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

  近些年我国不少博士遭到“博识”的质疑,认为名不副实。这大约与我国一些东西例如人民币贬值一样为人所鄙视。

  相比欧美而言,我国内地的博士教育起步很晚。1978年第一批18名博士生入学,4年后马中骐等6人获博士学位。应该说是自1981年1月1日正式实行学位制度以来培养出的第一批博士。改革开放后30年,我国迅速由研究生教育小国跨入世界研究生教育大国行列。截至2007年,我国内地累计被授予博士学位的竟达24万人、硕士学位多至180万人。

 

  早在2008年的4月,国务院学位办主任杨玉良就透露,“中国大陆获准授予学士学历的大学有700多所,美国有1000多所,但我们拥有博士授权资格的高校超过310所,美国只有253所。2006年美国培养出了5.1万名博士,中国大陆是4.9万名。到2007年,我们的博士人数超过5万人,2008年这一数字继续上升,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学位授予国家”;“仅博士数量年增23.4%”。也就说,2008年,我国的博士总数已经世界“老大”啦!难以置信我们“塔尖”教育20多年,就会走完了美国百年多的路达到“赶美超英”目标。可谓高等教育史上的“大跃进”——中国人就是厉害!

  不过让我感到惊奇的是:拥有世界第一“博士”的大国,为什么诸多专家、教授、学者“博士”们,竟然没出几个对当今世界科技有着显著贡献的人,更不用说有一人能获得那难以启齿、让国人想得头痛的“诺贝尔奖”了。

 

  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泡沫化效应”:在排除某种“特色”因素外,是不是我们的许多“博士”,原本就是一些“南郭先生”,或许还是徒有虚名的“冒牌货”?!

  难怪有教育学者曾质疑,我们当前国内的博士教育,不是首要功能培养学术人才,追求教育价值和学术价值需求,而是在满足社会对“具有博士学位人才”的需要。说白了就是对“博士头衔”的贪婪需要。这是导致博士教育规模迅速扩大、质量急剧下滑的关键所在。  

  同样。据调查,我国博士生导师面对博士生数量的飞跃显得力不从心应付了事,使得当下我国每名博士生导师平均要带5.77名博士研究生,高于国外每名导师带2至3名学生的比例。这还不算。许多导师“孔方至上”,让弟子“导师”弟子,自己独辟蹊径另捞外快。就像当年我女儿读大学,很难见到教授、主任授课,大都有留校学生或讲师代课,自己辛勤外出“走穴”。以致出现北京某高校生主刀把本校教授治死的悲剧发生。不久前,国务院学委下达22个博士学位授权学科点评估结果及处理意见,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中西医结合临床”等4个博士点被撤销博士学位授予权就是一例。如此教育,可想教育出来的“X士”的质量如何了。

  西方国家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淘汰率约为30%,而我们基本是零淘汰率。去年9月中科协一项调查显示,更印证了人们对博士质量的担心。该项调查对一直来令社会不齿和愤怒的“学术不端行为”,分别有39%和23%的博士认为是“值得同情”和“可以原谅”的。这种“宽容”之心着实让国人难以理解。

  近些年来,“导师”敛取学生科研成果、专家剽窃他人著作要点、教授抄袭别人文章造假、高官买取国外“野鸡学位”等等丑闻层出不穷。既说明世风日下无德无能的技穷,又折射“学位至上”的不择手段后遗症的连锁效应。所以有人惊呼:博士作为学历教育的“塔尖”层次,其教育水平不仅反映一国最高教育水平和科研水平,也影响着一国知识创新能力和学术水准。如此博士泛滥不仅难保博士生质量,还会带来博士生就业难问题,出现“高学历,低就业”现象。博士“泛滥”是教育界对社会的不负责任,对国民教育资源滥砍滥伐的社会病。

