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超过中央财政总收入 中国官员去年灰色收入达万亿。http://www.zaobao.com/zg/zg100809_009.shtml?utm_source=twitterfeed&utm_medium=twitter。早就有民间谚语说过,官员过的是“工资基本不用,老婆基本不用”的生活,一是惊人的“”,已满足了他们的日常食住行,而另外贪腐的灰色收入,则成为他们捞钱的主要战场。如果你只看官员在工资帐面上的收入,别说有别墅,有几套甚至十几套房子了,就是一套房子,他也要铆足了劲才能买得起。可是他们为什么如此财大气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呢,那就是他们不受制约的公权力,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灰色收入。这种灰色收入不仅使贫富差距拉大,而且完全摧毁了整个社会的公平公正防线。一个没有公平公正可言且贫富差距大的社会,要维持表面的和谐,当然只能走入强力维稳的恶性循环之中。

二:圣元奶粉42份样本仅1份采自患儿家庭遭质疑。http://news.sina.com.cn/h/2010-08-16/015720903315.shtml。每个部门所监管的企业,都是该部门的金山银山,也是该部门官员寻租空间之所在,同时也是该行业专家拿研究课题和经费的好去处。自然在出事后,该管理部门和专家们有“义务”出来给他们所管辖的企业揩屁股,联合起来糊弄民众。奶制品行业是卫生部官员很大的一块寻租来源,也是一些专家的金矿之所在,像三鹿奶粉、圣元奶粉等企业发生了伤害消费者的事件后,出来辩护的总是卫生部和专家们,受害的自然是消费者。这么多年来,没有任何一家奶粉企业得到实质性惩处,三鹿奶粉的受害者很多没有得到赔偿,连坚持维权的赵连海至今仍在监狱之中。可以这样说,卫生部和一些专家的撑腰,是奶粉消费者受害的直接根源。

三:旧米磨掉霉层成”泰国香米” 加工厂一晚可磨60吨。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0-08/15/c_12447586.htm。除了中央领导和一些省级干部有特供外,大多数老百姓只能就近购买自己的油盐柴米酱醋茶。日常生活消费中的安全,事关千千万万的普通民众,可是这个社会是个互害社会,民众之间互相伤害已成为糟糕制度下的一种习惯。你加工毒大米,他生产地沟油,第三位来搞毒奶粉,如此恶性循环,大家都自以为得计,其实是一种互害伤害。警察罚款时耀武扬威,但他孩子要读书时也要求爹爹告奶奶,教育局的人牛皮,但当他进股市也被黑心炒家伤害,总之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不能指望这个国家的监督部门,因为他们本身就是黑心产家的“联体婴儿”,勾结起来共同害人,已不是什么秘密。在一个社会里,日常生活消费的安全到了今天这种令民众六神无主的地步,是谁之过欤?

四:沈阳27家医院为防医闹聘警察当副院长引争议。http://opinion.people.com.cn/GB/12068230.html。继幼儿园和中小学进驻警察后,医院也开始引入警察来做保卫工作,这真是个十分安全的社会的和谐社会啊。按理讲,中国人作为患者一般说来都是弱势者,但为什么会成为贬称的“医闹”呢?那就是中国的医疗卫生条件太差,药费昂贵,老百姓看病难看不起病所致。而中国的医疗卫生很大程度上是为特权阶层和公务员预备的,其不公平程度举世皆知。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加上医院确有许多黑心之处——开高价药、收受红包等——致使“医闹”只好直接找医院或者直接的主治医生,哪怕他知道这一切来自中国医疗不公平,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去找政府。警察本是维护社会公众安全的,当他们成为医院聘任而进驻医院后,那么这公权力就变成了医院的私权力,就会使医患关系更加不公平。我不否认有个别胡搅蛮缠的患者,但说实在的,医患关系中,医院始终是强势一方,再进驻警察,患者任何一点对公平的希望就别指望了。

五:51%网友对当地政府网站不满 认为不应成为秀场。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0_08/11/1924921_0.shtml。许多口号、许多讲话、许多经过媒体发表出来的官方东西,都只是做秀而已,何况一个在他们看来如同鸡肋的网站?传统传媒官方控制有术,而网络的管理让官方抓狂,而且负面新闻大多来致不易管理的网络,致使许多官员对网络恨之入骨,畏避如虎。官员畏惧网络监管的同时,尽量妖魔化网络,说什么在网络上发表言论的人素质不高啊,他们说的话不负责任啊,等等。在妖魔化无济于事,他们就开始大批招聘网评员来混淆视听,用网警来监视公民对他们的任何批评,制造层出不穷的文字狱。在这样的情况,不特各级地方政府的网站多是“”的自我表扬,就连中央部级的网站又何新意呢?除了劳民伤财外,没有任何用处。

六:宿迁“悬赏”善行义举 被疑致全民皆警。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0-08/12/c_12436060_3.htm。宿迁全民皆警,又是一个对和谐社会的巨大讽刺。当全民皆警的时候,是不是整个社会起义的时候呢?你从逻辑和情势上判断,恐怕离此不远了吧。全民皆警的话,你怎么控制全面皆警的局面,虽然你可能获得了短暂的安宁,但长期来看,完全是社会动荡的火药桶。行善变成悬赏,使行善变味不说,而且还会变成一系列令人意想不到的表演,民众的表演和欺骗功夫会提高,因为有利益刺激,大家会挖空心思去表演行善,做得像真的一样,其实社会不会因此和谐,而且还会使道德堕落的速度进一步加剧。

七:央视披露黑势力操纵房地产 成经济毒瘤。http://money.163.com/10/0815/10/6E4CINH900251OB6.html。我承认整个中国社会的黑社会化,已成加速的态势,已侵入社会生活的很多领域。但官方打击黑社会是不是就真的如其宣传所说,民众拍手称快呢?黑社会固然可恶,但你打黑社会不透明,不依照法律而来,会使有产者乃至一般民众都觉得恐怖,只要不听某此官员的话,就会被以打黑来惩治掉,这在重庆乃至全国不少地方已经成为可怕的现实。要言之,整个社会的黑社会化固然可怕,但打黑时用的也是黑社会的方式来打黑,这才是社会最令人恐怖的地方。也就是说,公权力没有真正切实有效的监督,比黑社会更加令人担忧。当你打黑时,请让我能够看到你真正依法处理、让媒体真正能够监督,否则谁也别以打黑的名义来自高声望。

 

2010年8月16日8:09分于成都

 

©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非商业性转载,请全文转载并署作者名。商业性使用,请联系作者。欢迎访问我的独立微博客 http://ranyunfei.shoutem.com和推特:http://twitter.com/ranyunfei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