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耀杰 | 评论(0) | 标签:有人说, 方舟子之流, 思想领域, 黑恶势力

、何祚庥、司马南等同属一类,尽管他们表现不同,领域也不同。他们有专门研究如何割裂人与自然的纽带,发明“人类无须敬畏自然”论,有论证“量子力学符合三个代表精神”的全能通才,还有梦想自己成为姚文元第二,把普世价值贬成可以“摆着玩儿、尝尝鲜的”咖啡、烟卷儿的混球。

当然,除了在思想领域看家护院,紧紧盯着人们思想的异动,这些年他们上蹿下跳,经常在公共视野鼓捣出一些其他动静。今天反中医了,明天反环保了,甚至连中国的传统文化、阴阳五行什么的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等哪天他们考证出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或是从驴肚子里钻出来的,大家大抵也不会感到意外。

方舟子以前只闻其名,芳容今天才得一睹,是因为他近日放出了“李一不打倒不行警惕气功热卷土重来”一P,这P放的非常之臭且蛮横不讲理,简直就是侮辱公众的正义底线。李一违背教义,自有教规,犯了法自有法律处置他。公众或者媒体,去反思,甚至举一反三应该都没问题。可是我们的媒体没有去问问那些公证员、主持人以及众多被骗者,也没有说骗人者说什么了,就靠一两个反水者,就靠几个什么“男女双修”、“炉鼎”甚至“药渣”等肮脏的词就完成了一个人的抹黑过程,然后大众就都相信了,一个只会两手小戏法的江湖骗子能够靠骗人混至全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退一步讲,李一主要的还是养生,那些双修、辟谷等等倒是正统气功一直反对的。

我在网上看到又是“打倒”,又是“警惕”的题目就觉得十分纳闷,没听说方舟子练过气功,他能对气功喷什么粪。这种从容的自信和霸气从何而来?警惕这警惕那的我们经历多了,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我们从来都没有资格去知道,只有人会告诉我们,昨天的国家主席,今天成了“叛徒工贼”,明天又可以平反了。我们只需跟着喊“警惕”和“打倒”以及“英明”就可以了。到了今天怎么还会有人告诉我们警惕什么、打倒什么呢,难道我们没有一点智商都没有,难道我们一点记性都不长吗?看完他的奇谈怪论,我更不明白了。

我很想小声问问他们:究竟有没有真气功?你们体验过没有?你们凭什么挥舞着大棒子把人家练气功的人打成“愚昧迷信”?如果我真的能问到他们,我估计方舟子之流,甚至他的徒子徒孙们,一定会不容置疑地告诉你,根本不用去体验!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气功是假的!他们一贯是这样一副流氓嘴脸,还非要人相信他是真理的化身。无知者不仅无畏,也是无耻的。

你们自己愿意用脚趾头考虑问题,为什么不希望别人用心用脑子去思考呢?你们用脚趾头就可以推断出“经络是血管,穴位不过是没有神经的地方”等高论,你们注水的脑袋当然就可以无所不知,俺们升斗小民就想用自己的脑袋去想一些愚昧的问题,行吗?不要逼迫所有的人按照你们用脚趾头想出来的理去看世界,好吗?

如果你单纯的看他们的所作所为,也许把他们当成小丑、当成疯狗,或者是一个无耻的投机者。如果认真思考一下,系统地去看看他们在打假和反伪的合法外衣下,究竟反对什么,结果却令人脊梁骨发凉。他们所反对的其实是人思想的权利,他们希望人人都变成没有思想只有观念的行尸走肉,而这些观念必须只能是他们给予的。他们处心积虑要摧毁的,实际上是我们的道德和信仰。在他们眼里,自然根本就没有生命,为了攫取,可以不择手段。在他们看来,人根本就不必为生前和死后负责,为达到目的,可以不讲良心。他们处心积虑的要割裂你和自然的联系,甚至割裂你的承传与渊源,让你永远无所归依,跟着他们走上一条不归路。

我实在不愿意攻击他们的长相,虽然说四十岁之后,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相貌负责,但长相丑陋的人也有善良的,区别主要在于表情。你看看他们几个,有不长眉毛的、有目露凶光的,还有因为做梦都咬牙切齿,变成地包天的。幸亏他们还都披着一件人皮,否则,和地狱里的恶鬼有什么区别?人长得丑不要紧,但不要猥琐、不要狰狞,更不要去扭曲自己的心灵。他们的确只有一世,没有未来,可我们还有轮回,还有重生。

再说说为什么说他们是黑恶势力,黑恶势力最大的特点是垄断,这个买卖要么我做,要么你交保护费,不过他们垄断的是肉喇叭,是为了通过垄断话语权去消灭你自由思想的权利。他们霸道之极,别人一说话,就是反科学的。别人一思考,就是愚昧的。

他们也象大部分黑恶势力一样,有一个合法的外衣。他们把自己装扮成“打假”和“反伪”的形象,但对现实中最大的“假”和“伪”却视而不见,反而怪人家投胎时不幸选错了地方,司马南甚至红口白牙地说,我们这地界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不只是精英好、富人好”。所以,你们想要的普世价值19世纪、20世纪、21世纪我们用不着,都不需要。

我知道,写出这篇小文,影响微乎其微,在他们高分贝的叫喊中,在那些小鬼般追随者的狂吠中,声音微弱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我们是人,是人怎能没有自己的思想?何况一直自诩是一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自由主义者,岂能因声音弱小而不呐喊。我并不想告诉你什么,只想我们都能够独立思考。最终我们会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原文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4898b0100kxxj.html

张耀杰的最新更新:
  • 孙中山的第一位革命情侣陈粹芬 / 2010-08-27 00:19 / 评论数(2)
  • 是种过鸦片,中央领导人吃小灶(转) / 2010-08-24 22:37 / 评论数(5)
  • 施卫江:强国之路须正道 / 2010-08-23 22:08 / 评论数(2)
  • 张耀杰:再谈《文字之狱的黑影》 / 2010-08-21 11:12 / 评论数(0)
  • 88岁老工人为什么还要欺软怕硬? / 2010-08-20 22:32 / 评论数(5)
  • “要翻墙,用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