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在分化中寻求共识

http://www.sina.com.cn2010年06月26日央视《环球财经连线》   本次G20峰会面临复杂的经济形势。参会的各主要经济体会提出哪些诉求和主张? 相关话题我们马上连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和正在上海的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   巴曙松:G20在分化中寻求共识   主持人:   相比前三次峰会,这次G20峰会各主要的经济体的诉求是一致的吗?主要存在哪些不同的主张呢?   巴曙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实际上跟前面三次峰会相比,这一次的国际经济金融环境出现了非常显著的变化。在无论是从华盛顿峰会还是伦敦峰会或者匹兹堡峰会,当时国际金融危机冲击还非常大,所以各国在这个环境下比较容易达成一致,那就是共同地单向地进行经济的刺激。但是到这一次峰会召开的大的背景,不同国家它的经济复苏这种分化非常地显著,这也使得我们既看到在发达国家内部,就是我们这次召开会议的加拿大,它最近刚刚加息,我们也看到澳大利亚连续六次加息,但是欧洲五国债务危机不断地在恶化。在欧盟内部也是这样,德国的经济复苏非常强劲,但是南欧的这部分经济波动非常大,所以在这个分化的环境下,再寻找共识,应该说是这次峰会里面非常大的一个主题和挑战。   哈继铭:经济复苏较明显国家可以考虑退出刺激政策   主持人:   哈先生我们想请教一下,您同意巴所长的看法吗?   哈继铭(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我基本上同意刚才巴所长所说的。我想在这里再稍微补充一点,我觉得各国都在通过他们认为正确的方式来提振市场信心,我觉得眼前市场对于政府,对于经济的挽救的能力和两年前相比,应该说是更差了。因为两年前,那个时候许多国家的财政状况还是比较良好,大家知道,一旦危机的问题演化到非常严重的程度的话,政府是有一定的能力来挽救经济的。但是到了今天,许多国家都是债台高筑,尤其是发达国家,而有些发展中国家由于他们的刺激政策,要把资产价格泡沫吹起来,所以他们知道政府接下来的政府回旋空间和余地是明显减小了,所以一旦经济出问题,他们觉得政府是很难进一步来挽救的。所以我们看到欧洲认为正确的方式是削减开支,以提振市场信心,用财政状况逐渐转好的方式来提振市场信心。而美国所主张的方式是,通过进一步的维持刺激来提振市场信心。在这两个方面,我觉得我个人是比较赞同前者的,我觉得中国可能也是需要用一些比较审慎的宏观政策,尤其是看到经济复苏已经是比较明显的情况下,应该考虑适度的退出。   主持人:   那么就像刚才两位所说的,跟前几次峰会不一样的是,这次要讨论的是退出刺激政策的问题,我们想知道,美国在这个议题上的态度并不一致,那么其他的参加国的立场是什么,如何来协调,哈先生您先说一下。   哈继铭:   我的感觉是,在一些国家,他们的复苏的程度比较明显,复苏的迹象比较显著,复苏的基础比较巩固的这种情况下,应当考虑逐步逐步地,并且是先于其他的国家来退出这种刺激。因为再进一步刺激的话,可能更会伤害市场对于整个国家的未来宏观政策回旋余地的这种担忧和顾虑,反而是适得其反,因为已经是债台高筑了,再用加大债务的方式来刺激经济的话,我相信人们的信心将会进一步受到损伤。发达国家债务负担普遍来看都是比较高的,美国很快占到GDP100%,欧洲一些南欧国家占比就更高,一些发展中国家目前看来这个比例还不算特别的高,从中国来看,我们国家的债务占到GDP也就20%,如果把地方融资平台这一块算进去的话,加起来也该在40%、50%左右,相对还是比较稳健的,所以我们依然是有比较大的政策的回旋空间,但是,我们同时也看到,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今年我估计全年能保持在9.5%左右,应当说是相当快的,在这种背景下,我觉得我们应当是执行比较适度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并且要保存我们的未来在必要的时候调控经济的那种实力和能力。   主持人:   好的,巴所长您的观点呢?   巴曙松:   正如刚才我们说这一次峰会的背景,就是全球不同国家的分化,这种分化使得复苏的力度、强度有很大的差异,那么这就使得不同国家在分化的基础上所采取的这些退出策略差异也非常大,刚才哈继铭博士谈的发达国家退出的差异,实际上在发展中国家、在新兴经济和发达经济这之间退出的差异也非常大,或者换句话说,发展中经济、新兴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实际更多的是怎么防止经济过热,怎么防止通货膨胀。对于怎么防止资产泡沫,那么对于我们这些发达国家它的任务可能更多的是怎么防止债务危机,防范通货紧缩,所以这种差异也就使得整个新兴经济体的阵营和发达国家经济体的阵营差别很大。发达经济体内部的,无论是美国、日本它的相对复苏比较好,在整个发达国家里面,这次会议的召集国加拿大复苏比较强。但是欧洲的分歧也非常大,所以这种分化使得退出的差异很大,这种退出同时也会加大我们整个金融市场的波动。因为美国、欧洲这种退出的节奏差异会导致美元、欧元的汇率大幅度波动,而美元和欧元在国际金融体系里面是非常重要的主导型的货币,其它很多货币通过不同的形式来跟住这两种主导货币,所以这也反映了现存的国际货币体系一个重大的缺陷。