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父亲”让谁蒙羞
 

 

虽然城市化是时代潮流,但农民工们依然会像候鸟一样,“暴走”于被人为割裂的乡村和城市之间。

一名在汉打工的陕西男子为省钱给儿女交学费,竟然步行从武汉回家。钱某走了四天四夜,在
高速公路被巡逻民警发现他,幸而获得帮助。(《武汉晚报》8月23日)

这则令人心酸的新闻让人想起“父爱如山”这句话。为了省钱给儿女交学费,星夜兼程四天四夜,怎不令人为父爱的伟大而感动呢?

但“暴走父亲”让人在感动之余,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他为什么不坐飞机火车汽车回家?因为工资没领到。工资为何没有领到呢?因为劳资纠纷。而这种劳资纠纷在国内何其多也,所谓拖欠农民工工资,正是这个事件的一个正解。这位父亲恐怕正是农民工中的一位,他像千千万万的农民工那样,工钱被拖欠,被逼无奈,只好在象征现代化的高速公路上暴走回家。而因为拿不到工钱为子女学费发愁的父亲,我们见的少吗?

这位父亲还是一位在城市的打工者,子女和家庭远在千里之外的农村,那么,他还是留守儿童的父亲。虽然城市化是时代潮流,但农民工们依然会像候鸟一样,“暴走”于被人为割裂的乡村和城市之间,父子不能团聚,夫妻不能团聚。

虽然暴走父亲只是个人命运里的极端事件,但他的身上却饱含时代元素:被割裂的城市和乡村,发展成果没有被公平分享,被拖欠的工资,等等,如果经济发展没有公正的制度所保障,如果经济在超速发展的过程中社会公平被抛在一边,那么,一些人暴走于高速公路上回家,也就不令人意外,甚至有一种必然性在里面。

暴走父亲,在令人感动之余,更当催人思考,尤其是对于权力部门,如果政府的执法更严些,拖欠工资的事会少些;如果人为的壁垒少些,父母和孩子就能一起在城里生活;如果发展更协调些、更公平些,人们就会自由迁徙,四处安家,怎么会像候鸟一样,随“季节”奔走于乡村与城市之间呢?“暴走”于大地上的父亲,不仅令人感动,更应当令人羞愧。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