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321-8841.shtml 赵晓的个人空间 — 经济学及我们生活的世界   “学历门”案例初步:事情的始末 2010 年 07 月 20 日 11:18:37 北科大经管学院中国经济研究组(付维会执笔)       唐骏的案例是最佳的商业伦理与管理伦理案例。为此,首先需要了解事情始末。近期,唐骏学历“造假门”愈演愈烈,各大网站倍加关注,稍加搜索即可看到万千有关唐骏的信息。鉴于各方信息多且杂,笔者特将学历门始末进行梳理,以使其更加清晰可见。     “学历门”第一季:事件初漏端倪,唐骏沉默不语     本次事件从打假斗士方舟子回复萨根的一条微博开始: 唐骏的“加州理工学院博士学位”是假的,是不是也要大家跟着复制如何造假 [1] ?【萨根原文: 最近唐骏有一本《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一看书名就是明晃晃的忽悠。成功学和宗教有类似之处,如果通过学习成功学你成功了,说明成功学有用,如果你没成功呢,说明你努力不够。 】第一条微博发出后即有网友质问其是否有证据, 51 分钟后,方舟子发第二条微博列出了证据: 一、加州理工学院计算机系校友名单中没有此人。二、美国大学博士论文数据库中找不到此人的论文 [2] 。 在 2001 年之前加州理工学院就没有华人得过计算机博士学位。到现在也没有姓唐的得过 [3] 。 唐骏《我的成功我复制》第二章第 56 节最后一段:“办到第二家公司,我差不多已放弃了学业。但凭借语音识别方面的应用性研究成果,我最后还是拿到了加州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假的,除非这个“加州理工学院”是个野鸡大学的巧妙翻译 [4] 。 7 月 1 日晚方舟子共发七条微博,这也宣告唐骏“学历门”正式拉开帷幕!      7 月 2 日开始方舟子的微博基本都围绕唐骏展开,在质疑其学历造假后又发微博质疑唐骏的专利和创业经历亦属造假。 唐骏在《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一书称,他在 90 年代初到美国自办公司有几项发明,靠卖专利赚了钱并引起微软的重视。但是查美国专利局自 1976 年以来的专利全文数据库,在 1999 年之前并无叫 Jun Tang 的人获得过专利。唐骏去微软是用的名字还是 Jun Tang ,不太可能用别的名字申请专利 [5] 。 唐骏自称去微软工作之前在洛杉矶创办过“美国第一移民律师事务所”、“美国双鹰公司”、“好莱坞娱乐影业公司”等公司。我在加州政府公司注册数据库检索,怎么那些英文名称与此相近的公司的注册人都不是唐骏?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些公司的英文名称究竟是什么 [6] ?就在方舟子展开连环攻击时,造假门的真正当事人唐骏却一直选择不予理睬而是在其微博中大谈世界杯,他可能单纯地认为这样的独角戏不会有观众!但恰恰相反,众网友对此事的关注度日渐升温,有人一再呼吁让唐有所回应;有人认为能力、成功胜过一切;还有人悲叹中国的诚信出了问题,到底诚信至上还是成功至上!     孙晓坤: 学历,很重要吗?看看唐的成就就好了,那东西值得炫耀或者拿来证明什么吗? 贪吃的大狗: 即使人家不是博士,他的成就也不是随意一个人就能达到。他凭自己创出了一番成就,你们凭什么说他,他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慎用舌头: 学历有何重要,重要的是实践的成绩,学历再高,没有实践的成绩,也只能算是纸上谈兵一类。 守望者 1975 : 学历造假的话关系一个人的诚信问题,是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线!希望唐骏正面方舟子的质疑,拿出一个真的学历证书让大家看看开开眼界!要知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只有心虚的人才会躲闪回避! 同安砖家: 我对“学历造假”这一行为不做任何评价,也无意在道德层面探讨“学历造假”的性质。我想此时此刻,大多数人只想知道一个客观答案:唐骏是否在学历上造假?请回答是或不是 [7] 。     “学历门”第二季:“打工皇帝”开口辩护,打假斗士据理反斥      7 月 6 日,一直表面故作平静内心却无限挣扎的唐骏终于开口了,打破沉默的唐骏向记者传去其博士学位证书,其上显示“ Jun Tang ”确实是一家名为“ 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 ”(下称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位获得者。