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斯眉 | 评论(0) | 标签:自杀, 抑郁

如何向孩子解释自杀?他们已经失去了亲人,讲事实和盘说出是否会令他们更为伤心?但是,如果不告诉他们,虽然你的本意是保护他们,最终却会将事情搞得一团糟。难道让他们自己发现真相?什么时间合适?如何开始这个话题?

如果太早告诉他们,会令他们伤心;如果太晚告诉他们,会让他们对你失去信任。如何解决这个两难问题?英国《卫报》刊载的一个故事,可能会提供有用的参考。一起来听听主人公苏珊妮的讲述。

大约四年前,我的丈夫自杀了,当时我的两个孩子分别是3岁和5岁。他患有不可救药的抑郁症,我们在他上吊自杀前一年和平分手,他是个富有爱心的父亲,每周都来看孩子。所以,当警察告诉我发现了他的尸体,我难以置信。没有人会忍心抛下年幼的孩子,只有极个别人会这样做,而他就属于极个别的人。

对我来说,向孩子们解释他们的父亲是自杀身亡的,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我记得当时在一个阳光灿烂的花园里,非常安静,孩子们吃着糖果,女儿忙着把巧克力捅到嘴里,儿子不信任地注视着我。我想了一整天,最后决定不能对他们说谎。我不能告诉他们爸爸得了心脏病,或者遇到了车祸,这是人们惯常用来骗小孩子的话。如果我这样做了,他们以后不会再相信我。

所以,我平静地告诉他们,爸爸曾经住在一间公园里,病得很厉害,现在他已经变成了天使,可能正在附近,漂浮在我们后面的树木之间。我没有提到任何具体的事情。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或大声尖叫,使自己的语气尽量平静和正常。一旦我失态,他们会被吓到,立刻会伤心欲绝。

接着,我收到了验尸报告和法律文件,参加葬礼,几周的糟糕经历现在想来已是一片模糊。每个人都悲痛万分,但我的感受只有愤怒,也许是愤怒支撑我活下来。我气愤他如此伤害自己的孩子们,将我变成了单亲母亲,他却过早放弃了自己的责任。大约用了一年的时间,我才从这种情绪中解脱出来。

得知父亲的死讯,孩子们做了一本爸爸相册和画册。在他们的房间里做了很多跟爸爸有关的图表,我们也常常谈起他,他的病况,他现在的情况。我发现自己在云山雾罩地说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只是为了让他们有正面的想象。朋友和家人仍来往频繁,社区的慈善学校也给予我们平静的支持。我们遇到了困难,大家都被击垮了。当我跟孩子们保证一切都会好起来,女儿总是问我,“什么时候,妈妈?什么时候?”这一点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秘密就像没有爆炸的炸弹。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的父亲自杀了:他们的老师、学生们的父母、我们的好友、他们的大朋友。每个人都知道,除了他们两人。

但是,你要怎么做?孩子们不傻。他们已经意识到没有被说穿的事实;他们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我的女儿开始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句“他病得很重”的搪塞听上去已不能自圆其说,无法令人信服。

如果我告诉他们真相,他们能够接受吗?小孩子完全活在自我之中,他们会认为自己做错了事,导致了父亲的自杀:他们不够可爱,所以爸爸死掉了。我迷茫无措。如果我没有正确地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会用自己的想象填满这个空白,天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或者,他们会走到歧途上,突然爆发。有人告诉我说有一间丧亲儿童慈善组织,于是我打去电话,说了自己的困扰。他们说,告诉他们事实,不要让他们凭空想象。但是,我犹豫了,不能等他们再大一些吗?比如12岁,或21岁,或45岁?他们说,不,现在就告诉他们。他们还在成长,所以伤痛会随年龄稀释掉。让他们伴随着伤痛成长,直到伤痛成为简单的事实,成为人生的一部分。

说实话,我觉得心理上大大解脱了。我自己的成长环境中充满了秘密和否定,所以,我痛恨保守如此重大的秘密。孩子们有权知道真相,只要我选择了正确的时机,让他们能够消化这一事实。他们的父亲去世将近一年了,他们的心灵创伤正在愈合。他们已经度过了4岁和7岁生日,我们也搬了家。感谢周围人的爱和坚持,他们都很好:女儿的信心重新建立起来,儿子也平静很多。是时候告诉他们发生的一切了。

在孩子们看来,好人是不会死的。只有巫师和恶毒的继母,或者妖怪、魔鬼和野兽才会死。感谢上帝,感谢《狮子王》。我们一遍一遍地看这部动画片,儿子对它爱不释手,似乎在确认他不是唯一失去爸爸的孩子。

但是,你如何告诉孩子什么是非正常死亡,还有抑郁症和自杀的概念?

