我没有读过《独唱团》,不过你要了解一个厨子的手艺,也没必要尝遍他烧的每道菜了。”张现居北京,他正在推广自己的新书。

独孤意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只读了这本杂志里的几篇文章,“我的理智告诉我远离这些粗劣故事,这是一种习惯。”

然而,在看过独孤意“抵制”中提到的写手“许多余”发在新浪博客上的文章后,我们发现他订了120本《独唱团》,“(我买这些是)为了支持韩寒,并把它邮给移民国外的小孩儿,让他们早点儿感受先进文化。”远观也否认自己抵制韩的杂志,在博客中他只是说“《独唱团》还能再猛烈些。”上面提到的抵制团,并无其他人在周二提及韩寒的新杂志。

独孤意对环球时报的记者说:“我们达成了一致要抵制韩寒。不知为何他们一些人又拒绝这个抵制声明。”

周二我们联系韩没有得到回应。

这本杂志几易其名,从《文艺春秋》、《文艺复兴》、《我是青年》,到最后确定《独唱团》,根据中国网的资料,它由最初的2009年3月发行一直推迟到了现在。《上海早报》报道,《独唱团》的一拖再拖是因为出版方对内容的严格审核,但是韩寒对媒体说,杂志的内容已经比他的博客缓和了。韩寒经常在他的博客上对社会时事发表犀利评论。同样据中国网的报道,《独唱团》从相关部门得到国际标准刊号(ISSN)的艰难过程也延误了发行。

独孤意背景简介: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哈尔滨市八卦掌研究会会员

请看原文:
韩寒我们也不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