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公正审判是最大的“

    
陕西省横山县一起关于矿权纠纷的官司,在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过程中,收到一份来自陕西省政府办公厅的“秘
密公函”。公函称,“省高院一审判决对引用文件依据的理解不正确”,“如果维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将
会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知情人士透露,该函虽以陕西省政
府办公厅的名义发送,实际上是由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起草。(8月2日《中国青年报》)

若论行政级别,最高人民法院要高于陕西省政府,陕西省政府无法从行政级别上向最高院施压。何况,最高院的
人财物也不在地方,这种仅仅依靠行政上的施压更无从谈起。如果说能对最高院起到一定的压力的,大约主要在
于这句话:“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也就是说,陕西省是在用“维稳”来给法院的审 判施加压力。

这一招曾为不少地方政府屡试不爽。比如前不久,重庆市涪陵区李渡新区管委会也为一件民事案件给区法院发函
,称如果不按管委会意思判决,“将会造成原告缠诉或者上访……这也是一二审法院都不希望发生的后果!”以
此来给法院施加压力。在一些地方政府看来,“维稳”不仅是各地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也是司法机关头上的重
要政治任务,法院审判不可能不考虑“维稳”的需要。因此,当地方政府无法直接通过人财物的压力来对付上级
法院时,他们就祭出“维稳”的大旗。

这里,一些地方政府偷换了概念。他们将司法问题转换为政治问题,企图从政治上给法院审判制造巨大的压力。
比如说,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发“秘密公函”干涉的这起案件,不过是一起普通的民事案件,是两个民事主体之间
的合同纠纷,法院按照法律进行判决就是了,根本算不上关乎“稳定”的政治事件。

其实,“维稳”也没有什么神秘,法院在审判中依照法律进行公正判决,就是最大的维护社会稳定。法院是作为
中立的第三方,其居中裁决,涉及对立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在许多时候,无论判决哪一方胜诉,另一方也会认为
自己利益受损,可能要上告、上访。所以,法院在判决中的“维稳”,不是认为哪一方可能会上访就判决哪一方
胜诉,这样的判决无助于社会稳定,因为败诉的一方同样会采取上访的举动。法院在审判中“维稳”,最关键一
点就是要公正司法,依法公正判决,同时做到程序正义,耐心说理,让败诉的一方心悦诚服,不再上访或者采取
其他过激举动。像陕西省政府办公厅以政府名义给法院发去公函,向法院施加政治压力,这在对方当事人看来就
违背了程序正义,最终对方当事人对判决不服,同样也会采取上访和其他过激举动,最终无法维护社会稳定。

法院公正审判本身就是最大的“维稳”。政府部门不是通过正当的程序向法院反映意见,而是搞什么“秘密公函
”以施加压力,这样不是在维护社会稳定,更像是在制造更大的不稳定,是在破坏社会稳定。如此“维稳”可以 休矣。

杨菊  12:11:59

还有多少“国家工作人员”龚伏金在潜伏2010年08月03日 08:04红网

因受贿罪曾经被判刑入狱的江西吉安县原国土资源局干部龚伏金,竟在取保候审期间及出狱后两次收受他人贿赂
。7月25日,吉安县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龚伏金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8月1日《京华时报》)

据了解,龚伏金原为吉安县国土资源局副主任科员,2005年10月因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2005年7月,
龚伏金获准取保候审,从看守所释放数日后,李某为感谢龚伏金之前的“关照”,送给龚伏金人民币1万元,并
称为其“压惊”。2008年,龚伏金出狱后不久,李某再次以补贴龚伏金买房子和孩子读书为名,送给其人民币2
万元,被其“笑纳”。

众所周知,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
益的行为。也就是说,受贿罪是专为国家工作人员设立的一种刑罚。龚伏金第一次因受贿被判刑,是因为他时任
当地国土资源局副主任科员。而其第二次因受贿罪被判刑,则说明其第一次因受贿被判刑出狱后依然是一名国家 工作人员。

龚伏金先后两次被以受贿罪论处,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十七条明文规定:行政
机关公务员依法被判处刑罚的,给予开除处分。依此规定,在龚伏金第一次被判处受贿罪之后,就应当给予开除
处分。而事实上,自2008年出狱后,龚伏金的身份依然是国家工作人员。

因受贿被判刑后仍然是一名国家工作人员,这自然让龚伏金以前的“老朋友”们对其“本事”和“能量”刮目相
看。于是,行贿款便以“压惊费”、“买房补贴”等为名义落入了龚伏金的腰包。

从一位政府官员沦落为阶下囚,而其出狱后的身份依然是国家工作人员,龚伏金真可谓牛气冲天!其后台到底有
多硬?其背后的水到底有多深?如果不是出狱后继续为所欲为,不知曾经蹲过监狱的龚伏金还会背着国家工作人
员这一身份潜伏多久?

如今,龚伏金再入囹圄。但此案并没有结束。相关部门应当抓住此案暴露出来的蛛丝马迹,顺藤摸瓜,进行严查
,并严惩相关责任人。否则,不知还会有多少个龚伏金重操旧业,贻害无穷。

 

请看原文:
依法公正审判是最大的“维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