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曲和藏族有关吗?”


这几日总是谈及舟曲泥石流。有朋友问:“舟曲和藏族有关吗?”

这个疑问想必在许多人心里存有。但如我,即便知道不但有关,且本来就属于,源远又流长,可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所以我在推特上说过,舟曲在藏文化区域中,也是一个相当边缘的所在。

从网络上找到一些相关图片和资料,选发在我的博客上,也算是对这方面知识的补习,但仅仅是十分肤浅的补习而已。

想起来了,舟曲藏人的服饰,与丹巴、松潘附近一带的藏人服饰是很相近的。但舟曲女子胸前的大银盘,却似乎是独有的。看上去不像是嘎乌(护身盒)而有些像盾牌。可是为何会有这样一个状如盾牌的银盘呢?莫非图博(吐蕃)金戈当年,女子也从戎?

本帖中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恕不一一注明,在此致谢摄影者。这些关于舟曲各地藏人服饰、节日与寺院、风土的照片,虽不足以展示全貌,却也让我们看见了舟曲的藏文化之美。

八楞服饰。

博峪服饰。

拱坝服饰。

插岗、拱坝片区服饰。

南山服饰。

上河服饰。

武坪服饰。

峰迭乡好地坪村的藏人过年。

立节乡藏人表演“多地”舞。

巴寨朝水节。

博峪采花节。

武坪寺。

黑峪寺。

舟曲秋色。

舟曲牧场。

拉尕山风光。


有关舟曲藏文化信息:

一、在舟曲藏人尹永学的论文《浅论舟曲藏族及其语言》中:

舟曲县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东南部。东北与宕昌相邻,东南与武都为界,西南与迭部接壤。“舟曲”系藏语文中的“缬輭缴《翽”之音译,意为“龙江”,即“白龙江”之意相似,因江而得名,称舟曲县。舟曲藏族主要分布在白龙江上游两岸和拱坝河(白龙江一支流)两岸。舟曲县境内除东山两个乡纯属汉族,极少数乡为汉、藏杂居外,大部分乡均为藏族村庄居多,除极少数村庄汉藏杂居以外,绝大多数汉、藏村庄,泾渭分明,一般藏、汉不同一村居住,也不互相通婚。人口远远少于汉族,约四万多,占全县总人口十三万多的百分之三十二左右,而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三分之二以上。

……无论拱坝河流域的山后,还是白龙江中上游的山前地带,凡是藏族聚集的地方皆乃茫茫林海,苍松参天,杂木翠竹,珍禽奇兽四时出没的天然森林。因此,舟曲藏族生产大部分以农、林为主,同时兼营畜牧和狩猎。追溯其源,有关历史记载:西汉时期,于斯设置羌道县。因县境内为羌族所居,故名。“安史之乱”时期,吐蕃王朝为了扩展疆域,趁乱遣兵东征,一部分东征将士(部落)后来便留居白龙江两岸,与当地羌人和吐谷浑融为一体,繁衍为今天的白龙江流域藏族。据藏文史料《多麦宗教源流》也有记载:第三十三代藏王松赞干布时代藏汉交战频繁。有次松赞干布派出二十万大军,到达白龙江流域。后来吐蕃王朝不准他们返回西藏,于是便世代定居不来。因此,这里的藏族人民在语言、衣食住行以及习俗等方面和其他安多藏族存在着很大差异,但基本的文化上的共同心里素质是一样的。如藏语文的使用,宗教信仰,风俗习惯,地名称谓,人名等均表现出藏民族的共同心理状态。其作为藏族大家庭的一支成员,活跃在这一地区已有一千几百年的历史。

舟曲藏族的谚语中说:“一个地方一个话,一条山沟一种语”。……进入舟曲一带的蕃民(包括舟曲县周边地区,即迭部县下部、武都、宕昌二县的两、三个藏族乡)先后不一,地区各异,又经过了几百年的历史,几经变迁,使舟曲一带也出现了三个地方方言区:1、“山后方言”主要分布在拱坝河一带的拱坝、博峪、武坪、大年等六乡;2、“山前方言”主要分布在白龙江中下游流域的八楞、三角坪、江盘等六乡和武都、宕昌二县的几个藏族乡;3、“上河方言”主要分布在县城以上,即白龙江中上游流域的丰迭、立节、曲瓦、巴藏等七乡和迭部县下部几乡。如此看来,说舟曲藏语的藏族,不止于现有舟曲县境内的藏族人数,把周边几个县的个别乡藏族加起来,至少也有6—7万人。

二、在马宁撰写的《舟曲藏族服饰初探——浅议舟曲藏族服饰的分类及其文化内涵》中:

由于受经济发展、思想变化、民族融和等因素的影响,进入20世纪70年代,舟曲的大部分藏族男子已穿着汉装,现在则尽着汉装,笔者在舟曲县生活了25年,从记事起就没见过本地的藏族男子穿藏服,现在年龄在50岁以上的藏族男子基本上都穿中山装,年轻人的服装自然随时代潮流的变化而变化。只有藏族妇女还用传统的民族服饰打扮着自己,成为舟曲藏族服饰的主要承载者,为保留本民族文化作出了贡献。

发展到现在,走在舟曲的大小村镇中,除藏传佛教僧侣外,几乎看不见一个穿着藏服的藏族男子。男式藏服渐渐从舟曲消退了,人们不仅从形式上接受了汉装,更从心理上真正地接受了它。这也是现在中山装还在舟曲的中年人中有很大市场的原因,藏族男装只是在大型的宗教活动和政府举办的表演大会中出现,仅仅是藏族族属的标志而失去了日常穿着的作用。

舟曲藏族女式服饰的分类:(一)南山式:主要分布于江盘一带。(二)八楞式:主要分布于三角坪、八楞、池干、插岗等地。(三)拱、铁坝式:主要分布于拱坝、铁坝、大年一带。(四)博峪式:主要分布于博峪一带,内部又分为两大类:1、博峪河坝、第二坎式;2、博峪岔路沟曲曼村式。(五)上河式:舟曲县城西以上统称为上河,包括峰迭、立节、巴藏、憨班、坪顶等地。

三、在藏人葛.加洋加措的博客白龙江上:

在资料《安多政教史》里说:“土番王赤松地尊时期,为了扩大领地,由西藏派往成都这一带的士兵由于路途遥远,病、老、残、弱的士兵不能返回西藏,见白龙江流域一带气候适宜、风景宜人,就定居在这里了。”从语言学方面来说,舟曲藏语里有很多古藏语如:艾囊(有吗)、杂给贝给(藏族还是汉族)等等之类的。在从地名来说,舟曲藏区有“噶玛鲁”的地方,意思是没有听到命令(当时由于没有交通工具和通讯设备,所以没有听到返回的命令)。

有些藏族地区,还常听到有藏汉名字混合,即在藏名前加上汉姓,如李尼玛、杨邓珠、张达娃等,形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大致有三,一是受汉族文化的影响;二是与汉族通婚所致;三是20世纪初,四川总督兼边务大臣赵尔丰在西康南路改土归流,拟设县治,在康南定乡县(今乡城)仿汉族《百家姓》,集赵、帅、钟、孔、布等百字编成《定乡百家姓》。百姓承用某字为姓,便以此刻汉字图章发用,以避免差错。这就是甘南藏区舟曲、迭部、卓尼出现汉藏姓名混合使用的历史原因。

从哲贡巴旦巴绕吉的《安多政教史》(藏文版)中叙述来看:舟曲藏语具有卫藏地域特色 ,文化内涵和历史意义,是世世代代生活在独具特色的历史和文化地域的条件下形成的。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8月13日, 11:52 上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