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挂,是相声演员之间彼此戏谑开心取悦观众的一种手段。马三立
、赵佩茹在相声《卖挂票》中一下砸了杨宝森、侯喜瑞、尚小云和金少山等一排人的挂,但却半下也不砸自己。所以有人概括,砸挂,砸挂,专说别人闲话。

今天一早,朦朦胧胧从网上看到一大标题《袁腾飞们是如何从人变成“猿”的》,吓了一大跳,多少年没有看到这样标题的文章了,是不是在梦里。

《袁 腾飞们是如何从人变成“猿”的》发表在8月10日的《辽沈晚报》上,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郝洪军”。文章中除批判了袁腾飞“中国教科书纯粹胡说八道”,他颠倒黑白,肆意歪曲历史,嘲讽领导人……袁腾飞纵使妙语连珠,他因粗暴“绑架”历史,传递
低俗的道德观念,从而完成了自己从人到“猿”的退化过程外。还点名谴责了郭德纲“猥亵”现实,凤姐马不停蹄地四处走穴;“伪娘”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煽
情;芙蓉姐姐也扭着屁股四处推广自己处女电影《A面B面》;拜金女马诺兜售着自己的“初夜”……

且不去比喻什么袁腾飞、,那是另一码子事。说真的,凤姐、“伪娘”、芙蓉姐姐、马诺以上人等之俗咋俗也俗不过辽宁沈阳的“我是处男”的“小沈阳”。凭啥“小沈阳”就成了沈阳劳模“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别人就成了“三俗分子”?本博秦全耀认为,文章作者能把袁腾飞说成“猿”,那么咱也效仿一回,什么“本报评论员
郝洪军”,应改为“好护犊子”!

写到此时,老秦想起了相声中常有的砸挂,也许这篇文章就是一段相声,《辽沈晚报》砸挂,怎么能砸“小沈阳”?

还有一种解释,既然叫《辽沈晚报》,当然是先报别人别处,辽宁沈阳再说,实在顶不往,就“晚报”呗。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