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大都市上海,未收楼的高层住宅一声轰隆,脆脆的倒下了;被富裕,全国,统计显示——全国人民都富裕了;盐坚强,一句上世纪70年代的调研——全民缺碘。一直补到这个世纪,我们到底得罪了谁,为什么要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承受如此之事?

国家富裕了,国际地位提高了,我们中国人说话的嗓门都可以大一些了,毫无疑问,在建国60年之际,中华民族可以骄傲的,大声的跟全世界说——我们站起来了;

比秦始皇他爷爷还老的农业税取消了,全民保障制度开始建立了,毫无疑问,在建国60年之际,我们可以大声的,骄傲的跟我们的祖宗们说——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美好了。

站起来了,生活美好了,但是我们的房子越来越脆了,钢筋水泥比不上老祖宗的土楼;老祖宗们需要补碘的时候缺碘,我们现在不用补碘了,但是却买不到不含碘的盐,即使是拿着大夫们开的证明,既是我们真的不用再补碘了,我们也照样得跟着大伙一起补碘,因为食盐,这个秦始皇的二爷爷开始就实行的专营制度,废除起来确实很难。盐局长要钱,盐总经理也要钱,社会发展谁都要钱啊!

古语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这个“道”上,我们的石油,因为国家战略,打仗所需,要垄断,我们的烟草,因为税收,国家要干事业,需要专营,我们的盐呢?为什么也要专营呢?在我们随处可以买到豆腐的时候,在我们随处可以买到烧饼的时候,都是食品,在21世纪的今天,真的还有专营的必要吗?我们ZF的执政能力不能解决一个区区的“盐”?我们的ZF不能做到满足需要补碘的补碘,不需要补碘的则不补碘吗?非也非也,盐道是我开,碘盐是我栽,若要吃到盐,就必须加点买碘钱。况且,还能披着“食盐专营”的外衣进行盐业市场执法管理,把各种非食用盐的盐产品都纳入“食盐”市场来垄断经营又何乐不为?

楼脆了,楼价坚强了;碘盐坚强着,甲亢继续着;荷包空空的,我们被富裕着。天哪,我们到底得罪谁了,要我们忍受如此之事?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