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442ce088787e1c12

关于“”的话题,今年被提上了台面,引起不少学者、官员和广大网友的关注。近日接连接到一在京的山东老乡电话求助,所遇难处也与此直接相关。

前几日乡计生委清理育龄妇女未进站检查和超生情况,这位老乡的哥嫂去年结婚,今年外出打工(至今),未能按计生委要求时间进站检查,管理区书记带计生委一行人进户清查,未找到其哥嫂,便将其母亲抓至乡政府大院羁押,并称只要他嫂子回来进站就放人。他父亲眼看他母亲被抓走,便与计生委人员理论,相关工作人员即以“抗拒从严”的态度,粗言以对,见他们人多势众,且态度蛮横,只理论了几句,他们便把人抓上车带走了。所幸未受皮肉之苦。而近日同村的几位类似情况的老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因“不配合”,招致群殴,没少受皮肉之苦。

截止到今天其母已经在乡政府拘押一周,其父仅见过一面。在这种情况下,老乡问我该如何办。我思量计生委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非法拘禁”,通过司法途径,如果能够依法进行,肯定可以解决,但能否依法处理,按照现行“传统”,很不乐观。除此,可以通过媒体关注,通过舆论压力督促政府放人。但在此之前我想还是先让其父打110报警求助,我也知知道公安部门(尤其是地方)与同级政府向来是“配合”相当默契的,但依然寄希望人民警察能够帮助协调解决。

隔天晚上电话打来,他告诉我他父亲没有给乡派出所打电话,因为对他们没有报什么希望。但问题总要解决,一气之下决定到县城去请律师,准备状告计生部门。

第二天他的父亲真的去县城的律师事务所咨询了律师。律师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对他说计生部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非法拘禁”,如果上诉,若按正常法律程序走,官司一定能赢。结果他的父亲还是放弃了上诉。后来老乡电话里解释说,请不起律师。

我知道最现实的办法是其哥嫂尽快回家进站检查,既可以满足政府部门的要求,要能把老妈妈释放回家。但其哥嫂一时半会儿到不了家,一来按照工厂要求不能随意请假,二来即使请假,除去买花车票汽车票的时间不说,只路上所花时间就要一天。

他焦急上火,气话吐口而出,实在不行就回家找人收拾他们。我告诉他那是下下策,也想到了因此类情况引发的不少负面影响:群体事件、个人极端暴力行为,等。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但往往也是最容易发生的。

我想到了“上访”——官方认可渠道的上访。昨晚从县政府官方网站上查到了县政府办公室的电话,让老乡打电话找政府信访部门反映。

今晚他告诉我,上午给县政府信访部门打了电话,把情况一五一十地向政府工作人员讲了一遍。结果人家不紧不慢客客气气地说,那就让你哥嫂尽快回家吧,回家之后你母亲自然就放出来了。老乡一惊,问道,这可是犯法啊,人民政府怎么乱抓人民,非法拘禁老百姓啊?这位工作人员回答说,这是县里开会统一部署的,到现在为止全县还有两千多未进站和超生人员。

好一个全县“统一部署”,为了保证计划生育政策的执行,可以置人民的人身自由于不顾?何况,只是晚进站几天而已。

事实上在我的老家以及河南等地这种事情并非新鲜事,自计划生育政策实行以来,对存在超生现象的百姓,所采取的非人性的措施远不止于此。只要不交超生费,计生部门有种种措施应对:车子、粮食、家具被整车装走,马牛羊被牵走,房子被拆,父母兄弟被抓到政府关押,当事人及父母被殴打者也大有人在……当然,只要交足了超生费(也有一交再交的情况),万事大吉。

如此“计划生育”,结果:政府变相增加了收入;富人无形中拥有了超生特权;盼子心切的穷人只能组成与政府斗智斗勇的超生游击队。当然,也有一些躲不过的平民有的认栽,有的选择了极端的表达方式,造成社会的不稳定,这跟政府关押、殴打百姓一样,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自毛泽东时代共产党树起了为人民服务的大旗,邓时代将人民从文革中解放出来,大力发展生产力,力倡“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国家经济总量实现大幅增长,效率目标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但不“公平”的现实严重,两极分化趋势严重,权力与资本相互更加的趋势也较显著,普通民众的利益不时收到侵犯。党的十五届五中全会上改提“更加注重社会公平”,说明党中央已经充分注意到了这个现实。胡总在中共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更是严肃提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是我们党同一切剥削阶级政党的根本区别”。近年来温家宝总理也在不同的场合反复强调要让人民群众有尊严。但从现实来看,人民争取有尊严的生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且不奢望政府“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但求人民政府以《宪法》为纲,不要侵犯人民群众的权益,尤其是公民的人身自由。这是一个社会,一个政权稳定的底线。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