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宜章金子坪矿岩石崩塌致三死一伤(组图)

7月7日上午,湖南省宜章县金子坪矿“7.2”岩石崩塌事故的遇难者黄山、黄叶、黄朝友三具尸体终于在广东省乐昌市坪石殡仪馆火化,悬在矿老板和当地有关领导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然而,另一在医院治疗的重伤人员刘付翠却不知道自己的三位亲人已经魂丢他乡。

因当地国土部门把“7.2”岩石崩塌事故定性为“地质灾害”,死者家属黄朝海对此表示不服:“明明是矿上放炮震松了悬崖边上的岩石砸了下来,怎么会成了‘地质灾害’?”黄认为,自己是云南人,在湖南没有什么人际关系,赔偿一事也是由矿方说了算,就是连崩塌事故的赔偿协议也是一式一份由矿方保管。 

 巨大岩石崩塌致三死一伤

黄朝海,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牛街镇人。因家庭生活十分窘迫,去年端午过后,他便携妻带儿一家4口来到湖南省宜章县金子坪矿打工。刚到金子坪矿的时候,工头指定他们在一岩石边的工棚里安顿了下来。

来金子坪矿不久,黄朝海一人下井挖矿,妻子刘付翠在工棚里为其做饭并带两个小孩。一段时间以来,黄每月能够赚到2000多元,一家四口的日子过得还算殷实。

看到哥哥每月能赚不少钱,黄朝海正读完小学的弟弟黄朝友趁着暑假也来到金子坪矿打工。黄朝友准备到矿上做一个多月再回云南读中学,但事与愿违,不幸的事情正向他悄悄逼近。

7月2日那天下午,黄朝海一家五口像往常一样在工棚里吃晚饭。他先听到地下几声“闷炮声”,紧接着两个巨大的石头从山上崩塌下来,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巨大的石头已经把整过工棚砸倒。 

 一家五口很快被埋在废墟里面,黄朝海的一只腿被根木头压住,他用尽所有力气,才把受了伤的腿慢慢抽了出来。这时,他发现弟弟黄朝友的身子也被压在一缝隙中间七孔流血,两个小孩也卡在桌子下面奄奄一息,只有妻子刘付翠在痛苦地喊求救。

巨大的崩塌声惊动了许多矿工,随之纷纷前来援救。后在大家的努力之下几个人被全部翻了出来,他们将伤者抬到矿里保安队长所开来到车上,随后,保安队长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向医院方向驶去。

 经医生的检查,只有刘付翠还有微弱的生命,黄朝海的两个小孩黄山、黄叶及弟弟黄朝友3人全部死亡。

  三命换来16.7万“人道”补偿    

  不久,金子坪矿一股东找到黄朝海说,这次是自然灾害,矿上愿意给予死去的三人共十万元人道补偿,伤者治好为止。对此,黄朝海表示不满,明明是放炮震崩了岩石,怎么是地质灾害呢。当时,黄要求矿方每人赔偿15万元,共计45万,但遭到矿方的拒绝,因价格悬殊较大双方几次协调不欢而散。

7月5日,黄朝海另外的3名亲戚从云南赶到湖南宜章准备协调此事。次日上午,双方在梅田镇一家小宾馆僵持了2个小时后,矿方亮出最后底牌,“愿意拿出14.7万作为3名死者的人道补偿,另加2万作为家属来回的路费,一共16.7万元。如果同意就马上签订协议,明天将三具尸体进行火化;如不愿意矿上也就不管了,随你们怎么办。”

 看到日子一天天过去,家属门带来的盘缠逐渐减少,黄朝海被迫同意矿方的要求。这时,矿方要求黄在早已写好一式一份的协议上签上名字,签字之后矿方又把协议拿了回去,否则不同意付款。

  7月7日上午,“7.2”岩石崩塌事故的遇难者黄山、黄叶、黄朝友三具尸体终于在广东省乐昌市坪石殡仪馆火化,悬在矿老板和当地有关领导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然而,躺在宜章县梅田镇医院病床上的刘付翠却不知道自己的三位亲人已经魂丢他乡。

 无良矿方开始催伤者出院

 几天之后,刘付翠慢慢感觉到自己的两个小孩和丈夫的弟弟已经去世,这让她伤情更加严重。而在这个时候,矿上又不愿意给医院交钱了,理由是“黄家为什么要找记者投诉,所以不管了,让丈夫背她回云南老家治疗。”黄朝海告诉记者,截止7月31日,为了不让医院停药,他先后给照顾刘付翠的人2900元,作为在医院的医疗费和生活费用。

为了刘付翠医疗费用的事情,记者电话采访了金子坪矿一曹姓股东。曹说死去的三人不是矿上的职工,其中一小孩只有14岁在矿上做事,后因发现是童工才被矿上制止不准做。“我们已经给了十多万人道补偿算是仁慈了。”

曹还告诉记者,刘付翠早在7天就可以出院,但她要赖在医院不出来,他们当然不会管。当记者表示要去医院看望刘付翠时,曹姓股东立即发了脾气,“看不看是你的自由,不要在这里啰嗦了!”随后挂机。

8月1日,记者与宜章县梅田镇医院主治刘付翠的谭医生取得了联系。谭医生说,目前最要紧的是矿上提供的医药费不及时,昨天还是病患家属自己给医院交了400元。她是前天才开始可以拄着拐杖慢慢走路的,刘付翠想要恢复正常,至少还要住3个月院,“如果没有资金提供,医院将会催她提前出院。”

 地质灾害险情报告存在瑕疵?

 在郴州市安监局提供的一份“宜章县地质灾害险情报告卡”上显示:“2010年7月2日19点20分左右,宜章县金子坪矿业有限公司一工区旁边山坡两块裸露直立的岩石,因长年风化,岩石结构脆弱,裂隙断面多,在重力作用突然发生崩塌,压垮岩石下方该矿一矿工搭建的简易工棚一个,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的地质灾害,直接经济损失1万元。

 郴州市安监局一姓黄的科长向记者解释,导致人员死亡如果是刑事案件就由公安机关侦察,是因安全生产不当造成的伤亡就由安监部门负责调查,既然宜章县国土局认定为“地质灾害”他们就不会过问了。黄朝海认为,明明是矿上放炮震松了悬崖边上的岩石砸了下来,怎么会成了‘地质灾害’?即使是风化的岩石也是表面脆弱,而不会导致巨大的石头滚下来。

 有矿工向记者透露,早在几年前,矿上为了扩建工棚将山坡两块裸露直立的岩石炸断一部分。另一部分留在泥土里面,而留在泥土里面的巨石已经疏松当时没有被发现,经过矿山附近长年爆破就将这两块巨石震了下来。而这位矿工的说法正与“宜章县地质灾害险情报告卡”上的“在重力作用突然发生崩塌”相符合。

  矿上的赔偿本身就低得可怜,加上停止供应妻子的医药费,黄朝海现在急得六神无主,他迫切希望郴州市政府能为云南矿工人主持公道。(完)

 

 

“要翻墙,用赛风”.

2010年8月15日, 7:0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