此时,梵高出现了。我们看到一本儿童读物《卡米尔和向日葵》,从一个儿童的视角讲述梵高的故事。这个小男孩在法国南部与梵高成为朋友。他讲到很多细节,比如贫穷、流浪、喝苦艾酒、割耳朵。孩子们喜欢血腥。他们接受了故事的结局:手枪、过早死亡,就像他们接受所有故事的结局。我告诉他们,梵高死了,因为他的大脑生病了,他感到非常抑郁。

我们的住所靠近弗吉尼亚·沃尔夫自杀的地点。一个星期天我们步行到她溺水身亡的河边。我告诉他们她的故事,她如何在口袋里装满石头,走入河中,因为她的脑袋病得很重,她曾经极度抑郁。

我们一起讨论了抑郁的话题,它会令周围的事物变得很可笑,使你不能正确地看待一切,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我不断地将大脑与身体的其他部位(比如心脏、肺和肝)比较,告诉他们,大脑也会生病,有时候也需要照顾和药物治疗。

讨论持续到睡觉前的阅读时间。我们谈到抑郁的普遍性,人们的大脑会病得很厉害,使人无法正确看待事物,看医生也无济于事,所以,人们可能会因此自杀。这时,女儿说,“爸爸就是这样的吗?”

我精神上的解脱无以言表。这是我们曾进行的最为严肃的谈话。没有谎言,没有掩饰,没有捏造。他们接受了事实,问了无数问题。我告诉他们一切:时间、地点和方式。所有细节。我跟他们强调说,抑郁已经结束了,告诉他们爸爸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更爱他们,这是事实。他们说(小孩子总是实话实说),他们很高兴我告诉他们这一切,他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所发生的事。信任、接受和心心相连的情绪洋溢在我们三个人之间,骨肉亲情比任何时候更牢固。

但是明摆着,四岁儿子的反应相当有意思,开始在学校玩起上吊的游戏,他和班里的同学很快就学会用毛线把布娃娃拴在门把手上。当孩子们对此付之一笑时,老师害怕了。但是,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正如儿童心理学家所说。女儿正在准备参加儿童丧亲慈善会组织的周末静修活动,将通过特制的课程对亲属自杀的儿童给予精神抚慰。她很喜欢。儿子的年龄也大了,将在今年夏天参加同样的静修活动。

如今,我的孩子6岁和9岁了。他们很快乐,都是普通的孩子。我们像普通的家庭一样欢笑,对彼此开放而诚实。他们会满怀深情、实事求是地谈论自己的父亲,在他们的房间里挂着他的大幅肖像。他没有被遗忘,尽管他在儿子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相信他们会记住父亲,儿子对男人间的差距体会得更为深刻了。

也许当青春期到来时,他们还会面临挫折,但是,至少他们已经在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消化了这个信息。与此同时,他们比自己的同伴提前十多年了解了死亡。每当有宠物死亡,我们不得不埋葬猫咪、仓鼠或豚鼠时,他们都能淡泊地接受,我的内心则充满了自豪和同情。但是,我从不后悔将过去的一切告诉他们。这是我应该做的。

本文的材料出自《卫报》,作者:Suzanne Harrington

http://www.guardian.co.uk/lifeandstyle/2010/jul/24/suicide-father-telling-children

本文为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载自牛斯狗评论(http://www.newssgo.com/)

斯眉的最新更新:
  • 为悲情韩国哭 / 2010-07-29 18:50 / 评论数(11)
  • 二次探底有多远? / 2010-07-28 21:52 / 评论数(0)
  • 话说方言保卫战 / 2010-07-27 22:38 / 评论数(3)
  • 什么颜色的汽车不招贼? / 2010-07-25 22:10 / 评论数(0)
  • 人生最高和最后的信仰 / 2010-07-23 22:14 / 评论数(2)
  • 请看原文:
    当孩子面对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