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记者发言】今天是个出离悲愤的日子。本报8月11日批评四川温江违法占地的报道发表后,导致温江地区中青报订户收不到报纸。
今天上午一位四川温江订户来电:昨天11日我们订阅的中国青年报一直没有收到,有关方面说是停刊了。但是四川其他地区的贵报订户都收到了11日中国青年报。至此才听说是中青报昨天刊登了批评四川温江违法占地的报道(六版《谁把万亩良田变成了别墅和厂房》),因此导致整个温江地区中青报订户收不到报纸。希望此事能够得到相应处置。

在这里向我的领导和同事,致以万分的谢意和敬意,但不是为我自己。

我昨天开始已接到这样的信息,打电话反映说成都有些地方没有投递8月11日的中青报。第一次听到时,还有点把它当过度怀疑。我不能相信在现在、在一个省会城市还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又不是国民党封锁新闻时期了?当第一次得到确定的回复时,我震惊了。

我一瞬间只想到一件事。就是1940年代,在重庆。周恩来办《新华日报》,国民党在重庆严格封锁不让投递,逼得共产党人各辟蹊径,放在鱼挑子、货郎担里传递。

因为被揭露了,怕被上面和下面知道,怕得要命啊,想到的招就是不让发报纸!不让发网站!这是双眼被利益蒙蔽到什么程度的政府才能做出的事?!

目前确知的情况是,昨天8月11日成都一些重要单位、都没有收到中国青年报,今天一些地区收到了,而今天温江区的政府部门、一些重要单位、企业、甚至订报个人,都还没有收到。一些新闻网站撤稿了,比如新浪,但是从搜狐和腾讯网站、凤凰网等五六十家网站还能看到转载,有需要的大家可以查看。只要搜索“四川温江 万亩良田”,就还能找到上万个网页。

报社一直教导我们“接地气”地去认识地方政府行为,说实在的,地方的卖地财政不能一律视为不合理,我理解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也有其存在的无奈和合理性。

但是在温江,几十万平方米、几千亩的良田被推平,建成土地上只住28户的别墅群,有什么合理性可言?

用土地招商也可以被说合理,但是推平了成熟的庄稼,五六年荒在那里不利用,有什么合理性可言?!

几亩几十亩还可以被这个喧哗的时代无奈地忘记,但是我坐车跑三天都跑不完整个“天府后花园”温江现在凄惨落魄的荒野地面,这么大面积,有什么合理性可言?!

江泽民主席曾指出:成都温江是天府后花园,寸土寸金,要谨慎开发,周永康任四川省省委书记时曾明令,不许在温江批房地产项目。你温江区政府,成都市政府好样的,你能拦住报纸,你能回答我上面的问题吗?能回答温江百姓吗?

如果我的报道有任何失实之处,政府完全可以出面澄清,一句话应该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这么大片的土地摆在那里,事实是什么情况谁都看得到,谁想要说谎骗人,都太不容易了,对吗?

于是,我只能说,你们的掩耳盗铃,我们都看到了。

————————————

2010-8-11 记者 庄庆鸿

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农民应思卫(化名)现在还记得,他在田埂边眼睁睁看着橙色推土机一步步碾过青绿的水稻田。即将成熟的稻子一片片倒下,10亩,100亩,400亩……
  推平稻田时,政府来了不少人。有村民把过年时才放的红纸鞭炮绕在自己身上,有村民爬到自己家楼顶上不肯下来,最后无奈地看着远处的庄稼被推倒。 有村妇上前争执,被打倒在地上哭喊:“难道苍天真的就没有眼吗?”
  但是,应思卫又快要忘记发生的日子了,因为“这几年,这样的事在温江太多了。”