不过,与唐骏自传作品《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中宣称的“ 1990 年,赴美国继续留学生涯,获得计算机学博士学位”不同的是,该学位证书上标明的专业却是电子工程( electrical engineering )。至此,故事或许并没有结束,让这位商业精英的学历八卦“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则是维基百科上关于西太平洋大学的简短介绍――存在仅 30 年的西太平洋大学,现已更名为一家名为 California Miramar University 的基于“远程教育和课堂指导”的学校,所授学位最高为硕士( master ) [8] 。但对唐骏的这种辩解,方舟子立刻反驳: 唐骏从野鸡大学买的“博士文凭”和假文凭没什么区别,是不能得到社会和任何机构认可的,不能宣称自己有博士学位。否则,还不如自己用电脑打印一张“博士文凭”,然后到处宣称自己是“电脑学的博士” [9] 。唐骏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说过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获得过博士学位,他只是在那里做过一些研究,而其博士学位是在美国西太平洋大学( PacificWesternUniversity )获得的。该校有两所,位于夏威夷的那所是“野鸡大学”,但他就读的位于加州的那所“虽然不过是三四流的大学,但肯定是正规大学”。同时,他还将相关学位证书公诸于众。但方舟子认定,无论是位于加州的还是夏威夷的西太平洋大学,均是没有获得认证的卖文凭的学校,被称为“文凭工厂”。美国总审计局( GAO )在 2004 年对“文凭工场”进行调查,其中就包括加州的西太平洋大学,其买卖文凭的价格为:学士学位 2295 美元;硕士学位 2395 美元;博士学位 2595 美元。随后,西太平洋大学的加州分校在当年被转手,改名为 California Miramar University ,并在 2009 年 6 月 6 日获得了远程教育认证,但不提供博士学位;而夏威夷分校已因多项欺诈行为在 2006 年被政府关闭 [10] 。     方舟子与唐骏的争论焦点中,有一个问题被双方反复论证。那便是唐骏到底有没有公开宣称过,自己是加州理工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获得者。方舟子表示,在唐骏与他人合著的传记《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2008 年 12 月第一版第 70 页中,曾明确表示自己在美国经过一段学习后,“最后还是拿到了加州理工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针对这样的举证,《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的出版方中信出版社于 7 月 8 日发出勘误声明,表示在《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出版过程中,唐骏曾在审阅第二作者胡腾原稿时,于 2008 年 9 月通过邮件明确要求将“办到第二家公司,我差不多已放弃了学业。但凭借语音识别方面的应用性研究成果,我最后还是拿到了加州理工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一句删除。不过由于“沟通出现滞后”,该意见并未及时得到修改,因此此书的第一版第一次印刷中出现了失实错误,出版方在 2009 年 1 月第二次印刷时,便进行了修正。该勘误声明的落款,是中信出版社及蓝狮子财经策划中心 [11] 。唐骏造假事发后,一些公众人物或名人也成为 “惊弓之鸟”,引发了一轮名人更新“百科简历”的热潮。有媒体报道,方舟子与唐骏的“学位之争”爆发以来,作为全球最大中文百科网站,互动百科上数十位名人的词条都不同程度地进行了更新,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12] 。     唐骏 14 日上午给所有港澳资讯员工发的一封内部电子邮件里,重申是由于中信出版社的错误,才使《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一书里出现了其学历的表述错误。他说, “一个小小的 20 年前的学历问题居然成为了中国一周持续的最大新闻,要么就是我太出名,要么就是中国实在没有新闻。 [13] ”把责任归于出版社,把风波归于自己的“出名”和“中国没有新闻”,此时的唐骏,不但不以“学历门”为耻,反而以“学历门”为荣,完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尽管唐骏在邮件里还说:“这次大风波让我也感受到了当今网络的力量和媒体的厉害。”