  这还不是要害问题的唯一。

  而另一个“博士泛滥”的危害,在于“学术权力行政化”。换言之,就是一些政府官员或企业高管利用职权,也出现大肆往硕士博士队伍里钻的特色社会下的普遍现象。

  我国曾经历文革前的“入党做官论”、改革初期的“文凭做官论”、改革中期的“职称做官论”和近几年的“学位做官论”四段式轨迹。如今“学位做官论”演化成的“学位升迁论”思维,在一些趋之若鹜的高端官员层里香火不断,却不为教育、学术所使用,成为一个独特风景线。我不抬杠。大家可以经常从媒体报道某官员简历中不难发现这种痕迹的显露,就是佐证。

  诚然,我不否认一些有真才实学的精英当之无愧的学位称号。但无法否认,一些官员凭借手中所掌握的各种公共资源,以权谋私轻而易举在博士考试中“脱颖而出”;有的甚至连正式大学学历都没有,也能戴上“博士帽”彼此弹冠相庆一阵子。譬如据西南大学研究生部相关人士透露,仅重庆区县党政“一把手”中大约有一半在该校攻读博士学位。最具特色的还有:我们不但对官员考博红灯畅通无阻,对老板更是绿灯一路放行,而且毕业合格率同样百分百,更让人匪夷所思。最为典型的是X校,近些年制造了大批官员“博士生”,一度成了人们颇有微词的对象。然而显示纠正效果甚微。让人不得不反问:究竟是谁在制造“南郭”滥竽充数!

  我身边所知的一些干部层里,获“硕士”“博士”学位的人还真有几位,基本都是X校“毕业”的。可人们平日也没见他们去上课,届时毕业连升三级水平仍不过尔耳,让人感觉他们的学位混出的太容易。至于高层官场,似乎硕士博士乃至博士后更多,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纪先生曾不无遗憾地说,“我曾亲眼目睹一位年轻的处长把一位老教授教训得说不出话来”;“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学教师开始在意‘位子’而不是教学质量”。最终发出“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的震耳发聩感叹。

  这话说的实在一针见血。我笃信无疑!

  对一些硕士博士的水平我也领教过。16年前我当行业小报编辑。某日一位领导的领导的领导,送来一篇说是XX领导一个获文学硕士学位的侄子写的论文。因评职称缺发表市级以上报刊论文依据务必“帮忙”。那篇“论文”我看了开头就不堪卒读:有抄袭拼凑痕迹空洞无物不说,还前言不搭后语错字病句连篇,简直就是高年级小学生的作业,真让我怀疑他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像发表这篇“论文”走关系投的怪胎。因碍于领导情面又怕影响报纸质量,只得接受另起炉灶大动手术改写发表。而我朋友的朋友是个“X校毕业的党史博士”,还是副教授。与其随意聊起中国革命史的某些问题观点时,他却刻板保守还笑话百出谬误颇多漏了不少怯,让我这个只是有中级职称的不“X士”的局外人,都浑身不自在认为这“党史博士”空有其名确实不咋地。如此“博士”“教授”水平,给那些官场“学员”授课怎能不误人子弟?难怪朋友笑着说“现在都这样,你别难为他”替他打圆场。……想来如此“博士”,可谓管中窥豹。几颗耗子屎坏一锅粥,也让那些名至实归的学位获得者跟着陪绑背负恶名太不公平。看来我也不得不向那些利用特权利用关系利用金钱获得“硕士”“博士”学位的人吐唾沫了。

  记得小时候鲜听“硕士”“博士”这个词,也不知“硕士”“博士”啥意思。只是听到说国外或民国时期XXX是硕士或YYY是博士,便谐音用在小伙伴间呼叫,哈哈嬉笑中相互叫对方是“说屎”、“薄屎”(“说屎”一句后来演化成“你说些屎”的俗语,即嘲弄“你说的不好”或“起反作用”之意)。当然那时都没什么恶意只是觉得好奇好玩。说来回忆这个童年的谐音称呼很有意思。

  没想到这段旧忆如今反倒有了真用场。是啊!某些“硕士”“博士”用
“说屎”“薄屎”雅称形容似乎一点不过分,送与他们这俩“帽子”倒很形象。因为他们的确是名副其实的“说屎”“薄屎”,不会“说实”不具“博识”起码常识——因为他们名不副实水分太多,有机肥料含量太少,无助于土壤环境的丰腴和作物的成长!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1&id=6414424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