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按:这是我应高中同班同学瞿麻子之请,给他的新书所写的序,现登出来请有兴趣的朋友们,看一下我们早年的经历,以及瞿同学的作为。2010年8月12日8:46分于成都

 

“牛皮三剑客们都来了嗦!”

有次同学聚餐,大家看到梁鹏、瞿扬和我迤然而来,几乎齐声如此称呼。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能叨陪“牛皮三贱客”的末座,对这顶来得轻巧的桂冠,不明就里。但要说梁鹏、瞿麻子这两小子是成绩既好,又能说会道的人,我完全举双脚赞成。他们俩能把死的吹活,能把麻雀从树上哄(读若喝)下来。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姚明进去,潘长江出来;宝马进去,自行车出来”,可谓上下其手,翻云覆雨,完全是落草的周立波和郭德纲。

我们读书的时候,都属于有竞争实力的那一拨捣蛋分子。最能捣蛋的是你能一支筷子挑两个生鸡蛋,不过上了高中要做到此点,还是有不小的阻力。但说实话,需不中亦不远矣。不过,这不算我们能在人前“得瑟”之处,而是我们胡来的能力。瞿麻子不住校,我们住校的同学打长牌打大贰,喝酒打架没少干。但一用起心来,也可以在寝室熄灯后,就着路灯来比赛谁能熬夜,即使大冬天也不例外,这被先慈斥曰“早不忙,夜慌张”。

聪明如瞿麻子自然也没少偷学祖逖 “闻鸡起舞”的把戏,他这“瞿式舞姿”除了用在早读勤读以外,还把心思放在了我们的女同学身上。那时我们很多人对情事,都处于蒙昧未开的阶段,就像《庄子.应帝王》里说的中央之帝“混沌”,还在学韩战停战谈判划男女“三八线”呢。有些同学或许分寸拿捏不稳,情窦初开,身心愉悦,却因此而急剧影响了成绩,被爹妈制止被学校批评,落得个“七窍凿而混沌死”的结局。瞿麻子和黄萍同学却是少数爱情和学习两不误的成功者,不然怎么会有今天漂亮聪慧的小唯为呢?

 

 

老实说,我看到《公民.校长.父亲》里,瞿麻子对家人如此之好,并不出乎我的意料。单拿来我来说,开窍之晚,完全到了令人失望的地步。换言之,如果说我智商与瞿麻子可以一较高下的话,情商却远不是他的对手。我赞同老同学陈虹的爸爸陈伯乐老领导说的,人生正可在情商那里分出高下。这就是瞿麻子既能安内又能攘外的真正因由。

但这并不是说,只要你情商高,就一定既能攘外又能安内,没有这么轻巧的逻辑自洽和事实顺延。我们常见许多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者,在外面风声水起,却把家庭搞得一团糟,其因为何?难道是他情商出了问题么?不是的。问题在于他不清楚人生是由多重角色组成的。直白地说,没有任何人在世上可以用一种角色面对所有的问题。这道理虽然像不吃饭就要死人一样,令人明白,可要在实际生活中实行起来,却并非谁都可以做到。有的官员,到家了还摆出一副厅处级的样子;有的腕儿,回巢了,还以为镁光灯闪烁,把家人当作是他的粉丝。他们不仅没搞明白,家人面前无伟人的道理,而且角色错位得一塌糊涂。举例言之,妻女和父母虽然都是亲人,但你要明白其间的角色差异,而在言语和行为上有所区别,才可以治家庭若烹小鲜。

瞿麻子是明了细节决定成败的人,他在女儿身上倾注的心血,于他写给女儿的诸多信件里表露无遗——他的教育理念,有一些我深以为然,大家读了或会赞同我的感受——就是在他早期的日记里,对妻女特别是对太太的关爱也是令人动容的。中国的男人们都有这样的毛病,不擅于公开表达爱意,觉得这样肉麻且没有男子汉“大豆腐(丈夫)”的气概。在这方面瞿麻子表现得令人“诡异”地好,不愧是安内高手,值得我们这些“大豆腐”们学习。后院常起火,就算是你是个不错的消防队员,也会累坏的。要从骨子里面认识一个人并不容易,但我曾经说过一个交友秘诀:那就是看一个人如何对他的父母和家人。如果他不敬爱父母,对家人没有亲爱之情,那么这个人无论如何花言巧语,你都得提防着点,毋谓言之不预也。以我久历江湖的一点个人感受,此法可谓屡试不爽。

 

 

有人说,瞿麻子是给点阳光就灿烂,但阳光灿烂的瞿麻子,几十年来为什么没晒黑呢?据说他当校长时,有次检阅学生军训队伍,他大动感情地说:同学们晒黑了。不料,下面的同学都是些情商高手,颇体谅瞿校长的不易,同时还要表扬瞿校长比他们军训更辛苦,说:校长更黑!全场上下哄笑几秒钟,倒是校园政治嗅觉很敏锐的老师立马出来训斥:怎么能说校长更黑呢?校长上面还有首长嘛。真是难为老师一片苦心。我觉得他要是知道瞿麻子的过去,我包准他立马会得出“牛皮客,晒不黑”的伟大结论,押韵而准确。

这当然是我有意给师生们杜撰一个故事,摔摆一下你们曾经的瞿校长,这就像他的绰号“瞿麻子”一例是我们嫉妒他长得比我们白净、比我们平顺的产物。其实,我想他在你们面前,既不像在老同学面前那样吊儿郎当,也不可能像在家人面前那样亲昵。不是他做不到,而是由他的角色注定了他不能如此,否则他一定会受角色紊乱带给他的惩罚。校长虽然不必扳起面孔,但无厘头如周星驰,好玩如蜡笔小新,一定是无法镇住堂子的。镇不住堂子,那么正事就无法开展。虽然周星驰和蜡笔小新是年轻教师和同学们的最爱,但用你们的偶像和最爱来管理学校,那就是把学生当作粉丝在管理,其不明智是可以想见的。

这里我就不去说瞿校长对学生和老师回信里的智慧了,单说在他当校长时发现的一位年轻的电脑管理者叶波。两个月前,由瞿麻子之介,我与叶波一起短暂喝酒,留下深刻印象。叶波是个年轻的八零后,其学历至今虽然不高,但其超强的自我学习能力和持之以恒的毅力,已经在慢慢向他曾经的瞿校长靠拢了。在学校那几年,瞿麻子发现叶波作为一位电脑管理者,却热爱英语,破例让他参加了不少与英语有关的活动。这对叶波来说,端的是具有人生转折意义的“破例”。如今的叶波,已经是游轮上能说会道的英语导游。不特此也,他秉承“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理念,欲周游世界,到美国留学为自己开创未来。大学者梁启超曾谓:人之弊有二,一弊于不知己,二弊于不知人。有自知之明不易,识人之雅又谈何容易?瞿麻子似乎能将二者做到巧妙的融合,这是他比一些人棋高一着的地方。

老同学们需要个牛皮客,女儿需要个好父亲,社会需要一个好公民,因此我以《人民群众需要三个瞿麻子》为题来祝贺老同学新书出版。因序焉。

 

2010年8月8日至9日于成都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