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教浪漫主义时期的英国文学时,总是发现学生们对Wordsworth和Coleridge的诗论很感兴趣,但是,一问到这两位诗人对“想象”的不同理解,学生们往往只是从“作诗”来谈想象的作用,很少能有谈到想象的社会功能的。在我教的“反乌托邦文学”的课上,学生 …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