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俗文化”是文化专制监管体制下生产的畸形怪胎(转载)

 

              
作者:刘小波  来源:博客中国 
2010-08-08

 


             
一些媒体将矛头指向了郭德纲。(资料图)

 

   
继媒体和电视台捧红了赵本山、小沈阳、凤姐之后,出了个“缺德艺人”

 

   
郭德纲“在其别墅后面圈占公用绿地,引起居民投诉。电视台记者前往公开拍门采访,被其徒弟打。事件曝光,郭德纲在其相声晚会上,指骂其邻居“穷人”,称其徒弟为“民族英雄”,指记者为“妓女”,说当年一手捧红他的〖北京电视台〗为“龌龊单位”。

 

   
恰逢胡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掀起全社会“反三俗”,郭德纲成了中国低俗文化的第一个“祭品”。

 

   
媒体风向一转,指责郭德纲为“缺德纲”。央视给“缺德纲”下的结论是:“在这个行业的精华与糟粕之间,他留下了糟粕;在这个行业的正气与江湖气之间,他选择了江湖气;在个人的私愤与公众人物的责任前,他习惯性地倒向私愤。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

 

   
依我看:政府需要的是“弘扬主旋律”,而“主旋律”音调单一、思想陈旧、迂腐,虽有国家俸禄予以支持,却难以得到民间公众的认可。

 

   
相反:从文学作品到影视文化、从平面媒体到网络,敢于直面人生困境、揭露统治者无良霸气,以及社会阴暗面的文艺产品和新闻,不是无处发表,就是流亡国外、甚至胎死腹中。

 

   
杨恒均先生说:他的政治间谍小说“政治与思想内容删除殆尽”,在国内还是无法发表。遭遇这样经历的作家、导演、艺术家太多了。

 

   
我说:“历史上有没有被埋没的作家?肯定有。”——在中国,不仅仅是埋没优秀的艺术家这么简单,而是不让你活得自在一些;甚至是:不让你活。

 

   
倘然不是编辑无良,而是体制禁锢,那么:这种状况就不会改变。

 

   
高行健先生去了法国,他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在中国,高行健的许多作品不被认可,要么干脆被封杀,无法出版发行。

 

   
中国会出亚历山大·
索尔仁尼琴这样的大师吗?白日做梦。即使有作家写出了中国特色的《古拉格群岛》,也会被枪毙的,这是明显摆在中国作家面前的“常识”,可悲可耻的现状。

 

   
谈中国文化,所谓的“禁区”太多了,这是现行体制下你根本就无法想象的迷障——无法逾越的禁区。

 

   
于是乎:“三俗”文化风靡还奇怪吗?当整个社会只能在权势和金钱构筑的牢笼里挣扎时,大众娱乐不歇斯底里才怪呢。

 

   
西方也有大众娱乐,可是,人家的“主旋律”与中国不同,人家思想无禁忌、批评无压制。一句话,民主、开放、自由。还有妥协下的合作,宽容。这些,中国一条也不具备。

 

   
看看,文化部长也来反低俗了。对于低俗化产生的原因,蔡武部长认为:

 

  
“一是,市场导向的负面影响。随着市场经济发展,追求商业利益最大化,以最少的付出获取最大的经济报酬,成为一种价值追求。这是市场规律的体现,但也不可避免对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产生影响,期望一夜暴富,浮躁风气、快餐式创作流行起来,这些因素不可避免地对艺术创作产生消极影响。”

 

   “二是,受全球艺术发展趋势的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发端的由精英文化向大众文化、从严肃艺术向娱乐文化发展的倾向影响越来越大,并迅速向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扩展。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同时出现低俗化、庸俗化的东西。”

 

   “三是,文艺批评流于形式,助长了低俗化的趋势。目前,文艺批评状况堪忧,健康的、正常的文化批评式微,对低俗、消极、混乱等不健康不正常现象不进行客观批评,或不痛不痒,击不中要害,批评缺乏针对性、实效性、公正性和权威性,有的甚至在利益驱动下作托,助长了低俗之风的泛滥。”

 

   
蔡武指出,各级文化行政部门对这种不良风气不能视而不见、听之任之,要积极发挥引导作用,善于发现、提倡反映主流价值、弘扬主旋律的作品,扶持、推广,典型引路。多用引导的办法,少用行政的办法,团结、带领艺术创作人员,逐步形成强大的良好的创作风气。

 

   
自上而下,领导们带领群众反低俗当然是好事。只可惜,对于低俗文化产生的原因,文化官员依然在推卸责任……至于开出的“药方”,也难以治本。

 

   
大禹治水,梳而导之。封杀、审核、枪毙,政府打压了“严肃文艺”,自然“庸俗、低俗、媚俗文化”籍此泛滥。

 

   
——敞开了说:“低俗”恰恰是文化专制监管体制下衍生出的畸形怪胎!

 

   
那么,该怎么办?!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