  被毁水稻之上的别墅

  温江位于富饶的成都平原,根据2005年区政府资料,温江耕地面积为1.21万公顷,合18多万亩,比2004年减少6.5%%。在现在的卫星地图上,绿色面积相对较多的是5个位置偏北的乡,其他的9个主要乡镇呈现一片灰白。
  为此,中国青年报记者实地勘查了温江区9个曾经的“鱼米之乡”:天府、金马、柳林、涌泉、公平、永宁、万春、踏水、寿安。沿着田格状的道路,记者驱车测量了每个地块的长宽。以下数据,除已标明的,均经过实地测量。
  芙蓉古城,住宅均为二、三层仿川西、苏州、云南、传统民居的四合院与独立宅院,占地长约2000米、宽约400米,约80万平方米,合计1200亩。
  国色天乡别墅群,约900米长、600米宽,约5.4万平方米,合计810亩。
  清溪玫瑰园别墅群,长宽各约500米,约25万平方米,合计375亩。白墙红瓦的双层别墅小洋楼,但不远处就是泥土路、农民的小砖房。
  花乡民居住宅区,较新的楼群有700米长、500米宽,合计525亩。
  月映长滩住宅区,750米长、350米宽,约26万平方米,合计394亩。
  蓝光·紫檀山别墅群,根据其网站公布的信息,占地面积21.3多万平方米,约合320亩,总住户数仅28户。
  鹭湖宫,国色天乡别墅二期,根据其网站信息,占地316.26亩。
  “大宅门”都是中式白墙黑瓦别墅,占地约500米长、300米宽,约15万平方米,合计225亩。芙蓉锦绣,同样是白墙黑瓦独栋别墅群,同样占地约500米长、300米宽,合计225亩。紫霄园,有紫气凌霄牌坊,占地约400米长、300米宽,约12万平方米,合计 180亩。
  大宅门·紫微园有多个明清风格大牌坊,写着“紫玉蔚然”、“紫微玉宫”金字,沿街都是雕梁画栋的红柱建筑,长约400米、宽约200米,约8万平方米,约合120亩。
  美泉纪别墅,其网站上称占地66667平方米,约合100亩。
  2008年签订的“成都金马国际体育城”项目,项目的核心板块是“成都国际马术体育公园”。去年就有当地媒体报道称“亚洲一流马术公园即将奠基”,“公园拟占地1200亩,跑道长2200米”。
  据2010年5月相关的政府批文,批准建马术公园占地38.158公顷,合计572.37亩。其中包含非基本农田约31公顷,其他农用地约两公顷,建设用地约5公顷。
  中国青年报记者实地测量,新建设中的“温江金马市民健身中心”围墙长约1100米、宽约700米,计算围墙内面积已达1155亩。而围墙外还有大片长满野树的荒地。
  “批文不到600亩,而摧毁良田上千亩,这是为什么?”应思卫质问,“本来1993年起就已经花大钱建了市民跑马场,为什么又要换地方新建一个?再多的农田也不够区政府卖!”
  2005年,温江区、金马镇两级政府将青泰村等3个村部分村民拆迁,当年6月,将数百亩水稻秧苗推平,开工建安置用的“青泰小区”,3个月后责令停工,要求搬迁重建。
  中国青年报记者到现场看到,荒废至今的“青泰小区”仍然宛如工地,多排矮楼的红砖墙裸露在外,残垣断壁间有零散村民居住。测量该块地,约长500米、宽400米,约20万平方米,合计300亩。

铲平良田,闲置五年
  前不久,金马镇农民陈青(化名)开着拖拉机下地回来,发现了600多亩荒地。
  他记得,去年5月一个“中裕公司”(音)要占用土地,3个生产大队的田就给推平了,但那个公司却没有入驻,抛荒到了现在。
  “庄稼干都干死了,现在企业也懂圈地了。 他们就是骗政府把他们招商进来,根本没真心搞发展。”陈青愤愤地说。像这样进园区拿了土地、却迟迟不开产的企业还有不少。
  太子奶企业,是当地老百姓最口口相传的一个圈地户,自2006年到现在连厂房都没有建完。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企业大院围栏内有大片荒地,蒿草丛生,土地不平,经测量占地长800米、宽500米,约40万平方米,合计600亩。
  新大地汽车,已建厂房区长500米、宽500米。厂房后面西南方向,栏杆内有长500米、宽300米的荒地,合计225亩。据村民回忆,这片曾经的良田荒废已达5年之久。
  南骏汽车有两个厂区,其中一个厂区长900米、宽500米,另一个厂区长400米、宽200米。两区合计共795亩。记者现场观察,厂区走动的人员较少,厂房内部看上去较空,听不到机器工作的声音。
  康师傅集团厂区,约500米长、400米宽,合计300多亩。至今厂区内仍有约百亩闲置地。这300多亩地,老百姓回忆,是在2007年秋天快要收成的时候铲平的。原来全都是稻田,“水稻都已经开始黄了,最多20天以后就可以收了”。
  当时10多台挖掘机开进了稻田,老百姓都在旁边眼巴巴地看,“没得办法”。有一位穿着蓝布衣的老奶奶曾经跪倒在拆迁人员面前,哭着求他们不要毁掉她家的田,被拖开了。
  机器开过之后,老人趴在被毁坏的田里,双手扒着掉落的小麦,一边念叨:“他们把我提小鸡一样拉起来,扔在一边。没庄稼,生活咋个办?我们也八十几岁的人了……”
  同样的未利用荒地,中国青年报记者还目睹了两块。
  其中之一位于温江区海峡科技园“海科名城”西北边,铁皮围墙内约有800米长、400米宽,合计480亩。另一块位于科技园学府路南端、海科学校西对面,长宽与前者一样,也合计 480亩。   从铁皮的豁口进入,满眼都是茂盛的野草、野树,树下还能看到几堆房屋的破砖碎瓦。有的地方还生长有碧绿的水稻、玉米秧子,但已看不到耕作的农民。
  陈青蹲下,翻着荒地里肥沃的泥土:“地方政府上报说我们这里土层不好,好像是不毛之地,建工厂好像是为国家利用资源,纯粹是在胡说八道。”

