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为什么会肯定重庆打黑?

前阵子,公安部肯定了重庆打黑,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6月10日至11日在重庆调研。他观看了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资料汇集、市公安局警务情报信息中心,对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的成绩给予了充分肯定,称赞“打得好、打得准、打得狠”。司法部更不用说,早就发了专文要求全国律师学习李庄案,不是学习李庄,而是把李庄作为反面教材学习,要把李庄批得臭,批得丑,批得狠。有地方的律师甚至被要求一定要手写学习体会,李庄案正反两面均在印律师的心中,知道是屎就是让你闻,你又能如何?

 

即使没有朱明勇律师最近披露的重庆打黑时刑讯逼供、侵犯律师合法权益的证据,即使在李庄案审理过程中,舆论清楚揭示重庆打黑中的过火现象,违法违规现象。为什么中央还要肯定重庆打黑,而不愿意对重庆置一词的批评?是中央看不清吗?没有!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中央肯定重庆打黑,而不愿对违法违规现象作批评,最大的原因是讲政治,顾大局。

 

打黑一词,当然是政治正确,谁也不能否认打黑错误。于是,即使违法打黑,打黑过火,黑打,最多是正确的政治运动中的瑕疵,如果中央加以批评,或许引火烧身,犯政治不正确的大忌,察看中央批评地方大员的,文革之后几乎没有,一旦有,就要如陈良宇一样拿下后批判,显然,打黑过火远不是重庆地方大员良宇化的原因。地方大员到了这个程度,这种小问题几乎不成为CASE,关键是政治正确。即使要批评,最多也是内部批评,在如今那么微妙的格局下,谁愿意为几个“黑老大”,“黑律师”坏了政治大局?中央和地方都彼此需要,这种小事就算了吧。

 

第二,领导层不会那么在乎程序正义,在乎的是民意。毕竟黑老大多少有污点,李庄虽然刑法上定罪困难,然而,却背后没有民众支持,(黑老大,高收费等等),也就是个别为赚钱的商业律师,判错了,又如何,也不会引起民众的愤怒,和邓玉娇案完全不一样,中央无所谓,律师界本来没有什么好名声,民众最喜欢的几个律师中好多其实都不是律师,如许志永,,而所谓的大律师田文昌之流,又多少为民众所认可?最近被杨金柱逼到门口,要求对李庄案表态,人家还会掩面跳窗而走,练厚皮功。律师界,大众商业化,上层政治化,即便地方搞错一个,中央顺便拿来祭祭刀,儆儆猴,未尝不是一鸡二吃。

 

第三,全国司法现状无非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中央要拿重庆说话,又能说到哪里?大家照照镜子都一样,有句话叫老鹉(乌鸦)笑火炭(黑)。君不见,赵连海案子出来,政法委制度一样不肯松口,什么程序正义,学者陈瑞华可以讲,犹如国际法学者说的,大国政治,讲的都是理想主义,行的都是现实主义。谁肯把刀把子放松?尤其在目前强调维稳的当下?只有把刀把子紧握。中央、地方,大家心往一起想,劲往一起使,如何能长对方的士气,灭自己的威风?陈瑞华教授何不谈谈重庆打黑中的问题?光谈理想状况,谁不会说?

 

最后,当然是不能写的18大因素了,这其中奥妙曲折,要考虑的都是大棋子,大布局,这种打黑运动中的小浪花(某领导语),怎么能坏了棋盘大局?肯定你这个,未必能肯定你那个?真正的是否肯定在二年后?看懂没有?

 

知道这种文章不讨人喜欢,其实,就是写给有西老兄、童大伟教授等看的,你们这几年就李庄案、重庆打黑对上面死了心吧。这个小浪花已经过去,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汇聚成泥石流条件正在形成。要看结局,不妨在二年之后,甚至是多年后。是谁笑到最后?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