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涨声中唯一下降的

 

                              
/岁寒

 

   
这几年“涨风”日盛。上至央企,下至个体;大到房子,小到绿豆;各行各业,各种生活资料;涨声一片,涨势如虹。房价一马当先,物价万马奔腾;你方涨罢我登场,按下葫芦浮起瓢。百姓招架不暇,生活难以为继;四座大山压顶,民众苦不堪言。生活的窘迫和压力,使人们对“涨”的厌烦、焦躁和恐惧心理与日俱增。

   
两年前,名为“紫夜流沙的角落”写博爆料:今天老婆逛街归来,进屋就嚷:“这日子没法过了,咱俩死了得了,除了工资,没有不涨的东西。”顺手掏出一包卫生巾扔到桌上,说了一句让我震惊的话:“再TM涨,连月经都来不起了!”一个“良家妇女”冲冠一怒爆粗口,可见是逼急了。不幸的是,彼时的涨价与此时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两年前北京的平均房价不过每平米一万多,大蒜不过几毛一斤,现在就地打了几个、十几个滚儿。可想而知,“来不起”恐怕早已是恶梦成真。

   
更有甚者,有网民在“为什么我们越来越觉得生活是如此艰难”的论坛中跟帖:“我看过一些有生大病父母的人家,家庭经济基本都被拖垮,其实他们都希望父母能快点儿死,其中一个人在父亲死后说了一句:终于解脱了”。真是骇人听闻,惨不忍睹;世态炎凉,人心不古。是肆虐的“涨风”逼得他们心理扭曲,人性泯灭。

   
“涨风”的危害像癌细胞一样扩散到整个社会肌体,不仅会引发政治、经济、社会危机,也会对人的心理和生理造成伤害,以至发生变化。在我们这样高度的中央集权制国家,出现这样近乎“无政府”状态的、一哄而上的无序涨价,责任显然在政府。在一片涨声中,唯一下降的就是政府的执政能力、水平、信心和威信。

   
政府与“政腐”,一“肉”之差,天壤之别。“肉”者,厚禄也;“肉食者”,享有厚禄的官员是也;“肉头厚”,谓广有钱财。我国明代就有“政府”的称谓,大概古人在造字、造词时便有先见之明,用心良苦,意在告诫官员们:如果你与百姓骨肉相连、骨肉至亲,就会政通人和、六府顺畅,万民之亲可得也,那就是“政府”。如果你肉山脯林、肉食者鄙、鱼肉百姓、“肉”吃多了,那就是“政治腐败”。

   
涨价,过去是“重大事件”,现在是“家常便饭”。过去要先中央后地方、先党内后党外、先领导后群众的层层传达,统一思想,提高认识,慎之又慎;颇有些“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顾忌和羞涩。现在是专家一拍屁股,领导一拍脑袋,说涨就涨,各自为政,毫无顾忌。有了“屁股决定脑袋”的决策,就有了“顾头不顾腚”的政策。比如,实行计划生育政策,考虑到今天老无所养的问题了吗?10年前的住房、教育、医疗市场化改革,想到过会成为今天压在百姓头上不堪重负的三座大山吗?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考虑到他们不会带动其他人共同富裕、只会对穷人落井下石而激化社会矛盾了吗?而所谓听证会,也纯属“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听不听都得涨,很有些郭德纲护犊子的无赖劲儿——打(涨)就打(涨)了,你能怎么着?政府对涨价的随意性也是听之任之,放任自流,有失察之责。

   
如果深究一步,“涨风”的罪魁祸首是房价。多年来,政府虽然多次对饱受非议的房价进行调控,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光开花不结果,反倒助长了度尽劫波的房价有恃无恐、变本加厉的飙升,并极大地刺激了各行各业的涨价欲望,纷纷效仿,一哄而上,竞相涨价,因为谁也不可能在一片涨声的环境中独善其身。此局面意味着政府迄今为止的所有房地产调控政策均告失败,其掌控全局的能力备受质疑,政府威信一降再降,与一涨再涨、屡调屡涨、高高在上的房价形成强烈反差。

   
如果再深究一步,政府过度的房地产扶持政策是高房价的祸根。2003年,在国务院层面首次提出房地产是支柱产业;2004年,在国土部、监察部出台土地招拍挂的“8·31大限”之后,土地价格从此一路猛涨。于是便出现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壮丽奇观,两个政策导向的合力作用犹如“一夜春风”,吹绽了“房价之花”竞相怒放,楼市持续升温,房价连年暴涨,才有了其他行业的“千树万树”政府作茧自缚,剜肉成疮,养痈成患,酿成“涨风”。摇摆不定、首鼠两端的表现凸显其能力和信心的不足。

   
如果更深究一步,就要追朔到1997年取消“投机倒把罪”,2008年取消《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给投机分子大开方便之门,给投机活动大开绿灯,一时间投机之风泛滥,严重破坏了正常的经济秩序,给百姓造成了更深重的灾难。虽然投机倒把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但是在我们这样人口众多、物质还不丰富的国家,投机倒把还大有生存的土壤和兴风作浪的市场。再说,难道我们现在搞的是市场经济吗?最多算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而投机倒把的定义,是指“利用时机,以囤积居奇、买空卖空、掺杂作假、操纵物价等手段牟取暴利”。看看与中国百姓息息相关的“医、食、住、学”四大基本需求吧,哪个不是凭借权力、走后门、利用时机、囤积居奇、操纵物价、牟取暴利?房子就不用说了,是彻头彻尾的富人投机市场,政府靠垄断属于全民的土地搞招拍挂,反过来赚了全民多少钱?己不正,何以正人?其他如看病住院,绿豆大蒜,入托上学,无一不是利用资源短缺、乘人之危、借机牟取暴利。而这些本该都是应由政府提供的基本民生保障,起码应该保证价格的基本稳定。以我国现有的国力和资源,国民本该过得更好一些;但由于投机、涨价之风盛行,由于缺少公平正义,由于政府失职,由于一系列的错误政策,由于改革成果没有被全民共享,由于我们是在为本该由政府提供的保障而疲于奔命,所以我们现在的日子过得如此艰难,而且可能越来越艰难。

   
“涨风”日盛,世风日下,前景堪忧。孟子曰:“居者有其屋!病者有其医!读者有其校!老者有其养!”郦食其曰:“王者以民为天,而民以食为天”。两千年前的古人尚有拳拳忧民之心,深谙“医、养、食、住、学”对民生之重要。而在两千年后“卫星上天,以人为本”的社会主义伟大时代,我们的政府怎么能让百姓们对没完没了的涨价胆颤心惊、而在一片涨声中心惊肉跳的生活呢!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