这两个主要的货币大幅度波动,就使得发展中经济体的整个汇率波动在加剧,也导致国际资本流动在加剧,所以这样一种状况分化,会进一步加剧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所以与其去讨论哪一个国家的汇率是不是合理,还不是说要重点讨论怎么样完善国际金融体系,所以就像这次会议的主题所说的,两个主题,复苏和新开端,复苏就是怎么把应对危机的这个复苏的趋势延迟下去,而新开端则是我们怎么在完善金融危机这个过程中暴露出来的缺陷,我们来找一个新的金融体系完善的方向和趋势。   主持人:   好的,感谢二位,我们稍候还会就其他话题和二位进行探讨,谢谢。   美参众两院达成金融监管改革最终草案   经过长达21个小时的马拉松式谈判,美国参众两院在25号清晨,最终就各自版本的金融监管改革方案达成一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当天表示,他对国会当天早些时候达成金融监管改革最终草案表示满意,他认为这一改革将使华尔街自负其责,并且防止类似金融危机再次发生。   根据最终草案,为清除导致目前危机的各种系统性风险,美国将把监管触角伸到监管市场的各个角落,大至大金融机构的运作、并购,小至抵押贷款的发放、信用评级的制订,以及各种衍生工具的交易等,都将在监管之列。另外,美国政府还将对资产超过500亿美元的银行和一百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征收特别税,预计未来十年可收税190亿美元。此外,法案还确定将成立一个专门的消费者金融保护机构,与之相关的信用卡、抵押贷款、个人储蓄等金融产品和服务,都处在该机构的监管之下。根据相关日程,参众两院联席委员会整合完毕后,经改方案将返回两院做最终审议,之后被送交白宫,由总统奥巴马签署彻底法律。许多美国议员表示,最快有望在7月4日美国独立日前完成所有相关立法程序。奥巴马说,国会达成的金融监管最终草案,90%的内容与他原先的主张一致,他认为,国会最终会批准这一大萧条以来最严厉的金融改革。   美国总统奥巴马说: 这份经国会百般推敲并获得通过的金融改革法案,将让华尔街承担起应该承担的责任,帮助我们避免金融危机再次重演,我们现在仍然在努力走出上一次危机的阴影。   连线巴曙松 哈继铭   巴曙松:向银行课税欧美目的不同   主持人:   那么美国跟欧盟的几个主要国家一样,赶在G20峰会之前就对金融机构征税的问题亮明了态度,就此问题我们继续连线一下两位专家。   巴所长,我们注意到,几天前英、法的宣布是要收银行税,而美国昨天通过的监管法案表示,要对对冲基金来征税,这两种税最本质的不同是什么,表明了什么样不同的监管思路吗?   巴曙松:   这些措施都是在危机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之后,各国对金融体系进行完善、金融监管进行完善的具体举措。在欧洲来说,它是希望通过银行现在承担的这些风险,我对你征收税收,将来如果出现风险的话,那么你用你自己来承担这个风险所发生的后果,而不用纳税人、政府来注资,这样能够约束大的金融机构防止它过度的扩张。我们看到英国、德国、法国是极力主持推动这个方案。美国对对冲基金更多的是对这些原来的监管范围之外,而没有得到很好监管的所谓影子银行系统,它是像影子一样存在金融体系、银行体系之外的,怎么把它纳入监管体系,约束它的杠杆率。所以欧美采取这些措施方向都是为了降低整个大金融机构的高杠杆率和高风险,以及风险约束不对称,但是着重点存在一定的差异。   哈继铭:中国目前无需征收银行税   主持人:   好的,那哈先生您的看法是什么?   哈继铭:   刚才巴所长对于欧美的不同的提案提出了他的看法,我基本上赞同了。我想谈一下对于中国的金融业和银行业的一些看法。我觉得中国可能没有必要征收这样的税,因为中国的许多金融方面的问题通过加强监管,我相信是可以得以解决的。比如说我们前段时期贷款发放比较快,一些地方融资平台的贷款征收尤其比较快,这些都是可以通过对于银行贷款的管理和监管,从宏观和微观层面上双管齐下,得以控制的。而且我国银行业其实税收并不低,除了交所得税之外,还有营业税,其实是双重收税的,我国的资本市场的税收我们国家有印花税,许多国家尤其是一些发达国家还没有印花税,即便我们的房地产也是有五年内买卖,也要征税的这么一个规定,而许多其他国家甚至没有,即使有的话也是一两年的限制。所以我国在税收这个环节上面,应当说是走得比较全面的,我们应该更多的加强监管。   主持人:   哈先生我们知道您是就职于金融机构,在您看来,这个税一旦开征的话,对于金融机构的经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哈继铭:   如果西方国家开征这个税的话,我觉得可能会产生一种西方国家的一些金融企业更多的到发展中国家,到中国这样增长较快发展中国家来开拓发展空间的可能性。   主持人:   好的,我们再听一下巴所长的意见……   央视《环球财经连线》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Go here to see the original:
G20在分化中寻求共识

2010年7月1日, 11:5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