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维权能否战胜地方保护         西安市临潼区新丰镇召安村,承接包头至西安铁路联络线西安市临潼区新丰段桥涵工程的 118 名湖北籍农民工在连续数天讨薪未果后, 7 月 21 日 遭到 300 多名手持木棒的人围困殴打, 30 多位农民工被打伤, 9 人重伤。此事经媒体报道后,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影响。     事情发生后,湖北省总工会已经介入调查,启动了农民工异地维权联动机制。部分被殴农民工所在地襄樊市总工会了解案件情况后,要求南漳县总工会立即成立工作专班, 7 月 31 日 赴西安市临潼区解决农民工维权案件。( 8 月 1 日 《武汉晚报》)     以往的工会,主要的职能是唱歌跳舞文艺活动、游山玩水、婚姻家庭等后勤工作,如今,湖北工会积极主动走到为工人维权的第一线,其中的转变值得肯定。尤其是,以往如果遇到劳工维权事件,一般都是由劳工输出地政府出面,今天我们却看到站在最前线的是输出地的各级工会,令人略感欣慰和期待。     然而,“异地维权”四个字,又不免让人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就像国家对它的国民有异地保护的责任一样,劳工输出地政府和工会自然也有对本地劳工异地保护的责任和义务。从这点上看,湖北省工会方面积极出面,也只是责任的回归和尽自己的本分而已。但就像国与国之间的外交斡旋,怕只怕依的最终还是当地的“风俗”和“习惯”。虽然在我们这里,全国的法律还是一致的,但是各地重资本轻劳工的“习惯”同样也是惊人地一致。     按理,在这个事件中,首先应该出面为劳工维权的,是陕西方面的工会。来自世界各地五湖四海的劳工,如果在陕西境内发生的被恶性侵权事件,应该首先是陕西的耻辱,说明这个地方的劳工权利保护不够,人权战胜不了资本;同时也是陕西工会方面的耻辱,说明陕西方面的工会失职。     关于此事,新浪网上显示的评论多达九千余条,其中一条很让人触目:“最好在湖北不再看到西安人……”如果我们的法律机制不能够就地为劳工维权,即使由工会或地方政府出面,异地维权能够突破地方保护主义的封锁,取得一时的胜利,那么我们也要担心,在不同地域之间,结下的是一个又一个人与人、社群与社群之间的仇恨,从此不断上演着一幕幕“易人而虐”的悲剧。     因此,即使今天湖北工会方面已经先行一步,我们还是满心期待,陕西方面的工会不再麻木,急起直追,坚定而且勇敢地站在维护湖北劳工权益的第一线。     同时,我们还痛心地看到,在资本力量大于工人权利的普遍情况下,工人们即使为国家、为国有垄断企业打工,也仍然摆脱不了被欠薪甚至被殴打的命运! 118 名湖北籍民工是在为建设铁路工程打工啊,它的背后,不正是个不折不扣的国有垄断企业吗?虽然工程有可能出现层层转包的现象,但 118 名湖北劳工被欠薪、被 300 人疯狂围殴的事件中,能说当地铁路的业主方面完全没有责任吗?这同样是个需要追问的问题。     事实上,在一个社会普遍地染上了重资本轻劳工、重物轻人的恶习以后,指望国有资本独善其身,无异于缘木求鱼,甚至在很多时候,越强大的国有资本,做起恶来就越有恃无恐。这是在很多大型工程的征地、拆迁和劳工待遇中,我们一再看到的情景。

See more here:
异地维权能否战胜地方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