但事实却是,相比唐骏的态度,网络和媒体的力量反而很是微弱和无奈。     “学历门”第三季:新老东家均沉默, 10 亿会费见蹊跷     在唐骏事件的不断升级中,各方学者专家网友一再希望甚至呼吁唐骏的老板能做些什么。但是很遗憾,唐骏的老东家盛大,对于其当年在招股说明书中关于唐骏学历的不实披露至今没有任何回应,唐骏的新东家陈发树面对舆论呼唤唐骏辞职或者降职的声音,始终保持沉默。而我们的商业主流社会,更是没有看到任何人和任何组织公然站出来要求唐骏承担责任。以陈发树为代表的沉默凸现了我们社会的主流和精英阶层对唐骏“学历门”事件的纵容和暧昧。这样的态度和环境,不但是唐骏敢于抵赖的根源,而且比唐骏学历造假、抵赖事件本身更为可怕,也更令人深思!     唐骏事件与其说是“学历门”,不如说是“诚信门”。唐骏到底是否是博士,是名校博士还是“野鸡大学”博士,都无法否决唐骏的能力和成功。但作为一个被舆论推上“打工皇帝”和青年榜样位置的公众人物,唐骏在自传图书和上市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中公然虚假包装自己的学历,就不仅是学历问题,而是道德诚信问题了。一位网友如此点评:“如果造假这件事,在美国,他要辞职, 100 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诚实;在日本,他要谢罪, 100 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担当。”在由合作关系构筑的商业社会,诚信一度是商业之魂,立业之基。人们真正在意的,不是唐骏的学历本身,而是唐骏在这个事情上的态度和担当。     但遗憾的是,面对公众和媒体铺天盖地的质疑和呼吁,有能力让唐骏为自己的诚信作出担当的一方——唐骏的老板陈发树,却对此选择了沉默。曾有新华都董事在媒体上放言唐骏应该辞职或者降职,但这很快遭到了唐骏方的否决。甚至有人爆料,陈发树听说唐骏一事后,只微微一笑,说,“在中国做个名人还真不容易”。如果此 “笑”当真,说明了在陈发树看来,“学历门”于唐骏和他的新华都只不过是一场笑料而己。既然掌握唐骏饭碗的陈发树对此都不以为然,公众和媒体铺天盖地的质疑能解决什么?公众和媒体能给唐骏发工资吗?不仅有陈发树的沉默,以及盛大的沉默,出版社甚至主动站出来,为唐骏揽责,说是编辑的失误造成的。一些以前和唐骏关系好的“枪手”,还纷纷撰文为唐骏说话,说唐骏的能力和成功已无须学历来证明,试图偷换概念,转移话题。相对于网民的集体讨伐,我们的社会精英阶层几乎是普遍的“失语”。这样的“失语”,一方面暴露了类似的唐骏学历事件在主流阶层已经“见怪不怪”,另一方面则说明,我们社会对道德诚信体系的何等无视和无奈 [14] !     就在各方争论不休之时,又有新华都核心高管向透露:曾经让唐骏有打工皇帝之称的,新华都转会费—— 10 亿原始股,唐骏至今还未拿到手。这个消息无疑将 “造假门”又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极有可能变成一场“皇帝的新装”般的闹剧。 2008 年转会至今近两年的时间内,唐骏始终未向外界披露,这 10 亿元原始股,究竟是新华都集团的,还是集团下属子公司的,只笼统地宣称,陈发树的新华都帝国旗下产业已经遍布地产、商业零售、 IT 、家电、食品饮料、医药、矿业、旅游、股权投资等。记者查阅新华都( 002264 )、资金矿业( 601899 )、青岛啤酒( 600600 )、云南白药( 000538 )等 A 股上市公司,以及在港交所上市的天然乳品的股东名册中,均没有看见唐骏的名字。截至 2009 年末,陈发树仍直接掌控着新华都集团 75.87% 的股权,并通过其 100% 控股的厦门新华都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新华都集团 16.82% 的股权,累计掌控着新华都集团 92.69% 的股权,其他的股权则掌控在陈发树家族其他成员手中。这些公开信息似乎都在指向, 10 亿元原始股,至少没有经陈发树之手划拨给唐骏。上述新华都核心高管表示,“以唐骏的高调, 10 亿元原始股到手了,会不召开新闻发布会以示天下吗? [15] ”     至此,唐骏学历门不仅未见收尾之势,还招来了国外媒体, 7 月 16 日方舟子在微博上爆料称其接受了几家外国媒体的专访。且《华尔街日报》已经对唐骏的“学位门”事件进行了报道。在报道中,《华尔街日报》指出,一位知名的微软公司 (Microsoft Corp.) 前在华高管被指文凭作假。此事在中国引起人们对专家所谓的学术背景欺诈泛滥现象的热议。这表明唐骏的“学位门”事件目前已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而国内的媒体对唐骏事件的深挖依然在继续……     

Read more:
唐骏“学历门”:最佳商业伦理案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