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科学家钱伟长

中国著名科学家钱伟长

DR

7月30日的一篇报道《“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追忆与世长辞的钱伟长教授》中称:作为“两弹一星”元勋,他与钱学森、钱三强并称为 “三钱”……。国内多家媒体也纷纷沿袭了这一说法,而实际上钱伟长从未参与过“两弹一星”的研发工作,更不是什么“两弹一星”元勋。

新华社的报道《“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追忆与世长辞的钱伟长教授》一文中称:作为“两弹一星”元勋,他与钱学森、钱三强并称为“三钱”……。而国内多家媒体也纷纷沿袭了这一说法,这其中,就包括《光明日报》、《新京报》、《新闻晨报》(上海)、《三晋都市报》、《楚天金报》、《海峡都市报》、《山西晚报》、《三湘都市报》、《现代金报》、《钱江晚报》,以及台湾的《联合报》等等。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实际上,钱伟长从未参与过“两弹一星”的研发工作,更不是什么“两弹一星”元勋。

中选网上,知名“打假专业户”方舟子的博客文章接着说,有资料显示,1999年官方表彰的“两弹一星”元勋共23人,其中的“三钱”为钱三强、钱学森和钱骥。在他们当中,钱三强负责原子弹和氢弹;钱学森负责火箭和导弹;而钱骥则负责中国第一颗卫星的设计,由于钱骥早在1983年就去世了,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可能因此也就以讹传讹传成了钱伟长。与此同时,也有媒体评论员称:“钱伟长老先生仙逝了,以‘三钱’为代表的老一代科学家,包括‘两弹一星’的功勋专家,全部驾鹤西去了……” 云云。实际上,当年的“两弹一星”元勋如今至少还有10人仍然健在,这其中公众比较熟悉的就包括周光召、朱光亚和去年获得科技最高奖的孙家栋等等。

方舟子的文章又说,有国内报道还称,当年爱因斯坦看了钱伟长的博士论文后曾感叹道:“这位中国青年解决了困扰我多年的一个问题。” 不过钱伟长这篇论文研究的是“弹性板壳的内禀理论”,而至今并无资料表明爱因斯坦曾经对应用力学特别感兴趣。其实真正困扰爱因斯坦多年的是“统一场”这个物理学最大的问题,他根本不太可能被一个供研究生钻研的三级学科问题困扰多年。

此外,新华社上述这篇报道的题目“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则来自于钱伟长教授生前的一句名言,“我自己没有专业,中国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事实上,如果钱伟长1957年没有被打成右派的话,是完全有可能参与“两弹一星”工作的。但自从划成右派以后,他基本上干不了什么事,也就相当于一个技术员而已,于是,钱伟长便调侃自己是一名“万能科学家”,并在无奈之中,说出了上述那句名言。对此,有观察人士注意到,这本来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也是个人的悲剧。如今,为了官方宣传的需要,又不惜将这句话打造成了一位科学家热爱祖国的豪言壮语,这难道不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吗?!

 


请看原文:
中国: 新华社称钱伟长为两弹一星元勋被指张冠李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