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新闻官,新闻官管新闻。对某个题材的新闻,往往新华社一份通稿通天下,其他媒体不得自行采访报道,谁违反这条纪律,轻者记者被开除,重者关门大吉。

办报是事业,读报是学问。读者管不了怎么办报,却可以学会怎么读报。对同一题材的新闻,可以中外对比读。譬如,中国外国任何一个城市都是需要 “城管”的。中国的城管与美国的城管有共同点,对摆摊经营的都要收费,直至取缔。但是,中国的城管可以肆无忌惮掀摊子,城管执法暴力化,国人见多了,心也麻木了。

今天我看见美国的一则新闻:7月29日,俄勒冈州的摩特诺玛郡赶集,7岁女孩朱丽开始了平生头一次创业,她用洗手液洗净双手,将瓶装水和浓缩柠檬汁混合在一起,再用勺子盛入冰块,生意就开张了。不少人来到摊子前,花50美分就能买到一杯柠檬水。因为她没有办卫生执照,管理人员要赶她走人,小朱丽伤心地流下眼泪。这时,周围的摊贩聚拢过来,认为管理员无权把小女孩赶走,有一名网上“名嘴”当时见证了整个过程,事后采访了朱丽的母亲,并将采访过程在网上播出,立即引发美国网民的强烈反响,很快得到许多媒体的关注,几乎所有的声音都支持小朱丽,网民们纷纷讨伐管理员用“官僚主义” 扼杀了小女孩的创业热情,不少网友还回忆起儿时卖柠檬水的经历。网友们还帮小朱丽联络赞助商,于是小朱丽的生意再次开张,这一次她赚了1838美元。迫于舆论压力,摩特诺玛郡的最高长亲自向这名女孩的母亲道歉,并要求卫生管理机构在执行相关法律时倍加谨慎,鼓励而非阻碍公民创业。

看了这则新闻,读者有什么感想?我记得中国有一个老总,他开得有自己的公司,本犯不着为弱势群体出头,可是他路见不平,用自己的相机拍照城管暴力执法的情景,因为这个动作,被城管队员一拥而上活活打死了。而北京一个复转军人因为摆摊的家什被三次没收,怒而杀死城管队长,等等。

在中国,民难安身,民无声,而在美国,小到本地长官,大至美国总统,无一不惧怕公民的声音,不管是在网上还是在日常生活中。

英国有则新闻“最有心的人”,说的是英国北约克郡的一名会计西蒙·坎斯克,因嫌英国气象局发布的天气预报太不靠谱,于是自己建立了一个气象站,设备安装在自家屋顶的烟囱上,每日在网上发布24小时天气预报。当地农场主大赞坎斯克的预报比官方预报准确多了。坎斯克计划下一步预报土壤温度,还要预报未来5天的天气情况。

我不由思绪万千,中国有这样的人吗?做这样的人,一要有钱,二要有闲,三要有爱,既是个人的小爱,也有对民众的大爱。这些问题,个人都能够解决。但有一个问题是自己不能解决的,必须仰仗政府。如果政府解决不了,个人再怎么有钱、有闲、有爱、有本事都办不到。这就是,政府宽宏大量,权力开放,放权于公民,允许公民或社区组织开展这样的试验,提供这样的服务。这等事儿在中国,想都不敢想,即使想得到,做得到吗?政府会这么想,会怎样做?前几年闹地震,有人在网上发布消息,被政府看做是“不怀好意”“别有用心”“蛊惑人心”,有的还以“破坏稳定”罪名抓起来了。有关部门认定你是你利用什么达到什么目的,等等。中国人没有“自办气象站”之类的公民权,即使想吃第一次螃蟹也会夭折。假如能行,一要申请,二要办证,三要收费,四要监管,一路漫长多风险。根源就是政府不想放开管制,甚至不能开这个先例。这些东西一开头,政府还不怕变天?

可以说,在中国没有民间组织,政府严控民间组织,严格到不能产生一个民间组织。所有的组织都必须经过党和政府的批准,党政工团青妇这些组织,才是正宗的,其他的都必须挂靠在他们身上。没有“准生证”,比违反计划生育的惩处还要严厉。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圣元奶粉事件”,群情愤怒,却又摸不着头脑,只待政府调查说明真相。问题是不管怎么说,那女婴乳房发育是事实吧,一岁男童晨勃也是事实吧,未必这是生下来就有的自然现象?最近有新闻说,官员找“早熟”婴儿的家长谈话,谈什么内容,外人不得而知,但可以想象吧。我估计,第一,深表同情;第二,给一笔慰问金;第三,就此打住!不能找记者,不能找法院,不能上访,也许还有其他内容,譬如孩子今后的读书、就业后续内容什么的。我声明,这只是我的猜想,猜想不是罪,是不是权利呢?

这个事件就这么结束了,没有人再会关注它,“圣元”幸运过关。人们会说“空心奶粉大头娃”,“三鹿奶粉结石婴”,而不能说“圣元奶粉早熟婴”,因为政府发布的公告说与之无关。谁要再嚼舌头,就不是与圣元过不去,而是不相信政府了。不相信政府会有什么下场?

一滴水反映太阳的光辉。这些个英国人、美国人真牛啊。我真想说,他们是世界上第一流的公民。我问自己,我是几流公民?有人说,你是屁民!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