   温江国土局:“占田荒废,的确存在”
  中国青年报记者电话采访了温江区国土资源局现任局长王咏梅,她于今年5月新上任。
  记者列数了上述各个新建别墅区,问:“用地手续的情况是怎样的?”
  王局长回答:“都有的,有的项目我可能不太了解,但是应该都有的。”
  对于“金马国际马术公园”是否有批文,王局长回答说:“现在没有开工动,还在做前期规划。因为它的土地手续还在办理过程中,一些批文也已经拿到了。”
  “目前国土局也在处理相关问题,去年金马这边是出了点问题,但是该处理的人都处理了。”王局长说。
  “听说有企业圈占良田后却闲置荒废,这个情况存在吗?”记者问。
  王局长坦承:“这种情况肯定是有。我们工业园区是14.4平方公里,里面企业有几千家,肯定是有。现在我们也准备清理,我也刚在区政府开完关于清理闲置土地的工作会。太子奶企业的情况,现在正在进入司法程序,康师傅是我们这里一家比较好的企业。”
对于征地时是否铲平过将要成熟的庄稼,王局长说:“这情况一两句说不清楚。如果有人反映这情况,客观来看,有些是实际存在的,有些也是涉及反映人个人利益的。”
  中国青年报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温江区国土局前任局长张康林曾表示,温江整改违法用地的数量“在成都市是算少的”。他对于在良田上建高档别墅的问题说:“我不讲什么好与坏,不管是什么豪华别墅,他的地只要是依法批的,就没有任何问题。 ”
  温江现在提出了“打造田园城市”的口号。在陈青看来,这句话太空洞了:“田都要全没了,还能有什么园?!”

   曾经粮仓变成今天的居民楼
  温江的粮食种植面积到底有多少?根据温江区委区政府官网2010年6月2日发布的信息:“截至5月28日,全区小春抢收工作全面结束,已完成小麦收打面积20121亩,油菜收打面积29144亩。大春播栽正紧锣密鼓展开,目前已完成水稻栽插面积81261亩,占计划面积的81%%。”
  温江有“大春”、“小春”两季:夏天种水稻,冬天到春天种油菜、小麦。老农民说,一年下来,每亩地能打1000多斤水稻、小麦800斤,但现在温江的荒田越来越多了。
  “因为温江种地是依靠灌溉网,现在开发都修横平竖直的水泥路,许多水渠都被打断了。而如果一年没种,几种主要的野草都会长出来,野树5年就能超过这么粗!”双手比着碗口的大小,应思卫说。   中国青年报记者向当地村民了解到,温江从清朝晚期开始到上世纪90年代左右,一直有三大粮仓:东关、西关、南关仓库。而粮食丰收的盛况,如今只残留在老人的述说里:“以前温江每个县至少都有两三座粮仓,每一座粮仓都有10多眼仓,而一眼仓能装几万斤粮,加起来能有上亿斤粮。全温江的粮食,一季收下来能把几个仓库全部都装满!”
  “现在粮仓都没有了,都变成居民楼了,只剩下圆锥形的粮站。”陈青说。
  说话间,陈青的小孙女咿呀着跑过来,惹得陈青一声感叹:“现在政府都不考虑后果,不考虑子孙后代咋办。我家小娃将来长大了,就没有地了……”
  据王咏梅局长介绍,温江经过了农业结构调整,目前基本农业产业化项目主要以苗木、花木产业为主。“温江自己产粮食的面积和产值都不太多,还有几万亩。”王局长介绍,目前温江区基本农田保有量为17.83万亩,本轮规划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农田保有量为16.4985万亩。即到2020年,温江的基本农田将再减少1万多亩。
  现在,陈青在那一大片被企业抛荒的地里开出了十几亩,准备种点什么。“我看它一年多都没用,实在太浪费了,但不知道政府会不会找我麻烦。”本主题由 中青管理员 于 昨天 18:05 鉴定为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