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夏商:昨晚和那个著名告密者 @宋繁银 正面交锋,这傻逼的逻辑之混乱,口齿之张狂,对文学之无知,价值观之无耻,简直令人发指!让我更确认了其在南都案的不光彩角色。什么德性的主编办什么样的媒体,《时代周报》当之无愧最烂报纸!转南都诸君: @陈朝华 @ @杨晓春 @戴远程 @马一木 ⋯⋯
 
@宋繁银: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我忍辱负重,以自己为荣,从来不讲我知道的,南都案的事…非要逼我讲,好,程益中、陈朝华都在这个围脖上,大家一起来讲讲,谁出卖了李明英,喻华峰?谁出卖了南都的理想主义的事业…让亲者痛,仇者快!

今天我决定不备这个黑锅,隐忍下去了…本人只是南都最年轻的副总,不是财务,也不是负责给领导发年终奖的单位负责人…单位给领导发了百万年终奖的事,是在领导进看守所的第二天,我才知道…谁是告密者?是我吗?

回复@林福江:…我已不打算往下说了。要我继续说,就请南都案的所有当事人,集体来说…有了真相,才能和解…本人强烈鄙视,不分青红皂白,对把人无耻的漫骂、攻击、污蔑…

@张恩超:@宋繁银 宋总,我有两个疑问,还望得到解释.为什么事情过去了,你所说的告密者和入狱者还来往密切,时常走动.而反倒都疏远了你呢?为什么南方报业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把矛头指向了你,让你背黑锅呢?

@宋繁银 我作为成年人,自有选择自己交往对象的权力和喜好…南都案对我们大家都是一场灵魂的洗礼…当我知道,一向”账目清楚“的报社,也来是这个样子,一向敬仰的领导是那个样子…当年,我32岁,有这个自信和傲骨,不和不喜欢的人打交道…你懂吗

@宋繁银:…你觉得呢?你到南方,去私下访问一下吧…我是惟一一个不去迎接”英雄“凯旋的人…我就是理想主义,清洁的精神…

回复@柴晓静:我是南都主管采编的副总,看到这些的时候,对我而言,也是新闻…谁出卖了南都?谁背叛了这个理想主义的事业呢

回复@LotusOne:你讲得太对了…这些陈旧是事,我真的不想讲。离开南都,我从来没有以南都为标榜…我23岁来到南都,28岁就是南都副总,一共八年时间,此间冷暖,早已随风飘去

@易天:南都当初应该是有承包合同的,但是分红显然不符合国有单位的制度,所以利用私人账户是上级领导都睁一眼闭一眼的事情,很多单位都这样操作,而宋繁银在当时没举报,而在有关机构要对南都下手时候,举报了,这是什么人?!

@程益中:我当初就正告过这条疯狗:"你以为是你制造了南都案吗?你以为是你要收拾南都吗?你没这个能耐。如果说南都案发是因为你告密和检举揭发,那岂不是承认南都案不是冤案了吗?岂不是抢王华元的功劳吗?你就别居功自傲了!你只是一个被吓成了傻逼的可怜虫。"所以我一向认为:他现在遭到的对待,因不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